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子规


□ 赵 玫

  一个怀揣梦想到小岛追寻房子和自由的妓女,在将要得到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一切时却开始自我否定。在男人与男人之间,在欲望和理想之间,这个女人最终究竟需要什么,又会选择什么?
  
  近郊。那座山清水秀的小岛。荒芜时子规每每逃匿的地方。在一片水泽中兀地就升出了这样一个岛屿,孤零零地,岛上遍布青松翠柏,那松柏特有迷人的芬芳。要跋涉常常会被水泽淹没的小路才能来到岛上。那时候并没有什么人喜欢到这座荒凉的孤岛上来。那通常是子规最烦恼的时候,烦恼到连岛上可能会发生凶险都无暇顾及。很多年过去,子规已经忘记曾是些什么烦恼了,只记得那个月升的晚上,湖水突然猛涨起来,转瞬就淹没了那条通向陆地的小路。她从此记住了那种惊恐的无依无靠的感觉。一个人。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在孤岛上。
  是的,那晚子规只能被困在岛上。她本能地爬到了岛的最高处。眼看着大水慢慢涌上来,冲击着堤岸,仿佛要吞噬这个无辜的岛屿。然后子规就想到了父母,想到他们一定已经走遍了城中所有的亲戚家和子规的同学家。而此刻他们肯定就坐在派出所的长凳上,等着民警为他们填写寻人启事。子规想到这些时不禁哑然失笑,更难料自己一想到父母焦虑的神情,竟然会油然萌生出某种由衷的快意。
  然后子规就觉出了冷,觉出了好像有小动物在她身边跳来跳去,她想一定是刺猬或者灰兔一类。那晚她看到的最真切的动物就是枝丫上来回转动脑袋的猫头鹰了。它的玻璃球一样的眼睛是暗夜中唯一的明亮。子规就是在猫头鹰发出的凄厉叫声中睡着的。对她来说,浓浓困意甚至比黑夜的恐惧更令她难以抵御。
  子规是被林间的鸟鸣弄醒的。醒来就看到了那条浮上水面的路。
  然而父母最终还是相继离开了她。她只是记不得他们离开她究竟有多久了。从此没有了家的温暖,她却意外地有了一些钱,而这些钱足以撑持她读完大学和研究生。是的,当没有了父母,子规才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她很努力地学习亦很风光地毕业。她也曾有过一份令人艳羡的衣食无忧的职业,她本可以把这种有望获得提升的工作坚持下去,然后像很多这个阶层的女人那样充当贤妻良母,相夫教子。但是却突然地,子规决定将自己放逐。
  于是子规走上了零号岛。那是那座岛屿现在的名字。曾几何时,子规孩提时常常驻足的这座小岛突然被开发商掠去,并广而告之这里将成为市里最具投资价值的富人区。不久后岛上果然开始大兴土木,一座座红顶白墙的建筑栉次鳞比,相继落成,且价格之昂贵,连凤毛麟角的富有阶层都望尘莫及。
  以子规白领的收入,她当然和零号岛风马牛不相及。但子规却固执地认为那座岛是她的,是属于她并归她所有的,是的,那座岛就是她的家。子规的这个想法确乎有些走火入魔,但子规却坚信,这座城市中再没有人曾像她那样无数次登临这片荒凉的所在了。于是子规认定在她和这座岛屿之间,是有着某种亲人一样的关系的,或者说,这座岛屿就是她的父母,甚至她的祖国,所以,她怎么能容许别人来侵占自己的家园呢,哪怕只是精神的家园。
  于是像被强暴了一般,子规觉得自己成了受害者。尤其让子规觉得不舒服的是,他们竟然给这个岛起了如此俗不可耐的名字——零号岛。自子规第一次登上小岛,这里就没有名字。就像一个家庭没有名字那样,但却如此真实地存在着。如果非要给这个岛冠名,也应该用她的名字而不是什么冷冰冰的“零号”。是呀“子规岛”,多美的名字,有杜鹃啼血的味道,那才是这座岛的深意。
  然后着魔一般地,子规开始了为这座岛的奔走呼号。她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这座岛保有它的本真,恢复它原有的自然风貌。为此她不惜四处游说,又四处碰壁,有权有势的开发商怎么可能拆掉岛上那些昂贵的房舍呢?是的,保护自然固然重要,但谁又肯为一个既没有历史遗存亦没有文化积淀且名不见经传的小岛而放弃如此巨大的经济利益呢?于是子规在这一轮拼搏中,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当然这是很高尚的比喻,毕竟堂·吉诃德是有梦想的。但是在那些开发商眼里,子规这个漂亮的女孩,却像螳臂当车的小丑。他们当然很难理解子规的想法,甚至根本就听不懂子规的话。
  很快子规铩羽而归。那种身心的疼痛、梦想的破灭,让子规几乎变了一个人。为了这一份无望的期待,子规不仅丢了工作,还被看作是一个“疯女人”。而明明子规很漂亮也很理性,并且有着很深的学养。当然子规也消瘦了许多,形容憔悴,且精神萎靡,仿佛被什么彻底击垮了,是亦苏把她接回了家。
  
  亦苏一直是子规的好朋友,尽管她们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亦苏的性格中没有反抗,她却也能凭靠着顺从与宽容,顺风顺水地得到了这个世界上她想要的所有东西。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亦苏就匆匆嫁给了儿时的玩伴。他们几乎认识了一生,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结婚不到一年就声嘶力竭,几乎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转而亦苏又闪电般地,嫁给了一位富有的港商。其实这不过是一种对外的托辞,事实是亦苏被那个喜欢她的商人包养了。她并且不能经常见到老公,因为这男人不仅在香港有妻子,还有着极为复杂的社会关系。而这位港商其实就是亦苏前夫的老板,那夺妻之恨,得以补偿的是这位前夫拥有了下辈子也用不完的钱。
分享:
 
更多关于“子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