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决策研究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地方粮食储备机制的思考与建议


□ 许永明

  地方储备粮是相对于中央储备粮而言的,它指的是省及以下市、县地方政府为防范区域粮食风险而储备的粮食。浙江省建立地方粮食储备制度已有十多年历史,2001年率先实行粮食购销市场化后,作为全国第二缺粮大省,政府更加重视地方粮食储备。通过几年努力,规模几度扩大,区域粮食安全得到大幅提升。
  
   一、运作机制突破以县为独立单元的界限
  
  以县(市)为独立单元的粮食储备机制不是一条最优化的路子。县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行政单位。封建社会时期,每个县都有一定的粮食储存在“仓廪”中以备急需。在当时生产力水平不高,交通运输、信息传递等都极其落后的条件下,“以县为界”就地解决困难相对可行和经济,是一种行之有效而又无可奈何的选择。新中国成立后,粮食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内一直是一种短缺的特殊商品,按照行政区划、以县为单位统计人口、计算需求、实施分配、维持平衡,不失为一种便利的管理办法。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根本上扭转了粮食供不应求的困境,使全面放开粮食变得可能,实现了粮食购销的市场化。市场化条件下,经济运行不可能再按照行政区划来加以限定,粮食贸易必然要走大流通、大市场之路,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更大范围内实行资源的流通和配置。粮食实行行政首长负责制,地方储备粮的运作机制,却可以突破以县为独立单元的界限。
  
  二、以县为单位的地方储备粮机制的弊端
  
  姑且不说以县为单位的地方储备粮机制带有太多的计划经济的色彩,与市场化进程不相一致,只要对其运行模式稍加考察,就会发现一些明显的不足和弊端:
  一是调控能力弱。2003年4月,绍兴曾出现因“非典”引发的粮食抢购风波。粮店销量急剧上升,全市三家粮食批发市场2000多吨粮食两天内被抢购一空,粮食供应一度告急,绍兴市区个别粮店甚至发生断档脱销现象。危机出现后,粮食部门想从下辖邻县(市)调成品粮以消弭市区危机,但当时各县自危,谁也不肯把大米调出,通融的范围小到了极限。一个地区之内的调控尚且如此,就遑论跨越更大行政区划的调度了。
  二是成本高费用大。浙江全省共有几十个成建制县(市、区),与此相对应的以保管县(市、区)级储备粮为主要职责的粮食收储公司,也就有几十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几十家公司就是几十家国有独资企业。企业中党、政、工、团,董事会、监事会一个都不能少。截止去年底,全省国有粮食收储公司共有近万名职工,虽然这些职工收入不高,但总量累计,依然不是个小数。
  三是品种结构倚重倚轻。由于以县为单位安排粮食储备,很难在全省范围内来通盘考虑储备品种,使得一些地方的储备粮品种十分单一。有的地区甚至只储备一个早籼稻品种,而没有符合当地居民食用习惯的粮食品种。所以要么不动储备粮,一动就不能考虑居民的口味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粮食决策咨询》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