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深处(组诗)


□ 詹福瑞

  第二场雪

又是一场雪立春后的雪

这一次是下在了白昼

不见云团天灰蒙蒙的暗

不知何时落下了第一朵雪花

很细很小似阳光中的蚊蠓

在空中作飞舞状

飘然降落却又突然翻转

作抛物状上扬就消失了

似乎有许多的犹豫和害羞

而此时 街道悄然白了屋顶白了

浅浅的一层似轻纱初蒙

但瞬间雪突然密集起来

路上车灯打开射出一道道光柱

雪花如一团团赴火的灯蛾

这时的我漫不经心地走在雪中

踩过去一行直直的脚印

再看被雪漫不经心地涂掉

似乎一切都未发生都不曾存在

我漫不经心地想起了黑龙江

想起了一场冬天的大雪

漫不经心地想起了一个人

换姐我老叔的女儿

那是东北常见的鹅毛大雪

那是在一次下雪的路上

雪打得人睁不开眼睛

咫尺之间就不见了姐姐的身影

而且一下子就隐去了数十年

但她的声音却穿透了大雪

穿透了漫长的岁月 传到了现在

漫不经心地响起来

弟弟弟弟你在哪儿

  母亲

关于母亲中年的回忆

总在鹅卵石砌成的街上

穿着洗得雪白的缅襟汗衫

她走过时,街道就亮了

有人叫她嫂子

有人叫她老婶

一路有着那么多的说笑

小脚歪歪斜斜地走来

却永远不会倒的样子

母亲迷上打牌

是在父亲去世之后

但是我从来没见过

每次回家母亲

总是在村头张望

然后就守着我再也不出门

母亲的老是从耳朵开始的

一年她在电话里老打岔

无奈交给了哥哥

那时我忽然觉得妈老了

再后来只好靠耳语说话

却也准确无误

才知道母亲和儿子

是用心灵说话

母亲的眼睛却好

前年还给我纫针钉扣子

去世时眼睛还睁着

姐姐说那是在等我回去

母亲的晚年似乎永远是在炕上

永远的叼着烟袋,拨着火盆

一天也不说一句话

想着什么或什么也没想

去年春节回家前

母亲已经卧床不起了

哥哥说老三明天回家过年

母亲挣扎着穿起衣服

腿僵直,打不起弯

屋里没人时母亲突然拉住我的手说

三儿,我年岁太大了

不想再活着拖累你们

我死了,你不要回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