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富明微型小说三题


□ 吴富明

枫桥夜泊

月夜。河畔边的排椅上。

梦雅将头偎在了小凡的肩上说,你对娜娜还有念想么?说来听听,就当今夜的爱情享受吧。

娜娜喜欢刀刻的男人呢。她还说,男人的脸上那么光滑干吗么,有沧桑感,有刀刻状才显得像男人呢。小凡忧郁地说,可我皮肤却白得很哩,你知道的。

对呀,她为什么却不喜欢你再美容呢?梦雅说,你知道吗?

哎,她说我的肤色已够白的了,美容后,不就成娘娘男人了么!小凡有些生气地说,初次认识她时,她却是因为我肤白才喜欢上我的呢。

对呀,肤白的男人也还得美容呢。梦雅说,美容不光是将不好的皮肤修好,最主要的是保持原先的好皮肤呢,娜娜应该知道这个问题呢。何况她不也常跑我那去美容的吗?

就是嘛。小凡说完,静静地看了一眼梦雅,一股脑儿却想起了过去的情景。

梦雅是个美容师。她在市区开了家有些规模的美容院。

娜娜常定期去她那里美容。小凡也常陪她去。于是就与梦雅有了接触。

那时梦雅第一次看到小凡的肤色便很吃惊地对他说,你的肤色真好呢,男人里很难得的。

小凡说,没法子,父母遗传给的,算是恩赐吧。

梦雅当时就笑了。娜娜却皱着眉一脸的不快。

有天,娜娜对他说,美容院以后你就不要跟着去了,男人常去也不是什么好事。

行呀。小凡说,我也觉得不是什么好事,省得梦雅总叫我办卡,说是保养皮肤要紧呢。

保养什么呢,娜娜说,还是保养好我们自己的感情吧。

小凡说,那是,咱们俩的感情是需要保养的。

过后一段,梦雅没见到小凡总是会问娜娜,你的男朋友怎么没跟来呢?

他没空呢。娜娜说,他总借口说最近公司忙,说是以后都我自己来,男人都是一个样,没耐心呗。

哦。梦雅疑惑地看着娜娜说,是够他忙的,他来这里是很不合适的。

其实,在梦雅的心里她已感觉到了娜娜的变化,因为曾经有个来店里美容的男人送了一个大海螺给娜娜。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对娜娜很熟悉。

梦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纠结,她觉得该给小凡做点什么。可他却不来店里了。

第二年元旦,梦雅终于见到了小凡。她的美容院搞美容与产品的促销。小凡与娜娜一同来了。

可是令娜娜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男人也来了。

男人说,娜娜,我要走了,希望你能考虑我的想法。

娜娜说,我已有男朋友了,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小凡站在一旁笑笑地问娜娜说,旧情人哪?

算是吧。娜娜说,我们早断了,可现在……

小凡把脸一拉说,你们先聊,我走了。

哎……娜娜想叫住小凡,但小凡已走得了无影踪。梦雅也张着嘴却没叫出声来。

新结识的?男人说,皮肤真白呢,小白脸嘛。

梦雅笑着说,先生,皮肤白的男人未必就是小白脸呢,黑的也未必是老男人呢。

娜娜看了一眼梦雅说,喜欢一个人,说什么都是好的呢。

几天后,小凡独自约见了梦雅,也就是这个月夜。

她后来没找你道歉吗?枕着小凡肩的梦雅说,那个男人跟娜娜早就是恋人呢。

这个后来我才知道的。小凡说,是娜娜有天晚上告诉我的。那个男人原先是个海员,因为长期的海上生活,娜娜便与他分了手。再后来,他转行回来,娜娜便与他又续上了。

是吗?梦雅将身子弹了起来,很吃惊地说,娜娜真告诉你这些了?

是的,告诉我的那天,她很伤心呢。

为什么?梦雅说,难道舍不得离开你么?

我也不知道。小凡说,其实娜娜第一次与我约会时就把大海螺送给了我呢,我曾当她的面说,这个大海螺就将永远挂在我的书房里,陪着我,看到它,就像看到她呢。

梦雅的心震了震。她说,你们还是挺有缘的。

也许吧。小凡说,可是那天晚上,娜娜突然发现,我书房那个挂着的大海螺不见时,她说,那东西呢?我紧张地找,可怎么找也没找到。她就一下子哭了。再后来,她就提出了分手。

你也真是的,人家送你的东西怎能丢了呢。梦雅说,这也是一份情谊呢。

是呀,小凡说,娜娜还以为我送人了呢。好在东西我找到了。你知道吗,她走后的几天里,我常握着大海螺入睡。我知道,爱情的第一站对谁都是重要的,特别是信物之类的东西,总让人怀念过去的时光。

梦雅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那我们就算第二站了吗?

这……小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看以后吧。

梦雅抬头望了望夜空,又静静地看了看远处河两岸点点的灯光,然后站起来对小凡说,我们走走吧。

一路上,梦雅没有挽着小凡的手,而是并排走着。梦雅说,前面就是孔桥了。我们到那里看看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吴富明微型小说三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