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两篇


□ 张 萍


坐车

父亲好不容易进一次城,我陪他看过高楼大厦后,又打的去一处风景区玩。下车时,父亲看见我给了司机二十块钱,就说:“坐一阵车怎么要这么多钱?”我说:“不多,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父亲嘟哝说:“还不多?二十块钱要卖四十个鸡蛋了。”
下车后,我就去买票,父亲问:“又要多少钱?”那票是一百块钱一张的,我怕父亲心疼,就说:“每人五十元。”父亲还是惊叫起来:“两担稻谷又飞了!”我说:“票都买好了,进去吧。”
从风景区出来后,父亲无论如何不肯坐车了,他要我和他走路回家。从风景区回家最少有十公里,走路回家不但累死,还会被人嘲笑。我还是叫了一辆的士。父亲见我不听他的话,就生气地自己走了。我问司机要多少钱,司机说最少要二十五元。我预先付钱给司机说:“等一会见到我父亲,你就说只要两块五毛钱。”司机问我为什么要骗父亲,我说:“我父亲刚从乡下来,他心疼钱,已经很生气了,死活不肯坐车。”司机愣了一下才说:“好吧。”
我坐上车子,一会儿就赶上了父亲,司机把车停在父亲身边。我叫父亲上车,父亲却要我下车。司机说:“大叔,您快上来吧。我是顺路捎你们回去,只收两块五毛钱。”父亲这才上了车,一个劲地谢司机。
司机一路跟父亲说话,把我们送到家门口时,还亲自给父亲打开车门。等父亲下了车,进了家后,司机又把我叫回到车边,将那二十五元钱还给我说:“这钱,你拿去买一瓶酒给大叔喝吧。”我莫名其妙地问:“你为什么不要钱?”司机说:“因为你的父亲太像我的父亲了。我父亲进城后,也是心疼钱,不肯坐车。”我问:“你父亲还好吧?”司机说:“他走路回家时,被车撞死了。”
司机眼里涌满了泪水,他默默地开车走了。那二十五元钱,我至今还保存着。

灭鼠

我们家老鼠很多,而且非常猖狂,它们昼伏夜出,偷吃谷子,咬破衣服,还咬死小鸡小鸭。吃饱喝足后,大大小小的老鼠就楼上楼下乱窜乱叫,吵得我们无法入睡。我发誓要把老鼠消灭掉。
我先买猫回来养,可一连买了几只猫,都是不抓老鼠的。我一气之下,就把猫卖掉,买回鼠药。我把鼠药拌在谷子里,撒在墙根让老鼠吃。老鼠是毒死了几只,可鸡鸭也死了不少,我赶紧把墙根的谷子扫干净。
老鼠们继续把我的家当作它们的天堂,我一筹莫展。
有一天,哥哥从城里回来,被老鼠搅得睡不着觉。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用铁丝做了一个笼子。我问他做笼子干什么,他说:“灭鼠。”
晚上,哥哥在铁笼里垫上一块板,板上撒了很多谷子,然后连笼带谷子放在屋子中间。我问笼子里的谷子是有毒的吗,哥哥说:“不是。”我说:“那你这不是喂老鼠吗?怎么能灭鼠呢?”哥哥笑一笑说:“明天你就知道了。”他还反复叮嘱我,晚上千万不能起来惊动老鼠,别坏了他的灭鼠计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