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走——从汉中到刺桐


□ 翁 一


行走——从汉中到刺桐图片1
为了印证《游记》中的内容,中国探险家翁一循着700多年前马可·波罗走过的路线,从帕米尔的冰峰雪原开始,进行了22年的跋涉。在本刊今年2月份推出的上篇中,我们随着古今两位探险家,穿越大漠关山,体验700年的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现在,让我们和他们一起,继续行走,纵横中国的西南边陲和东部腹地,完成非凡的寻梦之旅。

蜀道青天只等闲

根据元代交通路线,从汉中府到成都府,必须经过勉县、广元、剑阁、梓潼、绵阳、德阳等城镇和阳平关、朝天关、剑门关等关隘,全程600公里。特别是从汉中至广元的一段,几乎都要穿行古称“金牛道”的傍山栈道。走金道,必须翻越崎岖险峻的米仓山,途中我见到了山川的雄秀之美,也尝到了“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惊心滋味,尤其经过这一带时正逢雨季,更平添了几分难度,直至到了广元我才总算平安入川了。
在马可·波罗眼中,成都是一座壮丽的大城,有许多大小河川发源于远处的高山,从不同的方向围绕和穿过这座城市,这里的居民以务农为生,城市中有许多制造业,尤其擅长纺制精美的布匹、绉纱和绫绸。这正是对“天府之国”和“锦城”地貌与社会生活的精确写照。
马可·波罗并没有在繁华安逸的成都多做停留,很快转道去雅安,我也一样。从雅安再到石棉,约150公里,必须翻越海拔3167米的小泥巴山,这里山高路险,森林密布,常年雨雾茫茫,路上满是泥泞,当年马可·波罗经过此山时,一定备尝辛苦。他在《游记》中记述,这里“是虎、熊及其它野兽聚集之处。到了第五日晚,就到达西藏的荒原地带”。马可·波罗所说的西藏省,是指当时元代宣政院辖地中处于西南的一部分,他所经过的是西藏省的边缘,也即今天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地界。由于蒙古对吐蕃的征服之战,当时这一带的城镇都已成为废墟,人烟稀少,野兽特别是老虎成群结队,出没无常,使行人商旅在夜间陷入一种极其危险的状况之中。马可·波罗详细地记录了过路客商保护自己和牲口的方法。
行走——从汉中到刺桐图片2
从四川雅安到汉源古道上的一座铁索桥。在马可·波罗取道四川出使云南的途中,这样的路况应当是常见的景象。
孙明经 1939年摄
行走——从汉中到刺桐图片3
云贵高原上的田园风景,千百年来没有太大变化。
孙明经 1939年摄于昆明

云南门户建昌

从石棉南行,便是凉山地区。这一带到处可见彝族的“竹编楼”和“石垒房”,遍地种植玉米和红薯。拖乌山段和姚河多溪流,地势险要,彝家村寨房屋的土围墙上,都盖上层层防雨的松枝,房前屋后挂满了金黄色的玉米和辣椒。马可·波罗想必也见过同样的景色。他记述道:“省会位于省的入口处,也名建都。在它附近有一个很大的咸水湖,湖中盛产珍珠,颜色洁白,但不是圆形。”这里说的建都,实为建昌之误,它是元朝建昌路治所,在云南行省的入口处,其地理位置,马可·波罗说得非常正确。
行走——从汉中到刺桐图片4
建昌今已更名为西昌,归四川省管辖,为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首府。元代建昌古城的街巷、驿道、隘口均有遗迹残存。马可·波罗提到的大湖,应该就是邛海,它实际为淡水湖,面积约30平方公里,湖中盛产鱼虾、菱角、海菜等水产,湖滨百姓多以捕鱼和采海菜为业。现今的邛海不产珍珠,历史上是否曾盛产珍珠,也无从查考,只能听凭《游记》记载了。
建昌是历史悠久的多民族聚居区,以彝族、汉族为主,还有藏、蒙古、回、苗、傈僳、纳西等少数民族。马可·波罗说,“这种地方的人不用硬币,连大汗的纸币也没有。他们用盐巴作为通行货币。”实情的确是这样。凉山地区彝汉之间的商品交换,主要是彝族用自产的家禽家畜及皮货、药材、粮食等,换取汉商带来的盐、布、铁器等。“彝人离不开汉人,汉人离不开彝人;彝人离不开盐巴,汉人离不开皮货”,当时彝汉之间的商品交换,主要在彝汉杂居地区进行,若想进入凉山彝区腹地贸易,则需要各地彝族头人作保,以求得汉商人身和所带货品的安全。这种投保的费用大约为货物价值的10%左右,因而汉商就将这笔投保费转嫁到彝族买主身上。汉商曾以半斤盐换彝族1张羊皮,1斤盐换1斤贝母或2斤天麻,这是极不公平的交易。马可·波罗作为商人,敏锐地看到了盐作为当地通行货币的作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