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宴常开


□ 季 风

   季 风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从事过多种文本写作,有大量杂文、随笔、散文和诗歌作品在各级报刊发表。曾获得过云南杂文奖、云南昭通市政府文学奖等奖项。近年来主要从事中、短篇小说创作,在《边疆文学》、《滇池》、《辽河》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中篇小说《盯梢》,短篇小说《股八》、《胡髭伯》、《二度梅》、《檀香》、《小河淌水》、《剃刀李》等。现在云南昭通市水富县文联工作。
  
  第一次“下海”风潮虽算不上大,但县工业局机关的文员文若非,却忽然提出要停薪留职去开一家餐馆。为这件事,局机关头头都有些恼火,也有些惋惜,特别是身为一局之长的霸局长。谁不知道这文若非是个人精,既是写材料的好手,又是耍嘴皮子公关的良将。不过恼火归恼火,惋惜归惋惜,末了还得放人。局机关大小头头谁也不想担着个阻遏改革开放的骂名。
  餐馆开业的前一天,文若非早早地就去给局机关的头头们送了请柬,说是要请领导们过来坐坐,给餐馆提点意见。其实呢,不过是请领导来为餐馆剪剪彩,好烘托一下气氛,顺便给这些领导每人打点一个红包,也好为餐馆未来的发展做些铺垫。领导们接到文若非的请柬,都表示一定要去开开眼儿。这样,在餐馆开业那天,头头们果真一个不少地来了。头头们相互打着哈哈:我们小文的餐馆开业嘛,这还能有不去的道理吗?
  文若非的餐馆就辟在城南的一个僻静处。餐馆门前是一个大敞坝,敞坝里生长着不尽的萋萋芳草,倒颇能折射出一种田园牧歌情调。这里虽偏僻,可一个弹丸小城,要找上门来并不困难。霸局长很快便带着两位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和各股股长,来到餐馆。霸局长说:“小文,都说你是个人精,可不知你怎么会选在这里开餐馆。不怕你说我说话不吉利,你就不怕开不好喝西北风吗?”
  文若非谦恭地说:“我的好局长唉,不是我不想找个好地方,还真是找不到好地方呢!因此就只有退而求其次了。偏僻是偏僻了一些,可这儿安静呀,现代人不是就挺讲究个吃喝的氛围吗?”
  霸局长说:“谁知道你肚子里又有些什么弯弯绕,哪个不知道我们县城的房子好租得很,你哄鬼还不定会相信呢!”
  文若非说:“你看你看,我就是把全县城的人都哄完了,也不敢哄到你霸局长头上来对吧?我又没有吃豹子胆!”
  寒暄扯淡一阵,就到了剪彩揭匾的时候。待一阵激越的鞭炮响过之后,霸局长在文若非的热情相邀下,也没有忘记端架子故做姿态地再三推辞,最后才拿起剪子来为餐馆剪彩。等霸局长剪完彩,两边牵彩绸的两位红衣女子早走上来扶局长去小憩。然后文若非又请两位副局长为餐馆揭匾。两位副局长踌躇满志,将店门旁挂着的一块匾上的红绸揭了下来。那会霸局长还沉浸在剪彩的激动中不能自拔,可当他看见那块匾上竟赫然镌刻着“宴常开”三个金色隶书大字,还是深为震动。霸局长曾问过文若非取店名的事,可他总是藏而不露,说到时候一定要给局长一个惊喜。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惊喜”!霸局长想,怎么可以搞这样的店名呢?是不是太有些标新立异了?霸局长觉得,这“宴常开”三个字就跟文若非一样让人不好看透。霸局长又想到一句流布很广的俗语: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霸局长就在心里感觉到好笑,掩饰不住一脸的困惑还有不屑。
  鞭炮也炸过了,剪彩也剪过了,该揭的红绸已揭下来了。热闹过后,“宴常开”餐馆便摆起了开业以来的第一桌不收费的筵席。文若非凭着自己那一副伶牙利嘴,不断地向局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和各股股长,向在座的所有客人劝酒劝菜。觥筹交错间,霸局长晕晕乎乎地对文若非说:“小文,我……我祝你的生意,就像你手中的笔一样快捷,短期内就发……发起来。”霸局长说着就又喝下去一盅当地最有名的“香水”牌白酒。霸局长说:“小文,你这个餐馆名取得……取得真是有些特别——‘宴常开’,你是想让筵席经常开,好财源滚滚来呀!可小文,我不怕你说我浅薄,你不会忘记还有这么一句俗话,叫个什么来着,噢,是叫‘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对吧?对了,就是这句了。”两位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和各股股长,还有在座的其他客人都面面相觑:这霸局长霸老头今天是不是都说酒话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