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典文学中的意象


□ 宋久生

  意象是对客观物象的合理思维改造,通过意象的组合表达情感与意涵是古典文学中惯用的手法,其意象可以是一种客观存在,也可以是不符合客观逻辑的主观想象。
  章怀太子是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次子,他命运坎坷,曾受命以太子身份监国,又被武则天废为庶人,流放到巴州(今四川巴中),武则天光宅元年(684),被逼令自杀。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犹良可,四摘抱蔓归。”(《黄台瓜词》)为章怀太子在流放地所作,种瓜、摘瓜展现的似乎是自得其乐的农耕农忙景象,像是一幅优美的风景,又像是一首田园牧歌,如果不是作者的悲惨身世,看不出骨肉相残的任何痕迹。诗歌的情感意涵是通过意象之间的深层联想完成的,这种联想是物象与事理之间的深层沟通,这种沟通不是通过推理,不是通过判断,也不是通过论证,而仅仅是通过几个物象的简单组合。
  《黄台瓜词》里种瓜、摘瓜的意象是一种客观物象, 而曹植“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则是诗人情感幻化出来的文学意象,融入了作者强烈的情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与其说是对客观物象的描述,不如说是对残杀同胞兄弟的直接控诉了。曹植《七步诗》对客观物象进行了合理的思维改造。
  文学意象不同于客观物象,物象是客观存在的,而意象或是融合了人类情感与思考的物象,或者是经过思维改造的物象,或是由意识幻化出来的,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充满离奇的色彩,有时甚至充满了荒诞、怪异的色彩。庄子描写鲲鹏其大无比,击水三千里,扶摇直上九万里,“志存天地,不屑雷霆”,气势磅礴,势不可当。这种雄奇壮阔、宏伟浩瀚的意象,是由意识幻化想象出来的,虽无客观可言,却给人一种“海阔从鱼跃、天高任鸟飞”的独特艺术感受。李寄是干宝《搜神记》的少年英雄,其形象充满浓郁的理想与离奇色彩,文中“西北隰中有大蛇,长七八丈,大十余围”、“头大如囷,目如二尺镜”更是怪异,甚至有些荒诞。《搜神记》里的文学意象虽然很多充满了离奇荒诞色彩,但与社会生活存在着密切联系,有时让人感觉真假难辨。
  后来许多文学作品都吸收和借鉴了《庄子》、《搜神记》的浪漫主义传统,作品中使用离奇色彩的文学意象,如:“通灵宝玉”、“金箍咒”也完全是意识幻化的结果。杜十娘的“百宝箱”虽然更接近现实,但其象征意味仍然大于现实意味。至于人物形象,则是另一种文学意象,同样是作家思想与情感的载体,自然也要融入强烈的主观意识,也同样存在意识幻化的倾向。比如:《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介于于人神之间,《聊斋志异》中的婴宁介于人狐之间,甚至像贾宝玉、林黛玉这样强烈现实化的人物形象,其身世也充满了神话与神奇的色彩。
  意象联想是物象之间的深层联系,这种深层联系未必符合逻辑,但又显得合情合理,非逻辑的表达不是企图说服,而是通过形似与神似的深层联系去感染,从而触动灵感与顿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