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简•爱》中女性身体问题解读


摘要:夏洛蒂•勃朗特的经典小说《简•爱》里简和伯莎的命运的刻画集中反映了父权社会女性思维和身体的压迫;女性需要取得经济独立、思想自主,但不能掉进男权话语的陷阱从而忽略女性身体问题,对《简•爱》中女性身体问题的考察将会丰富对这部小说的研究。
  关键词:简伯莎女性身体
  
  一、前言
  
  小说《简•爱》的女主人公简在追求爱情、幸福的道路上以极大的勇气和智慧在精神上和物质上征服了曾经羞辱、轻视她的约翰一家、洛伍德孤儿院和罗切斯特(以下简称罗),以至于我们容易忘记简其貌不扬、身材矮小外形“缺点”。通过仔细研读,我们可以发现简刻意追求维多利亚时代的理性思维,她在抵抗男权话语的同时却也不免掉进了这个陷阱,因而局限于高扬理性,贬抑非理性的身心二元对立传统话语,这也是她最终走向罗与婚姻的传统女性角色的深层原因。小说里另一位女性人物 “疯女人”伯莎﹒梅森被塑造成一头被困而绝望、继而疯癫的“野兽”(Monster)形象。“野兽” 一词暗指没有思考和理性意识、凭本能反抗的女性躯体,因而在小说中伯莎仅是一具没有思维的、被剥离了灵魂的生理躯体,只剩下肉体本能的反抗。“野兽”一词在这里实际上是对维多利亚时代非理性女性身体的形象比喻。勃朗特通过对简和伯莎两个女性人物刻画提出女性身体问题,批判了以罗为代表的父权知识、权力对于女性身体的规训和遮蔽。
  
  二、简:身心对立的矛盾体
  
  1.躲藏与善辩。故事从寒冬的一天中午开始,简明显感觉天气阴冷,由于“自觉身体不如……心里既难过又惭愧”,于是,就躲到屋子里,“将红色的波纹窗帘几乎完全拉拢,加倍把自己隐藏起来”躲在窗帘去读书当代美国著名文艺批评家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一文中指出,身体的疾病、不适“表达了一种人们对于事物不满的感觉”。小说虽未正面交代当时的社会环境,但开头这段恶劣天气以及对简看似小孩子因身体孱弱而惭愧、有意躲藏起来看书的对照描写实际是反映了早期维多利亚时代父权话语对于女性受教育机会的剥夺和对其身体的遮盖。笛卡尔以来的西方形而上学传统确立了身与心、感性与理性、身体与意识、男性与女性等的二元对立,架空了身体,尤其是女性的身体,使其成为一具“尸体”,认为灵魂才是“人”的本质,身体成为灵魂的坟墓。实际上,西方整个近代思想都是对身体的遮蔽,身体沦为“尸体”,是一句死的、没有生机和活力的“行尸走肉”。在基督教禁欲传统内部,“身体被看成是一种具有威胁性的、难以把握的危险现象”;因为身体的不可驯服的、无法控制的,身体的快感“威胁到了这个自我克制的理性世界”。因此,简对身体的羞愧和躲藏的深层原因是维多利亚时代理性思维对女性身体的厌恶和遮蔽。
  另一方面,简一直极爱与人顶嘴和争辩。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就会高喊不公,一番辩论把其舅母弄得哑口无言,甚至是“有些害怕”,慌张、无可适从。话语是一种压迫和排斥的权力形式,它代表一方即意味着必定还有与其对立的另一方,对立的一方必定会受到压制和限定。福柯说:“所有的知识都是权力意志的体现”,简的顶嘴和有意争辩实际上是她积极地争夺话语权的表现;简对于书本的迷恋和喜爱实际上是女性要获得知识,分享社会话语权。从维多利亚时代其他女作家文本中可以找到类似的现象,如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里女主人公伊丽莎白和简一样喜爱读书、有意与男性争辩,而最后她们皆以智慧和话语权的运用征服了男主人公。
分享:
 
更多关于“《简•爱》中女性身体问题解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