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旅二题


□ 楚 欣

  八闽岳祖
  
  白岩山位于闽清县三溪乡,离福州仅八九十公里。山上的岩石原先色白如玉,故有此名。古人曾作诗咏道:“白岩真奇绝,望之何皎洁,清夜吐光芒,好似满山月。”然而经过千百年来大自然的不断洗礼,今天看到的山峰,层峦叠嶂,无论是惟妙惟肖的鹰嘴岩,还是昂首驮重的骆驼峰,都已是一片深褐色,在冬日的映照下,显得巍峨而又庄严。
  走进景区大门,沿着古道缓步而行,一路上的绿树翠竹,静静地伫立着。不远处,有个景观格外引人注目,那是一株粗壮的松树和一株苗条的柳杉,它们树种不同,树龄迥异,根部却扎在一起,很像是同根生似的,多情的柳杉还伸出“她”的手臂(枝干)“搂”住松树的腰部,其亲密的样子,不亚于热恋中的年轻人。导游说,这就是“情侣树”。还说,倘若是暮春时节,数不清的杜鹃花满山盛开,红的似火,白的如雪,非常迷人;到了春夏之交,由于气候多变,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云雾遮天,更是别有一番景象。
  白岩山不仅景色美丽,还流传许多民间故事。“百岁阶”就是其中之一。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个人带着他的父亲上白岩山,走到半山腰,突然间巨石从天而降,砸在前面的道上挡住去路。这人后来用砸碎的石头,修了121级台阶,方便过往行人,由于行善积德,他的父亲活到一百二十一岁。今天,我们走在古道上,仰望山顶的石壁,那颜色较浅的凹入处,据说就是当年掉下巨石留下的痕迹。是否真有此事,我看并不重要,因为这个故事宣扬的是孝道,只要能自圆其说,也就有它流传的价值。
  过了“百岁阶”,在一个拐弯处的石壁上,镌刻着朱熹的“八闽岳祖”四个大字。这是近人从他的遗墨中选取后集成的,虽说不是当年朱熹专门为白岩山写的,还是让作家们浮想联翩。章武兄对他身边的老朋友叹道,山路如此险峻,朱老夫子那时怎么上得来?老友回应说,朱熹第一次到福州是淳熙年间,只有四五十岁,比起今天的你我要年轻得多,避伪学之祸到此,岁数也没有我现在大,上山根本不成问题。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然而另一个问题却让他们不得其解,即朱熹称白岩山为“八闽岳祖”,根据何在?是它的高度吗?不可能,因为白岩山的海拔1237?郾7米,并非全省最高。是它的历史吗?似乎也不可能,因为在福建的名山中,白岩山为人所知,也非最早。想到这里,他们中的一位不禁哑然失笑——老夫子当年心血来潮,说了句“八闽岳祖”,此乃一时高兴所为,我辈又何必如此地钻牛角尖呢?
  沿着古道,作家们继续拾级前行,到了悬鱼洞,只见洞中有条细长的石头横空悬着,被称为“悬鱼”,另一条竖着的“鱼”想飞上天,没有飞成而原本还有一条“鱼”,因为贪吃,被姜太公钓走了。这种附会之说,在当今中国的许多导游词中比比皆是,作家们已经司空见惯了,不想多留,只是匆匆而过,便到了一处废墟。导游说,这里原来有座尼姑庵,后来尼姑跑了,没人管理,也就塌了。介绍到这里,她卖了个关子,要作家们猜猜,为什么尼姑会逃跑?见没人回应,便指着前面两株有几百年树龄的红豆杉补充说道,“原因从这里面找”。有位作家笑着回答,大概是尼姑思凡,所以都跑下山了。导游高兴地作了肯定,并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尼姑日日对着它,时间长了自然心动,呆不住,也就跑了。然而此说实在不高明,因为王维诗中的红豆,并非红豆杉,导游小姐无疑是搞错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