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下无贼》:用梦慰藉心灵


□ 冯小刚 谭 政


阴冷的雾气笼罩了12月初的北京,但冯小刚“无中生有”线上“天下无贼”的列车承载着一个美妙的梦想,驶向观众的心田,为人们带来融融的暖意。12月9日《天下无贼》在亚洲全面上映,掀起了冯氏电影的又一个浪潮。

谭:应该说《天下无贼》是您创作道路上的又一部重要作品,较之以往您的作品,无论从剧作角度,还是影像追求、叙事把握,乃至契合人们的心态来讲,都是一个新的高度。
冯:目前《天下无贼》已经是4百个拷贝。在我的电影里,过去一般是250个,最多是300个,比如《手机》。但目前宣传方面在北京出了点问题。可能会影响票房,本来是和《功夫》打擂台,但现在宜传方面没法和它相比了。
潭:但相信全国不会影响太大。
冯:现在大家还比较保护这个电影,因为是审委会集体通过的。
谭:小说在您乎上好像很久,什么时候买的版权?
冯:大概是5年前。当时葛优的妈妈通过他转给我小说,告诉我这很不错。小说其实很短,就几页,四五千字。
谭:小说最打动您的是那个梦?
冯:最有意思的是小说中两个坏人、两个贼呵护了一个“天下无贼”的梦,这种悖反在创作里很少见。一个淳朴的农民相信天下无贼,恰恰是被两个贼没让这个梦破了,没有让傻根从“天下无贼”的梦里醒过来。
谭:这个梦很可爱,但是两个贼要保护这个梦,不让他破碎,这个动因很关键。关于这个剧本我知道还有两个,一个是因为傻根的淳朴打动了贼;还有,我和王学圻聊过,他曾经运作过这个本子,我记得他的原因好像是因为贼是在假释期间,为了不让别的贼影响了自己的假释。
冯:在改编的时候,我也知道王学圻他们想过很多种方法,其实也不错。我们也用了各种方式去改,改到后来我脑子都乱了,以至拍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多戏怎么没拍?其实前几稿早就删掉了。
谭,相比而言,您的设计,贼去保护傻根的心理动因比较合理,毕竟来自终极领域的力量显得比其他都深厚。
剧本的创作,林黎胜改的是第一稿,王刚第二稿,您是最后一稿?
冯:我是一直跟着动,林黎胜拉完了之后再改。但是我写的时候,比如我有两种选择或者三种选择,旁边一个人给我点醒,说这种不错,这个人很重要。写剧本跟写别的东西还不太一样,其实两三个人在一起比较合适。
影片叙事的其他环节还比较好说,但一开始人们会问——他们为什么要保护傻根?当时我自己心里头也过不去,后来我想还是要找到一点贼自己的原因,个人的原因可能更有说服力。于是就设计了王丽怀孕了,女人一怀了孕就想到各种事情,想到这个的时候,再加上傻根这么善良淳朴的一个人,下面可能好写一些。
谭:关键还有影片中宗教的力量。
冯:为什么说保护他是一个比较关键性的?
我首先就不相信天下无贼,后来我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我不相信天下无贼才拍这个片子,正因为这个世界到处是贼的世界,观众才爱看。否则的话,我们待在非常干净单纯的世界,现实生活中就要拍一个天下有贼的电影了。
再比如说这个寺院里和尚见到蚂蚁不踩,不是因为蚂蚁感动了他。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自己的觉悟,是一种自觉。所以还不仅仅是傻根的纯朴和善良打动了这两个人,如果因为傻根打动了他们的话,那这种人多了。
谭:所以跟原小说相比,人物动作的出发点,影片的叙事支点做了很大改动,并且是关键性的,那还有哪些关键性的改动?
冯: 另一个就是从市场考虑,要从好看、观赏度出发,我们增加了葛优演的黎叔。他们过去面对的是散兵游勇的贼。黎叔变成了一条线,他起的作用给王薄反作用力,是说明一个人要做一件好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从哪个方面来说都需要付出代价。
谭:您还把王薄和王丽两个小贼变成大贼了!一开始就敲诈了100多万,这样的人物设置就更有冲击力了。
冯:小贼的话,从剧作角度来说也没有劲。
现在影片中,一个人他就干了一件好事,把命搭上了;但是他完成另外一个轮回,王薄死了,但是他的儿子又出生了,这是一个价值观的转换,这是在衡量什么是有价值。他们两个刚开始是失去灵魂家园的人,可以这么说,他们在找回灵魂家园的途中和傻根相遇了。
而且还可以这样说,到底是他们两个人成就了傻根,还是傻根成就了.他们两个人的灵魂?这件事很难说是谁成就了谁。傻根看起来是一个梦里的人,可能是最弱智,但冥冥中可以把他看为佛的使者、宗教的使者。所以从这个方向看,倒是遇到傻根是他们两个人的幸运。这些理解在写之前是没有想到的,写完了之后要拍之前,我们突然在想到底是谁救了谁。能不能说傻根是大智若愚,他在那儿睡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