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何处觅清流


□ 王重旭

  “清流”一词,大概是相对于官场的浑浊而来的吧。
  当年唐太宗挥舞起科举的指挥棒,让天下士子围着他团团转。于是他老人家拈须微笑,洋洋得意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然而,相对于官场的浊流,中国的士大夫中还有一股清流。这股清流虽没有成为滔滔之势,却也是细流涓涓,流淌千年,绵绵不断,在中国的历史上纷呈异彩,让史学家们大书而特书的。
  应该说,中国官场上的这股清流,源远流长,如果追溯源头的话,最早应该是许由了。司马迁在《史记》中对许由只写了一句话,“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耻之逃隐。”话虽少,但我们却可以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先人许由认为当官是一件耻辱的事儿。但让人不解的是,尧的时代,实行的是一种禅让的制度,选天下有德之人,经过考察,然后把帝位传给他,这应该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可许由不但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坚辞不受不说,还偷偷地跑掉。关于许由还有一段佳话,说是许由逃跑后,尧又派人来劝说他,许由觉得这些话脏了自己的耳朵,便跑到河边,用清水来洗。这时,隐士巢父正好牵着一头牛到河边饮水,见许由洗耳,问其故。许由说:“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一听,鄙视道,“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闻,求其名誉,污我犊口。”许由傻眼了,他碰到的这位巢父才是一个真正的隐士。
  后来到了夏的时候,又出现了卞随、务光两个人。商汤也是一个很有贤德的君主,商汤让位于他们,不明白他们究竟为何坚辞不受。不过,司马迁很为他们遗憾,认为他们的德行是最高尚的,可惜那些正儿八经的书中却没有记载。所以,司马迁在发愤写《史记》的时候,没忘了把这几个人写进去。在《史记》的七十列传中,司马迁专门写了一篇《伯夷列传》,并把许由和卞随、务光也带上一笔,好让他们的“积仁洁行”和高风亮节名垂千古。
  于是,伯夷和叔齐就成为史书中第一位“清流”者了。
  伯夷和叔齐生活在商代,他们的那个小国叫孤竹国,父亲叫孤竹君,名字够雅的。本来孤竹君是安排叔齐为国君的,可是,等孤竹君去世后,叔齐说什么也不肯即位,他觉得应该哥哥当国君。但是哥哥怎么能当呢?当初父亲就没那个意思,压根就没看上自己,如果现在坐上君位就是违背父亲的意愿,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厚着脸皮,就会让天下人耻笑。所以伯夷坚辞不就,并对叔齐说,“如果你坚持让我做国君,那我就只好一走了之。”结果弟弟也坚决不肯做这个国君,他对哥哥说,“如果你一走了之,那我就和你一起一走了之。”于是两兄弟一起一走了之。但是伯夷的二弟还是很有责任心的,你们都走了,国家怎么办?老百姓怎么办?于是自己便做了国君。
  伯夷和叔齐的做法,历史上一直争议不断。唐代的韩愈,还写了一篇文章,叫《伯夷颂》,对伯夷和叔齐的高风亮节大加赞颂。他说“若伯夷者,特立独行,穷天地,亘万世而不顾者也。”还说他“昭乎日月不足为明,崒乎泰山不足为高,巍乎天地不足为容也。”其评价不可谓不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