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占城奇士录


□ 卢 苇

豆腐刘

八月半起大雾,反常。
日近中午,浓雾方渐渐消散。也就在此时,豆腐刘看见苟翻译——苟结巴,领着两个日本兵,拐过豆腐巷的弯弯角,嗵嗵嗵地朝自己店里走来。
其实,乍起风云,豆腐刘是早就料到了。
豆腐刘坐在店堂正中一把太师椅上,挺挺腰板,用手指掸掸长衫上一丝白发,斜瞟来者,挑挑嘴角,他又想起了惨死在日寇炮弹下的亲人。
大前天,苟结巴已经来过,当时是维持会长陪的。苟进门就大吼大叫,说是就这两三天,山泽太君要品尝豆腐刘的手艺,豆腐刘得立马准备,到时办不了,太君要杀人的。
苟结巴吼完狠话,又低了口气,说,豆、豆腐刘,你要识识识、识抬举,不是我帮你,狗头早、早搬家了。记住,这回你可亮亮真本事,叫他小、小——苟结巴正要说日本两字,突然知道失了口,连忙煞住,吓出一头冷汗。
算了,苟结巴有点丧气,你豆腐刘莫忘记端午节就行了。其余诸事,好自为之。话一说完,拍屁股就走。
端午节那天,苟结巴救了豆腐刘。
五月初四日本兵破了占县城,五月初五全城大搜捕,一大早,豆腐刘被抓去挖战壕,路上碰见陪着鬼子军官巡查的苟结巴,两人都吃了一惊。
苟结巴是豆腐刘的邻居,占城商会会长的小舅子,豆腐刘只知道他出国留学,想不到几年回来竟当了汉奸。
当时,苟结巴弓着腰在小鬼子的耳边说了一气,之后,日本兵就放了豆腐刘。
那天晚上,苟结巴领着三个日本鬼子进了豆腐刘的豆腐店。
店堂正中靠墙一条神案,豆腐刘坐在左首椅子上,昏灯下,神色冷峻,阴沉似铁。
一看豆腐刘怒目相向,兴冲冲的苟结巴一时极其尴尬。
苟结巴讪讪地向鬼子军官鞠一躬,结结巴巴地介绍道,这里就是闻名天下的“一品豆腐堂”,此堂的第一代主厨曾为同、光、宣三代清帝做过菜,“一品豆腐”的制法为刘家祖传,饭店称堂是慈禧太后亲口赐
封的。苟结巴歪歪头,又说,他就是刘家第四代传人“小小豆腐刘”。话音还未落地,苟结巴一个转身,厉声喝道,豆腐刘!还不快,快快来见过,山山山、山泽太君!你他妈找、找死——
不不不,苟,你的修养,太差太差。山泽打断苟的话,又说,刘先生,你们,国宝的,他与你,泰山卵石?嗯?
听到山泽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豆腐刘暗吃一惊。
你看,这条幅写得多好!山泽在店堂中间慢慢挪步,歪着头端详神案壁上悬挂的联语,旁若无人地吟道,“菊花沁酒意非淮南,梁父入室心何来其”,好,妙!白玉上堂,英雄可居。字字精粹,大有王风米趣。
山泽问道,苟先生,你可明白这两句话的意思?
苟结巴卑躬地涎着脸,谄笑道,太君,你是大大的中、中国通,我的,小虫子,嘿嘿,小虫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