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途


□ 方 晓

  1
  
  李贺被我哄走不到半小时,他母亲就来了电话,这个昔日的上级言语之间依然毫不客气,大声斥问我怎么如此无情无义见死不救,即使不念及与李贺的儿时情谊,也该看在她当初对我知遇之恩的份上施以援手。她列举了许多我已经印象模糊的事例,但我不为所动,只想寻找机会插话告诉她我离开局里出来干律师的真正原因。李贺母亲没完没了地诘问着,后来竟嘤嘤呜呜地哭泣起来,说自己命苦,老头死得早,儿子又这般不争气。方晓你不知道,她说,你不知道我家里现在坐了多少人,都面露凶光,有的还手握匕首钢管,他们想干吗,想对我老太婆动粗吗?我说不会。李贺母亲又说,方晓,你是李贺最后一个朋友了,你不帮忙他这次真死定了,你就看在我们两家世代交好,看在我死去老头的份上救他一命吧。我求你了,方晓,我给你跪下了。那边真传来扑通一声。我忙不迭地把听筒拿远点,朝着话筒吼,老领导你先起来。我心里在想,为什么她知道我是李贺最后一个朋友这种说法。但那边又传来,方晓你不答应,我就常跪不起。我好像只能答应了。半小时后,李贺又来我家拿走了十万块钱。他板着脸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
  如果我当时回想起一个事实,这次就不会遭骗了。1991年,我和李贺还是同一个局里的同事时,他曾模仿局长的笔迹给我留了一张字条,安排我到山东的一个莫须有的小镇上接一个莫须有的人。当我在那里转悠几天一无所获满心不安地回来时,局里早已炸开锅。那还是一个手机尚未流行的年代,一个国家干部的突然失踪给肥城带来了极大的惶恐。但我质问李贺时,他却好像早已把这事忘了。
  李贺从我这里借钱后,我思量再三,赶到他母亲的住所。李贺母亲矢口否认曾经打过电话,并对我描绘的通话情形嗤之以鼻,表示她即使立刻从三楼跳下去也不会干这种颜面扫尽的蠢事。她还嘲笑我活该,她都不再资助李贺分毫,而我却不经任何求证就轻易把十万借给了一个赌鬼。我顿时冷汗直下,又立即找到李贺。他先是习惯性地狡辩几句,随即是他模仿他母亲的声音,说完一脸无辜任我宰割的样子,他知道我不可能把他怎么样,我不可能像那些催债的人一样扬言要下他一条胳膊或大腿,那阵子,他确实被人四处围追堵截。
  为这十万块钱,我的家庭几乎要妻离子散。事隔多年,我妻子仍然耿耿于怀,不放过一次攻讦我的机会。因为这十万块钱,使她又在租来的老房子里多住了两年。从这次事件以后,我就发誓不再理睬李贺。偶尔在街上,在一些人莫名其妙聚集的饭局上,我从未主动与李贺说过话。2005年冬天,李贺从北京回来,手里拿着一张传票来找我咨询法律问题,她妻子叶玲终于下定决心起诉离婚。我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并劝他放叶玲一马,毁了人家十几年青春,但不能毁人家一辈子。我还肆无忌惮地说了许多攻击他的话,我十分愿意与他不欢而散,然后告诉他那十万块我根本不打算要了,送给他买个上好的墓地好了。
  对李贺而言,再恶毒的语言都不过分。我还想直接告诉他,我从事律师职业十几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坏人,但这些人里数他最坏。如果他还想跟我辩解,我更要直接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不是那些杀人放火强奸的刑事犯,而是他这种专门欺骗坑害朋友的人,他没放过一个朋友,一个不留。所有的坏蛋都还有朋友,而他一个没有。但这次李贺一反常态,并没有与我相互攻击,他只是热衷于与我探讨如果离婚那赎回一半的房产他能分到多少,那些尚未偿还的巨额债务是否还必须他独自承担,还有,如果他不想抚养女儿是否有借口不承担每月的抚养费。我突然觉得,对这样的人再精妙的讽刺与挖苦都是浪费口舌。我索性一语不发,静静地看他一个人在那里自我设问自我辩驳。但李贺总有办法让我开口,漫长的几个小时过去,李贺又可以不花一分律师费就从我这里得到所有的答案。他自己得出结论,无论如何,不能离婚。
  
  2
  
  李贺有骗人的天赋。被他骗得最惨的人除掉叶玲,仍然不是我。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趁经济复苏时期,毅然辞去公职下海,用买断工龄的几万块钱起家,几年后就办起了在肥城颇有影响的机械工程公司。他无疑有胆识而且聪明,但这些在李贺面前不堪一击。李贺带着两份伪造的合同找到他,一份销售药材的,一份购买药材的,中间的差价是二十多万。李贺不需要说什么,这个朋友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巨额利润,在得到李贺钱一到账就七三分成的承诺后,就拿出四十万全权委托李贺去操作。钱当然永远也不可能到账。待这个朋友感觉事情不妙找到李贺时,后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诉状和伪造的法院传票,咒骂对方不守信用一直拖欠货款自己正在起诉他。再后来的借口,就是法院一直执行不了。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果说这个朋友损失的只是金钱,那有人因李贺丢掉的却是宝贵的青春。有一个同事刚闹完离婚就接到李贺的电话,其时李贺已被开除出局只身前往上海闯荡。在适当表示悲痛之后李贺说,他所在的研究所正在招聘一位主任,需要行政干部出身,他各方面条件都合适,况且有自己引荐应该不会存在任何障碍。月工资是两万,而且办理上海户口。这些对一个公务员的诱惑都是巨大的,而且刚从伤感中出来,他也想尽快离开肥城这个“是非之地”。李贺说给他寄机票并订了最好的酒店就等他大驾光临实地考察。这人没经住诱惑,就乘机前往上海,懵懵懂懂直入传销中心。一年后东窗事发被捕,判刑两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