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佳芝的身体与易先生的性感



  电影《色·戒》中的床戏,不仅在发行前后制造了大量的话题,而且掀起了一个范围广大的类文化讨论。毕竟,这是“性”,在我们的文化中,常常是被略去的对象,如果明火执仗地提及,总是在骂人的话中。床戏的大胆逼真不仅在严肃的华语电影中绝无仅有,拿到海外,也属先锋。李安曾在自己的早期作品《喜宴》中扮演过一句台词的小角色,他说,“你正见识到五千年来性压抑的结果”。当时敦厚沉默的中国人在婚宴上都成了搞怪专家,让旁观的老外们大跌眼镜,正有点儿像《色·戒》今天的情形。对剧中人的评价涉及到性,评论者自身的性爱观就会有所暴露,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些评论那样激烈,用激烈作为遮羞布。对电影的评论裹挟着我们生存环境中的许多怪异因素,让电影本身都变了颜色。
  如果电影也可以像人一样分性别的话,那么《色·戒》从整体结构上看似乎是男性的,它总是被理解为男人用一根阳具征服女人、让她放弃立场的故事。据说拍摄之前,副导演曾建议李安研究一下日本AV,不知道这个建议是否被采纳了。AV作为一种主要供男性消费的色情产品,除了激发性欲之外,另一个功用就是帮男性完成对性能力的自我欣赏。显然《色·戒》也激发了这样一种感受,首先是王佳芝的身体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屏幕上,暴露给易先生的同时也暴露给所有观众,对王佳芝行为的谅解与不谅解,直接挂钩到观众对她身体体验的真实性的认同上。
  然而王佳芝的身体是真的吗?《色·戒》在结构上具有AV的特征,可偏偏床戏的部分并非如此。几乎找不到女性的高潮,这在AV中可是必不可少的,很多时候男优的作用只是提供勃起的性器官,摄影机真正关注的是女优欲仙欲死的表情、跌宕起伏的叫床以及标志性快感的阴道分泌物。道理很简单,对很多男人来说,具备让女人叫床的能力本身恐怕比自身的高潮还来得刺激。这与《绿野仙踪》、《肉蒲团》等许多由男性执笔写作的色情小说如出一辙,这些作品总是用大量笔墨描写女性在交合过程中极度欢娱的表现,男性只是最后“一泻如注”而已。《色·戒》完全可以依葫芦画瓢,用三段床戏突出王佳芝是如何享受,那么这也就成了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给男人看的电影,王佳芝的命运同《金瓶梅》中那些因“欲”丧身的女子类似,变节动摇云云无非是用历史背景的新瓶装了荡妇故事的旧酒而已。
  但这显然不是李安的意图所在。电影中错综的体位、纠结的肢体,却突出了男性的高潮,王佳芝远没有易先生那样沉迷。虽然不可否认她也对性感兴趣,为了扮已婚妇女和男同学做爱,她并不是完全不情愿的,而且很快就采取了主动姿势。但在和易先生的性关系中,她的感官享受远远小于找到一种身份的快乐,在第一次性虐之后,镜头摇到王佳芝脸上的一丝微笑,就提示了这种归宿感。这似乎是很奇怪的,因为她的身份——阔太太、特工、汉奸情妇,都是假的,似乎身体的感觉才应该是真的,但导演恰恰用引来争议的床戏,提亮了前者,压暗了后者。床戏的作用诚然是为后来放走汉奸做铺垫,但原因是否在于王在身体上对易的依赖,就成了很大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