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深处(组诗)


□ 詹福瑞

  第二场雪

又是一场雪立春后的雪

这一次是下在了白昼

不见云团天灰蒙蒙的暗

不知何时落下了第一朵雪花

很细很小似阳光中的蚊蠓

在空中作飞舞状

飘然降落却又突然翻转

作抛物状上扬就消失了

似乎有许多的犹豫和害羞

而此时 街道悄然白了屋顶白了

浅浅的一层似轻纱初蒙

但瞬间雪突然密集起来

路上车灯打开射出一道道光柱

雪花如一团团赴火的灯蛾

这时的我漫不经心地走在雪中

踩过去一行直直的脚印

再看被雪漫不经心地涂掉

似乎一切都未发生都不曾存在

我漫不经心地想起了黑龙江

想起了一场冬天的大雪

漫不经心地想起了一个人

换姐我老叔的女儿

那是东北常见的鹅毛大雪

那是在一次下雪的路上

雪打得人睁不开眼睛

咫尺之间就不见了姐姐的身影

而且一下子就隐去了数十年

但她的声音却穿透了大雪

穿透了漫长的岁月 传到了现在

漫不经心地响起来

弟弟弟弟你在哪儿

  母亲

关于母亲中年的回忆

总在鹅卵石砌成的街上

穿着洗得雪白的缅襟汗衫

她走过时,街道就亮了

有人叫她嫂子

有人叫她老婶

一路有着那么多的说笑

小脚歪歪斜斜地走来

却永远不会倒的样子

母亲迷上打牌

是在父亲去世之后

但是我从来没见过

每次回家母亲

总是在村头张望

然后就守着我再也不出门

母亲的老是从耳朵开始的

一年她在电话里老打岔

无奈交给了哥哥

那时我忽然觉得妈老了

再后来只好靠耳语说话

却也准确无误

才知道母亲和儿子

是用心灵说话

母亲的眼睛却好

前年还给我纫针钉扣子

去世时眼睛还睁着

姐姐说那是在等我回去

母亲的晚年似乎永远是在炕上

永远的叼着烟袋,拨着火盆

一天也不说一句话

想着什么或什么也没想

去年春节回家前

母亲已经卧床不起了

哥哥说老三明天回家过年

母亲挣扎着穿起衣服

腿僵直,打不起弯

屋里没人时母亲突然拉住我的手说

三儿,我年岁太大了

不想再活着拖累你们

我死了,你不要回来

路远,工作忙,家有他们呢

这成了母亲的遗言

母亲是在早晨去世的

谁也没惊动

就那么悄悄地走了

  村庄

在两山之间的平地上

挖一眼井就有了村庄

有了村庄的文明

在村头栽上一棵松树

就有了村子的历史

在树边走过去两行脚印

就有了曲曲折折的故事

多少年后有许多人离开了庄园

却永远也走不出那口井

它就荡漾在人们的心里

流进了游子血液的源头

还有那棵松树离别日久了

不知还是否郁郁葱葱

可那片绿萌早就成了我们的毛发

我们就是它的一枚叶子

我是第一个离开村子的孩子

却永远也不会走出那片土地

我的脚印深深嵌在石头上

成为故事中的一个文字

  失去的陶渊明

应该是命中注定的一次相遇

在四十年前高中的语文课本上

我躺在南山仰望着蓝天

白云像我的心情一样静谧宁定

村庄如海岛漂浮而去远远地

遗下了悠然的狗吠和鸡鸣

那时你的诗在繁简字转换之间

带着桃花源老屋中的烟火味儿

翩然而至先是撞了一下我的心跳

尔后似清风平展在土地上

把我从山坡间轻轻地吹起

不知哪片云带来的一滴雨

我眼睛湿润如雾心如秋水

那_二刻天地澄明高远

我似影子一般缥缈孤独

我似乎找到了灵魂

如同神示未来的一切

但是你又在晨露微唏的禾苗间

嘲笑般看着我弹着无弦琴

在似睁非睁的眼神中

看一个少年从干涸的河床头

带着文章走向遥远的都市

我不断地阅读那来自东晋乡间的文字

向学生一次次讲授大化自然的纵浪

可我再也回不到四十年前

找不到山坡上那一次相遇

如同身体寻找影子影子寻找心灵

今期在家中我不是打开而是关上电视

拒绝屏幕如同拒绝宇宙嗜物的黑洞

在门口不是拧亮而是关黑电灯

感受来自夜空星星的微光

我甚至又回到了四十年前的山间

回到老屋点上摇曳的豆油灯

屋中蓄满了草棵子与新酿的酒味儿

但我还是没有找到你和你的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岁月深处(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