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事


□ 凌可新

  王来久的女人让人把脸抓了。

  王来久女人的脸像满月,偏偏又白、细腻,搁眼一瞅,亮得不得了。能喜欢上的,都有喜欢的心,喜欢不上的,就有想抓的想法。连王来久自己,有时候稀罕得不得了,有时候也想在上面狠狠抓上几把,破了女人的威风。

  女人确实很有威风的。还没嫁过来,就已经给王来久划下了好几条杠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钱如何,粮如何,甚至连鸡生了蛋如何,也都设计好了。王来久想娶了回来,就得一一依从了,否则滚蛋。当然滚蛋不是女人说出来的,意思相同。

  当时王来久仰望着那轮满月,脑子里面一片空洞,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只有点头,再点头,继续点头,直到女人用胳膊拐了他一下,说,成了,再点头就变成了鸡了,他这才不点头了,可是人已经晕得不知南北东西,成了一根棒槌了。

  娶回来,这都有十几年了吧,这青年小伙子都变成中年汉子了!王来久一回也没敢违了女人的想法。女人想什么就是什么。女人不想什么就不是什么。开始这么着还能够忍受下来,因为那时候黑夜里只要搂着女人,在她那张满月上啃几口,心里再大的火气也消散了,没有了。

  可是日子不是光靠着啃几口就过得去的,日子里面的内容五花八门,有的需要动力气,有的需要动脑子,有的甚至需要愤怒起来,甚至拎了铁锨做出拼命状。甚至真的拼了命两腿一蹬也是有的。

  王来久胆子小,拼命的事情不敢做,也做不出来。不过好在这个社会和谐,真正需要拼命的事情凤毛麟角。王来久这十几年也没遇到过。甚至王家庄的人也没有遇到过的。

  因为条件优厚,女人嫁过来就做了太太。农村里的太太,真正的是没有的,都叫妇女。王来久的女人也叫妇女,但在家里,她就是个太太,说一不二的不就是太太了吗?有太太,就得有供太太使唤的人。王来久女人使唤王来久倒也正当,但同时她把公公婆婆也使唤了。后来两个老人不堪使唤,跑到外村跟自己的闺女过日子了。这上面王来久跟着女人一直失分。若是换个男人,只怕是要用拳脚好好收拾收拾这女人了。但王来久哪里敢?一旦有半点反常表现,女人把满月上的两只细长的眼睛轻轻一瞪,鼻孔里面嗯一下,王来久就软了,就尿泥了,就鼻涕一泡了。

  所以结了婚后,王来久的素质一直提高不了,村里人对他的种种表现也多嗤之以鼻,当面笑话他的都有。有人甚至说,王来久啊王来久啊,你白是个男人了。还说,要是你敢回去扁你女人一顿,哪怕指着她的鼻尖骂两声,老子掏二十块钱请你喝酒。那时的钱还是钱,二十块能买五六瓶酒。要是王来久一个人喝,三个月也喝不完。王来久的眼睛虽然亮了一下,也就一下,马上就黯淡了下去,急忙起身,逃之天天。

  王来久就是这么着生活着。女人的脚只要想洗了,就是他亲自动手。女人不开心了,他得想法逗她开心。当然洗个脚也没什么,况且女人的脚长得也好,揉搓着心里也舒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