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勾引我爸爸(短篇小说)


□ 李葆华

哥哥端着那一小瓣苹果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就是不吃。姐姐也只吃了一半,夸张的咀嚼声一直干扰我的注意力。先前摆足了臭脸的我这时候在哥哥姐姐的张扬下露出下贱的眼神。他们要是能给我吃他们剩下的沾着口水的果皮也好啊!外搭晚上给他们抓痒挠背我也干。
没指望了,他们连皮一块吞下去了。
我的肠子又在逼我要债。

正在我垂涎欲滴时,厨房里妈妈习以为常地发起了一场战争。
妈妈:你说你这人吧!真舍得花钱,一顿子买这么多肉!
爸爸:我不在家你们也舍不得吃,我也是两三个月回来一次,也该改善改善生活了。整天青菜萝卜还不把人吃蔫了。
妈妈:我们娘儿几个还不是天天青菜萝卜,也没见谁蔫了。
爸爸: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给孩子们补充补充营养。
妈妈:也不看看你一月赚多少钱,咱家一年开支有多大?就是要改善也要开源节支,细水长流。
爸爸:……
妈妈:你看看你都这么大的人,怎就不会买肉呢?这一块疙瘩是最差的肉,切不碎煮不烂,浪费钱。尽是肥肉。
爸爸:娃儿肚里没油,个个长得蜡黄蜡黄的,买肥肉划算。
妈妈:肥肉多吃亏,瘦肉才有营养。
爸爸:你这人怎的啦,怎就那话多,回家歇歇你就这多话,比上班还烦。
妈妈:呵,说你不会买东西说错了吗?你嫌我烦就别回来呀!
妈妈说完扔下菜刀不干了。
爸爸无奈捡起菜刀用力切起妈妈说的那堆疙瘩。嘴里不服气地嘟囔:你的脾气没改没变,每次回来都要听你唠叨,你烦不烦?
妈妈坐在灶前满脸怨气:我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能不烦吗?一个家扔给我,你帮了我多少?你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咱们就那点工资还不得我划算着用,我每天为节省开支绞尽脑汁,你倒好,你一下就花了这么多钱,我们就得有一个月见不到油荤了。
爸爸:那把肉红烧留着以后吃。
妈妈:也不瞧瞧你的那几个白眼狼,能留到明天中午就不错了。
…………
我听见爸爸妈妈吵嘴,过去一看,饭桌上的一小瓣苹果还在那儿躺着呢!我高兴极了,悄悄走过去,抓起来藏在袖子里。
爸爸妈妈你们专心吵架吧!吵饱了肚子就不想吃苹果也不想吃肉了。可我的肚子怎就能藏一只大象呢?
我像一只狗蹲在墙角,享受偷来的食物。
厨房里,战争不断升级,并伴有器械声。
厨房外,白眼狼在津津有味地吃苹果(当然我离开了哥哥姐姐的视线)。
蹲在墙角的狗幸福地想:我们在享受美食,爸爸妈妈在享受什么呢?
我们都有经验了———反正爸爸每次回来的第一天都是这样。所以谁都不去劝,谁也不敢靠近那个充满激情和暧昧气味的厨房。



夏天的太阳像个蛋黄贴在我们的窗户上。爸爸决定带我们捕鱼去。
经过昨天的激情后,爸爸显得容光焕发。
我们欢快地扑向田野。哪里有沟渠,哪里就有鱼儿,哪里就有我们的欢笑。
一般的程序是这样的:
爸爸察言观色,发现有情况的沟渠就停下脚步;
我们光着脚丫随爸爸跃进沟渠,协助爸爸把两端用泥草筑高;
中间段我们用脸盆将水舀干;
水渐渐干涸,鱼的小身子就无处躲藏,逮住它不费吹灰之力;
被泥水裹了一身泥的鱼儿也挺狡猾,一动不动装死,一旦发现,惊喜的叫声如水花四溅;
最调皮的要数泥鳅,它在你的光脚丫里钻来钻去,等你俯下身子去抓它的时候,它却溜了,自己掰了自己的脚拇趾,摔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在污泥里;


汗珠子小虫子在脸上头发上漫游,也只得用泥指抓抓;
最后我们一身汗一身泥一篓鱼一路笑地班师回朝。
我们忙着去小溪里洗澡,爸爸妈妈忙着将鱼剖腹清洗。
爸爸妈妈不再吵嘴了,妈妈的轻声细语远不如高分贝的嗓音来得妩媚自然。本想偷听爸爸妈妈暧昧的吵架的我无趣地把屁股放进溪水里。

一会儿,爸爸也下到溪里和我们一块洗澡(妈妈总是偷偷摸摸在家洗)。爸爸的后背有点驼,爸爸把它当成衣服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个中午(我们捕鱼捕得欢从早上直到中午两点半,忘了时间,鱼也实在太多了),现在愈发的红里透着黑。爸爸的后背让我想起冬天火盆里烧红的木炭,有趣的是这块木炭上还凝聚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它们晶莹透亮,向爸爸挑战。爸爸的后背水深火热,爸爸能不难受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