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香格里拉吃饭


□ 邓一光

他看了一眼腕上的劳力士,6点28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对方会不会准时,他有点儿怀疑。不是每个勇敢的人都懂得社交规则,比如在约定时间的前两三分钟到场什么的,就算懂了,也不一定会遵守。那个勇敢的家伙,他在到处找工作,眼角布满血丝,干皲的嘴唇起了泡;这样的人,大多敌视社会,就像不得宠而仇恨后母的孩子,他们才不会遵守他妈的什么规则呢。
至于他自己,他会在关键的时候眼不眨手不软的出击,直到对手耗尽最后一滴血,被他从容地杀掉。更多的时候,他是一个有修养的绅士,签字用老式派克,读桔红色纸张的《经济观察报》和进口铜版纸的《财富周刊》,按时服用供应商送上门来的安利系列产品,绝对不在公共场所叫应召女。而且他很坦率,比如,要是他不能确定那辆肇事的公用奥迪车一定会撞上那辆横过马路的三枪牌跑车,而骑在那辆昂贵的极品跑车上的少年正是自己的儿子的话,他绝对不会从人行道上奔过去,阻止一场车祸。
他这样的人,即使对家里的四川籍女佣,也会诺守时间。这和是不是勇敢无关。就像洗澡,有的人在大街上淋着,有的人喜欢泡在澡盆子里,有的人要去深山的温泉,而且是在秋天叶落的季节里。这么说,不是他这个人忘恩负义。人家救了他的儿子,他怎么会不领情?他真的感激不尽,所以才拿出—大笔赏金。
“我不能接受这么大—笔钱,真的不能。”对方说。
“为什么?你该接受。”他真诚地说。
“我一直在找工作。你知道,工作很不好找。这个嘛,好像是不义之财。”
“是吗?”
“我这么说,有点儿不礼貌,你不会见怪吧?”
“哪里,也许你是对的。可是我总得有所表示吧?”
“要不,我吃你一顿饭?”对方眼睛一亮,好像是突然见到了大白鲨。
“什么?”他没明白,看对方。
“随便说说,不行就算了。”
“哦,不。那就这么说定了。”
“实在不好意思。你不会觉得我是死缠着你吧?”
“看你说的。”
他没有想到对方那么羞涩,倒好像对方不是—个勇敢的男人。但这有什么呢,他答应在武汉最好的酒店,香格里拉的中餐厅,请对方吃一顿饭。他有很大的产业,钱多得自己都数不清,时装模特—样英俊美丽的职工几百号,儿子却只有—个。儿子比香格里拉珍贵。事实上,每一个人都有无奈的地方,这—点,他从来就不掩饰,当然也不会取笑对方。
“怎么还不来?”她朝门口看了看,一脸好奇,光洁的裸肘撑在台桌上,用搅拌棒搅动杯子里的冰块,玩着红茶。
他也朝门口看了看。红衫红帽的侍应生弯了腰让进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不是那个人。他没曾想让她来的。她—定要来,说是想看看舍己救人的英雄。
“他长得什么样儿?”
他也说不出来。“好像,没有什么特点。一个有点儿潦倒的中年男人吧。”他想了想,还真是的,那个人,真的没有什么特点。现在能说出谁有什么特点很困难,科技时代嘛。......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