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普洱茶


□ 邹 萍

  父亲喜欢喝茶,我是在父亲的大茶杯里认识了茶这种东西。父亲的茶杯是一个玻璃瓶.准确地说是我们吃完了麦乳精剩下的空瓶子。父亲喝茶是从拇指食指和中指开始的,父亲的三根手指一捏一松,一小撮茶叶便进了喝茶的瓶子里,然后满满地注上开水,那些茶叶在玻璃瓶中快乐地舒展开来,调皮地互相追逐,水也开始配合茶叶的舒展而透露出春天的气息,由鹅黄而嫩绿而苍翠。那个时候,我觉得喝茶是一件很美的事情,特别是冬天,看父亲酽酽地啜上一口茶,我的前胸和后背不由得温暖如春、清香四溢。可惜的是父亲和母亲不允许我喝茶,他们说小姑娘不能喝这种东西,喝了睡不着觉长不高个子。我可没那么听话,偷喝父亲杯子里的茶水,偷嚼父亲里三层外三层包了装在罐里的茶叶,成了我童年和少年时期的一大爱好。父亲喝茶夜夜鼾声,我是父亲的女儿,一样随了父亲的德性,在偷着喝茶的岁月里踏踏实实地睡觉、蓬蓬勃勃地发育。
  偷着喝父亲的茶,却一直不知道父亲喝的是什么茶,还以为天下就只有父亲喝的这一种茶,直到有一天自己可以堂而皇之地买茶喝茶的时候,却不知如何下手,竟然发现茶原来是那么丰富变化的东西,种类产地,五花八门,仔细想想,父亲喝的应该是西湖龙井,因为父亲的茶都是叔叔寄来的,叔叔在杭州,叔叔每年春天从杭州寄来的茶一定是西湖龙井了。我后来有声有色地喝自己买来的茶就认准了西湖龙井,只是我喝不出在父亲那里偷着喝的清香和快感,很多年以后,我才发现,我买的西湖龙井绝对不是叔叔给父亲寄来的西湖龙井,叔叔的龙井茶应该是正宗的狮峰龙井。认识这个问题之后,口味开始发生变化,喝的茶更多更杂了,对茶的体会也不再是那种明媚而纯净的春水的意境了。
  很偶然的一天,云南西双版纳的普洱茶走进了我的视野,它粗粝宽厚的茶性感动了我,澄亮凝重的举止唤起了我的共鸣,这一款茶就是香港陈国义先生发掘出来的“88青饼”,也就是勐海茶厂八十年代末期出品的常规茶“7542”。这可不是一片简单的茶,它将民俗的精髓与现代飞跃发展的经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又对两岸三地流行的文化和通俗的哲学作了很好的勾兑。喝茶、赏茶、说茶、品茶、玩茶、藏茶、养茶、炒茶,一切文学的、历史的、艺术的、政治的、经济的、医学的、科技的概念都在普洱茶的世界里得到运用,一片大叶种晒青的普洱茶早已不是一芽一叶的简单内涵了。
  普洱茶完全打破了我从父亲那里得到的茶的概念,喝一杯普洱茶已经无法再用清香四溢来做形象的描述。不过我非常喜欢面对普洱茶的感觉。一茶在手,认识它首先从它的包装进入主题,好的普洱茶就是有出处有年代有历史有故事的茶,这些信息通过文字、色彩、图案纸张、质地等公之于众。有意思的是,在普洱茶越陈越香的传说得到科学论证之前,任何一款普洱茶都没有时间的标识,如果要考证它的年龄,只有经验丰富的茶人在解读它的包装之后,凭一切能调动的感官来把握,而这些都包裹在特定的心情和环境之中,因了这个前提,喝普洱茶——喝陈年的普洱茶永远都是朦胧而诗意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