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酒“北大荒”


王军

  “这酒,真好!”这是父亲喝完了他常喝的“北大荒”牌烈性白酒后,将酒杯口朝下,透着光线观察之中,看不到再有余滴流下时总爱说的一句话。父亲喜欢酒,逢年过节喝、特别疲乏时喝,招待客人时喝,但量不大,一小杯而已。

  每次看到父亲喝酒,小不点的我,都忍不住好奇地向瓶子里窥探一番,只是对那呛鼻子的味道不能忍受。

  父亲对小女儿的我格外娇宠,而娇宠的方式却另类。他常常在那个时候用筷子蘸一下白酒,再放到我的嘴里,让我舔一舔,看着我因为酒的辛辣闭眼、吐舌头,父亲开怀大笑。后来,有了啤酒的参与,父亲有时特意在酒瓶里给我留那么一点啤酒沫儿,让我过“一饮而尽”的瘾。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我常常因为酒太少,不能“尽兴”,而在啤酒瓶里灌满白开水,继续大喝特喝。童年,拎着一大瓶子水在屋子里东摇西晃,给我的童年时光添了几许快乐。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家的生活相对很清贫,父母的工资加在一起,每月不足一百块钱,要维持老少六口人的生活,经济相当拮据。父亲也能将就,哪怕炒个土豆丝,拌个凉菜,煮个成鸭蛋,同样喝得有滋有味。那时,家里几乎买不起瓶装酒,更甭说名酒了,存下几瓶廉价的酒,有的是亲属送的,不知什么时候还要当作回礼送出去。偶尔母亲也去买“北大荒”瓶装酒,记得商标上天空背景采用蓝色衬托,图中标有“北大荒60度白酒”字样。整体勾画出北大荒转业官兵喜获丰收的景象。父亲家庭出身不好,工作中屡屡受挫,心情沉闷时,喝酒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母亲原本闻酒都会醉,不过,她却不讨厌白酒的味道,仿佛有喜欢白酒香味儿的样子,也许,是喜欢父亲饮酒后解闷又解乏的样子?一家人围桌而坐,父亲拿出酒杯,倒酒便是我的差使。现在回想起故去的父亲那句话,“这酒,真好!”就会记起当时饭桌上的温馨气氛。在老少三代同住一室的小屋子里,还有一缕徐徐萦绕在鼻尖的酒香,那充实与慰藉的感觉,对父亲来说,是最难得的一种幸福。我怀念那有酒的日子,酒,意味着热量,意味着温情。尤其是当父亲把酒杯翻转来,对着透过窗户的冬日阳光,说“这酒,真好!”时,即使那是片刻的安宁,短暂的温馨,也是难能可贵的。尤其一家人在默默无言中,期望着父亲能在困境中支撑下去的眼神,更是让父亲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要倒下去的原动力。悠悠岁月,漫漫时光,北大荒酒的味道就像一曲《春江花月夜》的旋律,一直在我的记忆中回荡。

  我第一次喝北大荒酒,是参加工作后。在那个偏僻的小镇上,我们四个喜欢文学的女孩,青、烨、臻加上我,是最好的朋友,因为都没成家,下班后就聚在一起探讨文学、探讨人生……夕阳西下了,肚子咕咕叫着,只能在小酒馆里坐坐,那时,女孩子聚在一起喝酒,已经是稀罕事儿,哪像现在,女子们进门就大声吆喝:“来瓶北大荒!”、“上扎啤!”人们对此熟视无睹。那时,我们只是文文静静地吃菜,小心翼翼地喝汤。看着一桌子菜,青姐便提议叫酒。于是,服务员就把“北大荒”酒拿上来了。看到北大荒酒的商标,想起了落日余晖下的农家小院,劳作晚归的父亲一小杯酒,一盘菜,自斟自饮,闲然而津津有味……远在异乡的我觉得亲切起来。服务员给我们每个人倒了一小杯,轻轻地啜一口,感觉它既温柔又充满了激情。先是一种辛辣感,然后被微甜的味道盖过。它们先是一层一层地沉淀在下面,很细密,活泼地冲击着身体的每一处感觉,转眼间就弥漫到整个身体,化成暖意融融。这时候,我感到身体变得轻盈,思维变得活跃,感到眼前的一切都变的好轻柔,充斥着一种朦胧的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