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面的世界闯进来


□ 小 岸

  最初写作,仅仅是出于一种倾诉的需要,仿佛被什么东西诱惑着,迫使你说出内心的感觉、内心的秘密,这些感觉和秘密悄悄地变成了文字。那时候,它们大都安静地躺在日记本里,没想过给人看,也没想过要发表。直到有一天,翻看报纸杂志,看到一些不够成熟的文章片段,忽然让我有了自信,觉得自己也能写这样的东西,甚至可以比他们写得更好。于是,便开始了投稿,开始了煞有介事的文学创作,并为着这“创作”而一本正经地学习,阅读,思考。写的东西多了,便不再满足于抒写内心的感受,有了架构故事和人物的欲望,就这样,开始了写小说。
  小说里的故事和人物,他们都是从哪里来到我的笔下的呢?每天,从城市的四面八方,从空气的涌动流转中,从街头巷尾的口口相传中,一些特殊的人和事便会不请自到。一个孩子莫名其妙地自杀了;一个儿子杀死了父亲;一个男人有了外遇;一个女人患了绝症,被丈夫抛弃了……这些东西常常令你猝不及防,就直接把你带到事件的终端。即使你心无旁骛,它们也会不由分说地钻进你的耳朵里,钻进你的心里,避之不及。
  卡夫卡说:你甚至不用打开窗户,外面的世界就会闯进来。是的,就是这样的情形,那些外面的事物,就这样进入了你的写作。
  这两个小说就是这样诞生的,先是事件出现了,事情发生了,接着人物的轮廓从无到有,进入我的想像中。他们一经在想像中产生,便有了内在的逻辑,推动着我,把可能的发展脉胳,一点点地通过一块块茎,一片片叶,有汁有液地表现出来。
  我先是听到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女人与一个男人在商场里发生了口角,那男人吓唬她,咱们走着瞧。那个女人出了商场,他也出了商场。女人上了公车,他也上了公车。女人下车了,他也下车了。女人走到家门口,他也跟着踏进单元门。女人害怕了,质问他,你究竟想怎么样?男人无辜地说,我回自己家啊。原来,他们是一个楼里的邻居,毗邻而居许多年,竟然从未相识。还有,我与一个早年的同学在同一个小区居住了七八年,却从来不曾相遇过。同学聚会,互相问起家庭住址,才知道彼此是邻居。生活在钢筋水泥的楼房里的人们,疏离,冷漠,就像秋冬时节,高高竖起衣领抵御寒风般,在自己的心里竖起一道戒备森严的“防盗门”,邻里之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两起事件直接催生了我写《比邻天涯》的念头。
  有一年夏天,我所在的城市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一个平素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男人把上门收水费的女孩子杀死了。一时间,风声鹤唳,所有收水费的工作人员都战战兢兢。他为什么要杀她?他是干什么的?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冲突?众说纷纭。我由此写了《黑水河》,我试图在小人物身上营造一种悲天悯人的氛围,然而,我是否做到了呢?我只能说,我努力去做了。
  在我面前,写作的丰富性和戏剧性呈现着立体的姿态,数十个道路,数十种可能。它从无到有,从发生到结束,我慢慢地揣摩,给这些人和事加以时间和空间的定位,一些事件的走向此起彼伏,顺着它的偶然性和可能性,然而,又不自觉地被他们引导。就是这样,循序渐进地完成了写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