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完美世界


□ 三叶虫

完美世界
三叶虫

第一章

乔兰兰说:你去接!
曹湘南赖在上面,不愿意动弹,只用眼睛斜着瞟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活像池塘的荷叶上叠在一起的两只青蛙。“找你的。说不定哪个人的一只脚踏进了疯人院。”
我常常想你什么时候躺在我管的病床上?
乔兰兰的下巴搭在两手的虎口之间得意地笑了。
床头柜上的电话铃似乎变得越来越响。曹湘南不情愿地伸出手去抓听筒。
电话里传来的是苏珊气喘吁吁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曹湘南问道。
跑步。
我还以为你在……曹湘南扑哧笑出声来。
曹总?
好啦,说吧!
苏珊向曹湘南报告了秃头陈行长同意今晚六点半出来吃饭的消息。
这就太妙了!
曹湘南挂上电话,从乔兰兰的后背上滑下来。这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乔兰兰的后背光滑得就像丝绸一样。
真扫兴。
不是真心话吧!
乔兰兰翻过身来,用薄棉被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你还要?
不,不!你看人家小姐都起来锻炼了。对了,这位小姐叫什么名字?
苏珊。陈行长塞进来的。
何必说是谁塞进来的呢?漂亮吗?
不怎么样。
算了吧,你心里的那点小猫腻。
要是真的不放心,就去公司看看。
我会去吗?
嘿嘿!
曹湘南已经坐起来,慢慢地从头上套上白色长袖针织紧身内衣。他总是故意使内衣缠绕在脖子和肩膀之间,把健康的肌肤尽量长时间地暴露在乔兰兰的眼前。他心里明白乔兰兰不会注意不到这些。年轻人嘛,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一股奶油的香味。
电话铃又响了,没等他的头从领口处伸出来,乔兰兰就把电话抓到了自己的手中。他暗自好笑,不紧不慢地拉拉内衣的下摆,又把扭曲的长袖拉拉直。乔兰兰捂着听筒,一言不发。曹湘南从床边的沙发上抓过鹅黄色的羊绒衫,慢慢地套在头上。乔兰兰把听筒捂得太紧,他一点都听不见电话里在讲些什么。
乔兰兰放下电话,一骨碌从被窝里坐起来。抽出来搅在棉被中的内衣从头上套上。她胡乱抓起内裤,光着屁股就跳到床下去了。
这与往常不一样,乔兰兰总是在被窝里穿上内衣,双腿蜷曲着蹬上内裤。出现在曹湘南面前的时候关键部位总是被人造织物包裹着。像丝绸一样的肌肤只可以在黑夜中用手去摸,但是从不满足你眼睛的贪婪。今天不同。他又涌起了一阵冲动。
怎么啦?
是莫雁。
昨晚不是还兴高采烈吗?
那时候我就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乔兰兰抱着一大堆衣服跑进了浴室。
真是奇怪的事情。昨天晚上乔兰兰用肩膀夹着电话一面炒菜一边和莫雁唠叨着,直到饭菜全部做好,他们俩面对面地坐在餐桌旁吃饭的时候,那份电话粥也没有煲完。

十二个小时还不到会出什么事情?值得这样大惊小怪吗?曹湘南心里犯着嘀咕。
乔兰兰把浴室的玻璃门拉开一个小口子,在里面叫喊着让他帮着找一件干净的内裤。
出了什么事情?
莫雁被送到医院里去啦!
你那个医院?
乔兰兰一把抓过他递过来的内裤,关上了玻璃门。水蒸气在玻璃门上凝结成一片水珠,弯弯曲曲的从上到下画出了一道道曲线。稀里哗啦的淋浴声掩盖了乔兰兰说话的声音。
一个优秀的精神病医生应该像精神病人那样思维和行动。乔兰兰就是如此。又是莫雁!曹湘南生气地转过身去,恨不得往地上啐一口痰。

第二章

乔兰兰冲进216号病房的时候白大褂的纽扣还没有完全扣好。31床空着,32床上躺着莫雁。这变成了一间单人病房。她明白,小刘医生是个细心的人,总是给自己很多方便。
莫雁闭着眼睛死一样安静地躺在床上。白床单掖到了下巴,脸色几乎和床单一样苍白。她的头发乱糟糟的,上面粘着青草和泥巴。一张没有姓名的床卡挂在床头,在疾病栏上标着急性应急性情感障碍。
你认识她吗?小刘拿着病历夹站在一旁问乔兰兰。
乔兰兰点点头。
她叫什么名字?小刘摘下床卡准备填上病人的姓名。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110打电话过来。她把警官的右手比目鱼肌咬烂了。小刘指着自己手背的虎口。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她?
在注射氯丙嗪之前我听见她呼喊你的名字,所以我估计她可能是您的一个病人……我没有搞错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