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矛盾心曲的吟唱


□ 廖健春

  海子——中国当代诗坛上的沉重的话题、浸血的忆念。可能他不是面对现实、承受挤压的勇者,但他却敢于为已失落的诗意境界付出生命的代价;可能他不是留芳千古的诗人,但他创作的诗歌《祖国——或以梦为马》却能够一次又一次震撼我平静的心田。我仿佛听到诗人在吟唱激昂、庄严的矛盾心曲,仿佛看到诗人坦然迈向永恒的火红太阳。
  
  一、现实世俗与精神家园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元的社会走向多元的社会,从平均主义的社会走向分配差别的社会,从官本位的社会走向市场化的社会,从身份的社会走向契约的社会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出现的富有创新观念的,交织着欢乐与愤懑、昂扬与沉郁、豪放与悲愁思想感情的,关注国家、社会和人性的,表达真情实感的朦胧诗,轰轰烈烈了几年便成了过眼云烟,变为苍凉记忆。
  在崭新的社会环境中,纷纷繁繁的社会现实影响着诗人的创作,形形色色的社会生活浸透着诗人的心灵。有许多年轻诗人打着世俗化的旗号,写本能需求,写个人欲望,写浅俗的生存状态;反对优良传统;漠视生命意义。于是,高雅的诗歌创作销声匿迹,高雅的诗歌命运遭遇祭坛!
  拥有奇特般的创造力、敏锐的感受力的海子,在令人眼花缭乱、物欲横流的天地间,仍旧保持一颗圣洁的心,仍旧怀有一股激荡的情,仍旧维护一座精神家园。他在诗坛的寒风冷雨中,倾诉心声:“我要做远方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表明自己决不同流合污的心迹,显示自己洁雅、宁静的心性;他在诗歌的萧瑟零落的境遇里飘荡着孤寂的身影,痛感自己“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显然,“烈士”象征的崇高与“小丑”象征的卑劣左右着他、困惑着他。他身陷泥泞,渴望超越,超越世俗的缠绕,超越时空的界限!
  
  二、时代浪潮与无奈坚守
  中国社会的历史流变是一切文化转变的根本依据。人们从没有个人欲念、没有个人索求、没有个人享受的“禁欲”氛围中解脱出来,仓促而又惊喜地陷入急剧变化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剥离了崇高的灵魂游荡在五光十色的暗夜,大胆追逐感官的刺激、追逐物质的享受、追逐新奇的意念。
  在文化领域,权力的话语已逐渐消解,主流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大众文化异军突起,迅猛发展的势头冲刷着诗歌创作者的心灵。边缘诗歌话语在新生代、第三代诗歌派别的年轻诗人的创作中无所顾忌地大量呈现。他们消歇英雄本色,他们破坏偶像而崇拜自我,他们反对真善美,他们彰显个性主义立场。
  在诗歌不断虚无的语境中,在诗歌快速浅薄戏谑的文字里,海子极力挣扎,费劲逃脱。他逃到远离尘嚣摇摇欲坠的纯诗之巅,向冷落、边缘的诗界呐喊:“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诗言志。海子的志是决不放弃高雅诗歌创作之志,是永远留存高雅诗歌在心间之志,是甘愿以生命为代价也要拯救高雅诗歌之志。然而,他无奈坚守着,坚守创作动人心魄的诗歌,坚守创作激人情感的诗歌,坚守创作引发哲理思考的诗歌,哪怕粉身碎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