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发展规律的普遍性和各民族发展道路的特殊性


□ 刘 奔 任 洁

  [关键词]历史规律;各民族的发展道路;世界历史
  [摘要]马克思揭示的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具有普遍的意义;各民族的发展都不可能违背这种普遍规律。但是,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的实现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唯物史观不是超历史的“一般历史哲学”,不是客观唯心主义的宿命论和预成论,不是主观唯心主义的唯意志论,不是可以到处生搬硬套的僵死公式。历史规律不是先于或外在于活生生的人的实践活动的神秘之物,而是在人的历史实践活动中形成的本质的、稳定的联系;由于在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时代各民族之间的相互作用,造成了作为历史主体的人的能动选择的广阔空间,各民族的发展道路呈现出多姿多彩的形式,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并不等同于各民族的特殊发展道路。
  [中图分类号] B0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257-2826(2007)03-0005-06
  [收稿日期]2006-12-20
  [作者简介]刘奔(1942—2007),日本长野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唯物史观、价值论和文化问题;任洁(1977—),山东临清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历史唯物主义和文化哲学。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一生中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而历史规律学说又是唯物史观的核心内容,正是由于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才揭开了覆盖在社会有机体之上的神秘帷幕,提供给人们看待历史发展的崭新科学的历史观。关于历史规律,学界似乎已经阐述很多,然而长期以来却有这样一个理论误区,即认为后人(如斯大林)总结的人类社会发展“五阶段说”是各民族必然要经历的历史发展阶段,将历史规律与其实现方式等同起来,将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和各民族的发展道路混为一谈。这是一种简单化、公式化的思维方式,结果对各民族的发展战略的选择造成了不良影响。鉴于此,本文试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普遍性和各民族发展道路的特殊性作一分析,希望对澄清理论、指导实践有所裨益。
  
  一、历史规律的普遍性及其在思维上的理论抽象性
  
  对于马克思发现的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恩格斯有明确的总结,历史规律就是社会发展的规律,即“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1](P776)在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对历史发展规律作了更精确、完整的表述:“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教学与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教学与研究 Tags:人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