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乐籍、妓籍、花籍之辨析


□ 程晖晖

  引言:音乐总随着时间而流变。它是鲜活的,不是僵死的,需要人来创承;它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原创,上至帝王将相、下到贩夫走卒,他们创造过的音乐在后世相互融合、不分彼此,是历代各阶层人们的智慧结晶。无论是从历代文献记载、历代音乐曲谱中,还是从当下音乐品种、礼俗用乐中,我们都能追寻到这种时间艺术的印迹。为什么诸如唐代《教坊记》等各代历史文献中记载过的曲牌仍然在当下流传?为什么众多类型不同的传统礼俗形式里却使用了众多相同的乐曲?为什么有那么多曲目没有标明作者姓名?这些历经千锤百炼的艺术精品是如何流传到今天的?到底是谁创承了如此珍贵丰富的文化……与西方专业音乐的创作和传承过程不同,人们很难说清楚中国传统音乐文化浩瀚的曲库中哪首乐曲是哪个人的原创、哪首乐曲是哪个时代的初生。然而,传统社会分明曾长期存在过一支庞大的专业乐人队伍,主要是他们创承了灿烂的传统音乐文化主脉并接通了各代各地各阶层人们对传统音乐的集体锤炼过程,但他们却背负了世代的屈辱与不公——作为罪罚贱民的乐籍群体。研究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研究其结构和传承规律,首先不能遗忘这一重要创承群体的曾经存在和历史贡献。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专业技术人员一般属于“工技(伎)”阶层,他们往往世代继传其业,地位也较低,其中不乏贱民群体。乐籍中人,即专业从乐的罪罚贱民。乐籍制度始于北魏终于清雍正元年,主要是作为一种惩罚性专业制度而存在的,可看作奴隶制残存现象,指将罪犯、战俘等罪民及其妻女后代籍入从乐的专业户口,构成乐户,由官方乐部统一管制其名籍“乐籍”,迫使之世袭音乐、当色为婚,以此作为惩罚。“乐籍”这个概念主要是对乐籍中人名籍的指代,乐籍是被统属于官方乐部的、属于贱民的名籍,乐籍中人统一由官方乐部管制。在一千三百多年中,乐籍群体普遍遭受官方制裁和社会贱视,却也使得乐籍制度始终作为相对封闭的一种专业制度而存在。它是极其残忍的,但又使得世袭从乐的乐籍群体在生存上具有全方位一致性,他们世袭从乐,从小开始就要经受严格的音乐训练,承担起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创承的主脉,并使其呈现出博大精深的样貌和全方位一致的特征。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央集权之下,任何制度或传统的贯彻都具有上情下达、上行下效的一致性,在用乐方面,由于礼乐传统的普遍存在,只有作为罪罚贱民的乐籍中人才能够被社会各阶层所广泛呼使,通过乐籍制度下的轮值轮训等培训活动,他们广泛参与了传统社会上至官方下至民间的,从宫廷、官府到军旅、地方的多种专业音乐活动,他们的足迹也几乎踏遍传统社会的每一处角落,在乐籍规范下,他们几乎是音乐的化身,任何音乐传统都通过他们的制度化生存得到了最集中最清晰的反映,从而创承了灿烂的中国传统音乐文化。
  乐籍制度肇始于北魏,《魏书·刑罚志》:
  有司奏立严制:诸强盗杀人者,首从皆斩,妻子同籍,配为乐户;其不杀人,及脏不满五匹,魁首斩,从者死,妻子亦为乐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