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秘的绿岛


□ 何自立

绿岛,是一支小夜曲幻化出的天堂
绿岛,也曾是囚禁生命的地狱
蕞尔小岛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中,是否还有永葆原色的未来?

“天堂”绿岛

从台东县机场登上只能承载17名乘客的小飞机,约十多分钟就到达绿岛机场。11月是绿岛的旅游淡季,机上的乘客除了我们两名大陆记者和一名台湾同行,从其他人的脸上那毫无兴奋的表情判断,可知全都是常来长往的绿岛居民。
刚下过一阵暴雨的绿岛,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海水味道。浅灰色的天空、远处高耸的白色灯塔与碧绿的坡地在视野里组成了一幅静谧的画卷。同机的乘客都匆匆离去,只有我们被远处那座灯塔所吸引,这座美国人修建的灯塔早已成了绿岛的标志,自然也成为第一次登陆绿岛的人们以此为拍照留念的背景了。
出机场,穿过马路径直来到绿岛上的游客中心,工作人员首先引领我们到沙盘模型前,讲述绿岛的故事:由海底火山喷发后所形成的绿岛位于台湾省台东市以东约33公里的太平洋上,面积仅16.2平方公里,人口约3300人。绿岛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史书曾记载:“岛上景色如绘,林木茂盛……”然而历经千百年人类的砍伐、开荒和自然灾害等,使多山的绿岛上地表植被渐渐消失。每到冬春季节,强烈的西北风将海面上的波浪刮起,变成小雨滴降落在岛上,使草木受盐分侵袭而干枯。从台东远望,整座岛像是发生过火灾,烧得寸草不留似的,于是绿岛又有了“火烧岛”的名称。然而,我们在一盘录象资料中得知“火烧岛”的另一个浪漫的传说。相传百余年前,渔船在薄暮归航时,远望这座被夕阳染红的岛屿,犹如被熊熊火焰围绕,好像一幅野火烧岛的景象,因此“火烧岛”名字不胫而走。
在台湾结束“日据”时代之后,有关方面认为“火烧岛”名称不够雅,并在岛上开展了保林和造林活动,栽种了大量的木麻黄,刻意绿化全岛,“火烧岛”也因此改名为“绿岛”。
就像我们是奔着那支流传甚广的《绿岛小夜曲》中的船、月夜、姑娘、歌声、微风、椰子树而登临绿岛一样,我们更相信火烧岛的浪漫传说,尽管是细雨绵绵的冬日,却满目葱郁,绿得处处充满春天的气息。
我们的向导陈先生介绍说,感受绿岛一般都乘机车(台湾人称摩托车为机车)环岛观看,来这里考察、旅游的人多半喜欢骑机车,可我们不会骑,也没有驾驶执照,只好乘车了。
沿着约20公里长的环岛公路走走停停,珍稀的台东漆树、围地防风的莲叶桐、防浪固岸的水芜花(又称海梅)以及沙岸、礁岩和崖壁上的沙岩植物,让我们眼花缭乱,仿佛走进了植物园。
沙滩上的马鞍藤,编织出浅绿色的地毯,长穗木满坡遍野,盛开着紫色碎花;莲叶桐枝繁叶茂,掩隐着岛民的家园……大自然的神工巧手,将这大海上的小岛,装扮得青春俏丽,无怪乎有人把游览绿岛称作是赶赴“绿色的飨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