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军旅小小说四题


□ 王培静

人在旅途

玉珍是被公公、婆婆“逼着”上路的。她坐了半天多汽车到了省城,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个便宜的旅社住下。儿子一个劲地问:“妈妈,咱们什么时候坐火车去?”玉珍说:“明天。”
在西藏当兵的丈夫答应回来过年。临近春节又来信说,因有任务,回不来了。她想丈夫,特别是晚上夜深人静自己独处的时候,多少次她暗自落泪。她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丈夫诉说。躺在简易旅社的床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给丈夫写信说自己下岗了。实际上是她自动辞职了。那一天下班后,厂长把她叫进办公室。她还莫名其妙,我又没有迟到早退,厂长找我干什么?进了二楼厂长办公室,厂长笑眯眯的让她坐,又动手给她倒了一杯茶水。而后坐回自己的老板椅上,点上一根香烟。厂长使劲看了玉珍一眼,玉珍感到心里发毛。厂长说:“听说你爱人在西藏当兵,婆婆又有病。你也知道咱们厂的情况,企业不太景气。但我不会让你下岗。”说着他拉开抽屉,拿出几张钱走过来。“这是厂里救济你的。”玉珍忙说:“我不要救济,真的厂长,谢谢你。”玉珍站了起来。
厂长笑着迎上来:“你不要救济,我要。你一个人守空房,多寂寞,你救济救济我吧……”
玉珍气愤地倒退着。喊道:“你别过来,要不我喊人了。”
厂长一愣的功夫,玉珍夺门而逃。从那以后,玉珍再没有回厂里上班。想到这儿,她已是泪流满面。
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终于到达了西宁。从西宁她们又搭军车到达山下的256兵站。在兵站住了十多天,她们也没能上山。孩子小,又是寒冬腊月,上山怕孩子有危险。
这天,通讯员喊玉珍接电话。
“喂,玉珍,你好吗。我是通过225兵站转227医院给你打的电话。大雪又封山了,我下不去。时间只有三分钟,有话你赶紧说,儿子好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又兴奋又急促。
“成良,我想你,儿子也想你。”玉珍说不下去了。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落下来。
“玉珍,你别哭。我也想你,想儿子。我昨天晚上还做梦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不容易,守空房不说,还为我尽孝道侍候老人。”
玉珍哭得更厉害了。
“珍,你要保重身体。等我转业了,我给你当牛做马还你的情。你要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为你,我会保护好我自己。良,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请你放心。”
电话里传来良的抽泣声。
“良,你别多想了,明天我就带儿子回家,陪爹娘过年。等夏天我再带儿子来看你。娘的病好多了,能下地做饭了。我的小生意做得很红火。每个月都能挣一千多块。我给爹买了个收音机。你儿子聪明着哪,能背十多首古诗了。儿子,快来,给爸爸背首诗。”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
儿子还没背完,电话突然断了。
放下电话,玉珍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又觉得这一肚子话还都好像没有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