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晕河


□ 高粱

高粱

  1

  对这条河的最早记忆,是在我六岁那年。

  河叫墨河。县志上说,当年大禹治水,开山挖沟,疏导河源,黑色沃土随流而下,水染如墨。这河就叫了“墨河”。

  这里地处泰沂山脉北部边缘.是鲁北平原与鲁中山区交接处。墨河就从那山沟里,蜿蜒而下,由南向北,流出大山,流向那山外的平原。大禹治水当年,这里当属“东夷”。可见,远古时代,人类就在这生息繁衍。

  那墨河源头的村,就叫源头庄。墨河转过几座山头,顺流而下,冲刷开一片河滩,也冲积成一片肥肥的土地,平展在山脚下。有山,有水,有这平展的地,自是“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那河滩的东岸,紧靠那地,就有了墨河庄。

  墨河庄是大庄啊,地处进山、出山的要道口。渐渐,这里也成了商贾集聚地。山外的,带来平原产物,换回山里特产。山里的,出售自种自养自收的东西,换回家中所需。五天一次的墨河大集,自是人头攒挤,货物满目。

  一九六四年.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墨河大集。

  因是春节后的第一个集日,那来赶集的人们,就少了买卖东西的需求,而是在一年忙碌后,又是大年节后,来这寻一份休闲,一份娱乐,一份闲散。那集上的人,就没多少摆出货物或买卖的东西。店铺、小摊摆出的,也多是那些小孩子们喜欢的玩艺了。那集市中间的大戏台上,这时也不再是闲着的,而是在那敲起锣鼓,呜呜呀呀,唱起大戏来。

  住在我家后的二柱子,小我一岁,可去年他爹就带他去赶过这年后的第一个大集.给他买了“鼓铛子”。那鼓铛是用玻璃做的,薄薄的,像个小喇叭,用嘴一吹,就“鼓鼓铛,鼓鼓铛”地响。二柱子那几天就老是拿这“鼓铛子”显摆,还要挟我们,谁听他话,和他玩,他才拿着那鼓铛叫谁吹一下,听那“鼓鼓铛”声。每当他从家里拿出来,我们就跟在他后面起哄:“鼓铛鼓铛,啪,一个铜钱仨。”这是大人从小就教的,我们都会。可惜这“鼓铛”不经吹,没几天,就在二柱一次显摆中真“啪”地声,碎了。这鼓铛碎了,二柱就学在那墨河集上看的大戏中的人物.拿根秫秫秸做大刀,做枪,嘴里“咿咿呀呀”,舞舞扎扎的。

  这令我很是羡慕。就在好不容易盼来的这年大年后墨河集日这天.我已忘记了是怎样哼哼叽叽央求爹娘,才得以跟姐姐第一次去赶这大集的。这之前,我还从没去赶过墨河集。

  要赶这墨河大集,就得过墨河。

  我们兔崖村.在墨河西岸山沟的半面山坡上,到那河边,有三里多路。再过河,到那河东岸的墨河庄,有五里路。

  那墨河,是条季节河,河上有座石桥。冬春水小,人们就可从那石桥上过河。可到夏天秋天,下雨多.河里的水涨了,时常是漫过了那石桥。墨河庄的人,紧靠那河岸边的人,熟悉那桥,还可从那石桥上,摸索着过来过去。可别村的人,胆小的人,怕把不准那水下桥的走向,一步迈不着,栽到河里。桥下水急,那可就有危险了。这时想过河,人们大都是从河下游,一处河滩宽阔处,水浅处,脱了衣裳,慢慢下水过河。虽是宽阔处,水大时,那水能漫到人腰呢。

  我自然是高高兴兴.满怀欣喜地去赶这墨河大集,盼望着姐姐给我买“鼓铛”,盼望能看到那大戏,一路上蹦蹦跳跳。

  到了那墨河边上,看那石桥上,已是人来人往。那石桥不宽,正好一来一去的人错身而过。姐姐抓着我的小手,领我走上那青石铺面的桥。我不由有点害怕,两眼不眨地盯着桥下,桥下是哗哗流淌的清清河水。看着看着,到那桥的中间时,我忽然看到,那桥下的河水,是“哗哗”响着,不是由南向北向桥的下方流去,而是“哗哗”响着,由北向南,向桥的上方,急速流去,那河两岸的树,山,是在倒退着向桥下移去。我吓得“哇哇”大哭起来,两手紧紧抓住姐姐的胳膊,使劲往后拉着,一步不敢走了。姐姐不知所措,只急着问我是“咋着了,咋着了”,一边问还一边拉我往前走。我一边哭,一边使劲往后拉她,还一边再看那河,看那河水是更急地向上流去,哭声就更大。姐姐拉不动我,也急了,急得眼泪也出来了,声也成了哭腔。这时,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才对姐姐说:“这孩子是晕河了,你抱起他来,别叫他看那河水。”姐姐赶忙抱起我,把我的头按到她的怀里,紧抢几步,过了那桥。

  过了桥,站在河滩上,姐姐将我放下,我再去看那河水,又成了好好的往下淌了,那树啊山的,也不是向下退去了,自然也就不怕不哭了。可姐姐的衣裳,是过年才穿的新衣裳,却叫我的眼泪鼻涕弄脏了,姐姐生气地对我说:“我再也不带你来赶集了!”

  这就是墨河留给我的最早记忆:河水向上流。

  2

  在娘的心中,这墨河,却要复杂得多。

  姥爷家在河东的一条深山峪中,一个不大的村子。姥爷家是那村的富裕户,那是姥爷家奋斗了近百年,经过三代人才实现的梦想。成了小财主,到姥爷这辈仍不敢松懈,姥爷仍省吃俭用,想着能买下更多的地,成个大掌柜的。我爷爷家那时,在河西岸的这个小村里,属中等的户,自己有二亩地,收的粮仅够全家一年的口粮。但爷爷的爷爷在那二亩地边种有两棵梨树.到爷爷这辈正好长成大树下梨最多的时候。每年秋天,那挂满枝头的梨要下树了,爷爷就会赶着家里养的毛驴,驮那梨到墨河集上卖。卖的钱攒了几年,本想买地,爷爷的梦想,也是成为村里的小财主。可没注意间,我父亲已经成人了,给儿娶媳妇,在爷爷心中,成了比买地重要的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晕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