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软


□ 温亚军

  一
  
  花菇子的弟弟莫米尔下山去学校的路上,大白天差点叫狼吃了。春天的山上缺少野味,饿狼很猖獗,接二连三拖走过好几只羊,现在竟然盯上了马背上的小孩。
  莫米尔的坐骑跑得再快,狭窄的山路上也施展不开它的本领。狼不一样,体积小,腿脚有力,山路对它没什么障碍。何况又是极其饥饿的状态,扑上去的那一瞬,倾尽所有力气,咬住了老白马的一条后腿。如果不是一匹脾性好有教养的老马,莫米尔准给掀下马背。成为狼的口中之物。
  老白马忍疼拖着饿狼跑了好长一段山路,最后还是恶狼支持不住,被老白马甩脱了。白马伤了一条后腿,一瘸一拐忠实地将小主人驮回了莫乎沟。趴在马背上的莫米尔回头望着被老白马甩开的饿狼趴在远处吐出猩红的舌头,眼神里的凶狠劲儿还在,只是力不从心了。
  老白马救了莫米尔的命,但它因流血过多,后腿彻底残废了。
  莫乎沟配种站的递递眼点上自己卷的莫合烟,绕着老白马转了三圈,猛抽了一大口烟,把烟屁股往地上一扔,跟脚上去狠劲踩灭烟头,才说,废了,没啥用,趁早宰了吃肉!
  递递眼真名叫啥人们记不住,只知道他养的种马给别人家母马配种时,种马使不上劲,他在一旁帮不上忙,奔前忙后发急,把眼睛挤成两只圆球,恨不得立马成事。有人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
  养蜂人老戴听递递眼这么说,不知深浅地说了句,不会吧,只是瘸条后腿……伤好后照样能骑人驮东西!
  像配种的马成不了事,递递眼一下瞪圆双眼。伸一只手到老戴面前,说,拿钱来,这马卖给你骑好了。
  我……老戴语塞了,他望望周围的人,大多像递递眼一样斜眼看着他。老戴闭紧嘴,低下头不再言语。
  递递眼收回手,得理不饶人地说,别装慈悲啦,连你这样有钱的养蜂人都不要这个废物,留它没用,听我的没错,咔嚓了它算了。
  老白马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像听懂了递递眼的话,它的眼睛里慢慢汪出一摊湿意,无辜而悲凉地望着周围的人。
  花菇子狠狠瞪着递递眼心想,你又不是兽医,只是配种的,还不是你能配,是你养的种马能,一点儿本事都没有,心咋这么狠,是你自己想吃肉了吧!
  她不想老白马死,弟弟莫米尔说过,等他上完小学,就带花菇子骑着他的老白马下山,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花菇子没出过山,结婚时,她渴望到山外走一趟,可就这么个小小心愿,她男人也没有满足她。男人只会冲她眯眯笑,任她说什么只会点头。他对谁都这样,眯眯笑着点头。花菇子的男人脑子坏了,结婚前到山上摘野核桃,从树上掉下来摔坏的。花菇子一直向往山外,但她没自己的坐骑,她甚至连马都不会骑。她知道凭自己的两条腿,恐怕这辈子也别想走到山外。
  莫米尔已经十一岁了,还上小学三年级,离小学毕业还有三年哩,但花菇子一直耐心地等待着。这是埋在她心底的一个巨大梦想。可是现在,能驮她去山外的老白马残废了,花菇子的梦想似一个肥皂泡,被老白马的残腿戳破了。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公公,也就是莫米尔的父亲莫须有,黑着脸一言不发。从莫须有那儿,就别想看到希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