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祁连山下的女红军


□ 楸立

  我从小在祁连山下长大,祁连山充满着我童年的渴望和梦想。那时候,我经常缠着奶奶给我讲故事,奶奶的故事数不清。每到了夜晚,我就躺在她的怀里,她总是把我带入另一个缤纷的天地。

  一些故事大多因记忆和时间的久远而模糊忘却。而那晚奶奶给我讲的故事我却记忆如新。

  那个静静的夜里,昏黄的煤油灯下,奶奶思忖了许久。

  红军时期她是名女团长,后来一次战斗中她的部队被打散了,她和十几个女战士被敌人包围在祁连山上,子弹也打光了,石头也扔干净了。

  敌人向她们喊,缴枪吧!你们是女人我们可以不杀你们,只要你们投降。

  女团长对姐妹们说,我们誓死也不会做俘虏。女战士们视死如归,纷纷跳下了万丈悬崖。山谷里回荡着嘹亮的口号声,红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最后剩下了她自己,当她昂着头走到悬崖边时,忽然感到腹中疼痛,她才清楚自己怀孕了。她强撑着坐了下来,腹中的孩子使她没有跳下去。

  她被俘虏了,在战俘营里她只字不说,敌人用尽酷刑折磨她虐待她,她在战俘营煎熬两个月,敌人见她实在没有价值,就将她拉到集市上当做牲口卖掉。一个国民党哑巴兵用几个银圆把她买回家。哑巴是个当地人,在军队里管背死人和做饭,没有打过一枪。哑巴将她带到了戈壁滩下一个又荒凉又贫瘠的村子。在这个小村子里,没有人清楚她的来历。没有人知道她曾经是个女红军。哑巴很老实,白天出去放羊,晚上回来吃完饭,然后老老实实地就回另一间的屋子睡觉。

  半年后她分娩了,是个男孩。她抱着呱呱坠地的孩子痛哭失声,她知道这是红军的血脉啊!

  孩子渐渐长大了,她让孩子喊哑巴大,哑巴欢喜得不得了。哑巴比划着手势对她说,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她用树枝在地上写,祁连!

  十几年后全国解放了。她想去找党找部队,动过走的心思。哑巴害怕她带祁连走,成天心事重重地蹲在门口守着。

  她和哑巴打着手势,哑巴似懂非懂地摇着头,死死搂紧祁连,嘴里发出嘶哑的叫声。女红军知道哑巴舍不得他们,看着哑巴的表情。女人放弃了念头,她留了下来。这样一年年的,她的头发都白了,祁连已经和哑巴处得也分不开了。

  那祁连的父亲到底是谁呢?我插言。

  奶奶说,看你小丫头,再多嘴,奶奶可不说了。

  我赶紧闭上了小嘴,支棱起耳朵等着奶奶的下文。

  闹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一群戴红袖标的人来到院子里,说是要将当过兵的哑巴拉走去批斗。

  哑巴吓得躲在屋里。这时她走出屋子挡在前面,对那些红卫兵说。你不能带他走,他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我可以证明。

  造反派当然不信她的话,纷纷质问她。她手里拿着半张报纸,指着报纸上的一个名字说,这个人曾经是我的兵,他可以为我证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