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构思缜密的历史小说


□ 明 程

  本世纪初,敦煌石室的宝藏重见天日,全球学术界为之震动。它给东方学带来了丰富多采的研究资料,从而蔚为一门新兴的敦煌学。但同时也带来了令人迷惑的疑问:开凿石窟,原为摩崖造像,布施功德,宣扬宗教教义,并非作为藏经的用途。这里却满满存放着一屋子经卷,而且封闭得严严实实,仿佛发愿要它永幽室与世隔绝,其用心何在?苦于文献无征,谁也参不透,只得撇开不管它。井上靖先生潜心西域史地,且富有探索精神,对此自不甘心放过。他审时度势,排比史实,运用想象,在小说《敦煌》中作了如下的推理:
  宋仁宗在位年间,当时名为沙州的敦煌,由归义军节度使曹氏统治。这一汉族的小小政权,与宗主国赵宋不相毗连,中间隔着吐蕃、回鹘等族的领地,由此往东,是新兴的党项族国家西夏。它孤立无援。曹氏笃信佛教,收藏了大量佛经。地处中西交通要冲,商旅频繁,历来又是各民族四战之区,少不得残留下各种文字的断简零牍。西夏国王李元昊为了消除西顾之忧,以便南面与宋争胜,进军河西,连下甘、凉、肃、瓜等州,直薄沙州。曹氏决心自卫,但明知兵力悬殊,眼见惨淡经营的家园,终难免毁于劫火,可怜多年积聚的经藏,行将化为灰烬!其时有于阗国亦商亦盗的头目走避不及,拟将钞略得来的赃物藏入千佛洞的耳洞内,小说的主角赵行德乘机以经卷替换,纳入洞窟,然后砌没。当事人于战乱中或死或逃亡,仅存的知情人亦秘而不宣,从此无人知晓其中秘密。直待约略过了九个世纪,却由王道士扫垃圾将这批稀世之珍扫将出来。历史就是这样带有嘲讽意味。小说发表于一九五九年,立刻引起重视,于翌年获得每日艺术奖。当然,这主要在于它的艺术构思,但与此结论,不无关系。这似乎不妨称之为历史推理小说的吧?其假设是无从也不必取得验证的,但考虑周到,结构缜密,情节发展合乎情理,不失为具有启发性的解答。
  作者通过西夏和曹氏小王国的兴亡事迹,重现了十一世纪活跃在五凉地方的民族史画。故事以爱情为主线,贯穿到底,情节悲壮曲折。这里有舍身殉情的回鹘女郎无声的控诉,有燃烧着复仇火焰的犷悍军官的怒吼。他刻划人物,着墨不多,而性格凸出;更由于谙熟西域风土,摹状景物,历历在目。尤多描写战争场面,狼烟烽镝,铁骑奔驰,绘声绘色——这可是实战镜头,不是那种拍马向前挺枪直刺大战三百回合的套板文字,活泼生动,予读者以历史常识的和艺术的享受。
  井上先生写作历史小说,尽管其中故事情节可以是虚构的,却是谨守史家手法,以反映时代的真实面貌为第一义。无论风俗人情,文物制度,决不苟且含糊,就连言语笑谈等细尾末节,亦必求与舞台背景相吻合。因此译文中西夏军的汉族军官朱王礼多次申斥部属为“混蛋”,这语气,听来不免使人稍嫌别扭了。混蛋者,混帐王八蛋之简称也。龟蛇相交,是为混帐。骂内眷有外遇的人为王八始于元;王八而蛋,则更须推迟到明代。明以前,蛋字不习用,凡后之称为蛋的,概呼作卵或子。原文大概是写作马鹿的吧?以混蛋对译马鹿,自是铢两悉称,但出诸宋人之口,总觉得不太协调。这倒不是说绝对地不可以,否则古书便无法今译了。不过,历史小说如果能够照应到当时的口气更好。
  (《敦煌》,井上靖著,董学昌译,山西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二年四月第一版,0.60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