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间投资困境何解一一专访保育钧


□ 邢昀杜珂则新《中国改革》记者

落实“新36条”意见,各个部门出台的大部分都是意见,而不是细则,最盾成为意见的“意见”,形同文字游戏,重抄=遍国务院的文僻

  专访 保育钧 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

  财新《中国改革》记者 邢昀 杜珂

  对于鼓励民间投资,政府从来不吝啬政策许诺。200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老36条”。时隔五年,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即“新36条”。“意见”发布后,各部门纷纷颁布落实文件。而在现实中,民间投资仍然遭遇大量体制性和政策性障碍,“弹簧门”、“玻璃门”、“旋转门”层出不穷,政策落为空头支票,落实不了、执行不畅。

  保育钧,作为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一直致力于促进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对民间投资面临的各种困境也十分了解。在对财新《中国改革》记者谈及新老“36条”的贯彻落实情况时,他对政府文件并无明显实效深表无奈,说到动情处,他几乎要拍案而起。在他看来,当前影响民间投资的障碍,除了过去所反映的行政审批繁琐、融资渠道不畅、税费负担过重等老问题,侵犯民间投资权益的现象也凸显出来,“看到政策,无法享用;看到空间,无法进入;看到机会,无法把握”。

  今年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第三方评估汇报,评估结果反映出政策措施在许多方面落实还不到位。会议要求,各有关部门要结合评估反映出的问题,逐条研究、逐项分解,限期拿出细化实化已出台实施细则的改进措施。尽快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民间资本推出一批符合产业导向、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形成示范带动效应,并在推进结构改革中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扭曲

  财新《中国改革》:2010年发布的“新36条”强调放宽“市场准入”,对于放宽准入的领域、进入方式和途径作了原则规定。意见出台至今已3年有余,民间投资所处的情况现在怎样?

  保育钧:到目前为止,金融、石油、电力、铁路、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基本上都没有放开,落实文件说的都是些原则性的话,操作性不强,有的甚至是照抄国务院文件的话,使人感到是在敷衍应付。

  我们在各地调研时发现,当前影响民间投资的障碍,除了过去所反映的行政审批繁琐、融资渠道不畅、税费负担过重等老问题,侵犯民间投资者权益的现象凸显出来。发生侵犯民间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原因,一是对民间投资、对民营经济抱有根深蒂固的偏见,二是现行政策法规和体制上的缺陷。

  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的投资出现产权纠纷时,某些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往往实行“双重标准”,歧视民营企业。一些地方对民间投资不是积极引导,而是采取实用主义态度,轻诺于前,失信于后,发生纠纷后又不依法办事,以种种理由挤压、整垮民营企业,有的甚至乱捕乱判,制造新的冤假错案。民营企业对少数政府部门的不守信用、对少数司法部门的执法不公,意见十分强烈。如不引起高度重视并加以解决,势必影响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

  财新《中国改革》:你提到现行政策法规和体制上的缺陷,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保育钧:口惠而实不至。对待民间投资,今天说买糖给你吃,明天说送玩具给你,也没具体行动。落实“新36条”,各个部门出台的大部分都是意见,而不是细则,最后成为意见的“意见”,就是文字游戏,重抄一遍国务院文件。

  有些部门即使出台了细则,其内容也并不细致,权力部门严重失责。细则本身没有考核、监督条款,无法保证相关政策的落实。缺乏监督和协调推进机制,最终都是空话。以铁路为例,2012年铁道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通篇都是鼓励,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建设铁路干线、客运专线项目,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参与铁路客货运输服务业务,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铁路非运输企业改制重组。但是,谁来鼓励,如何鼓励,如何规范,都是一些原则承诺,民间资本可以参与哪些铁路项目,进入铁路建设需要什么条件,铁路运营价格如何定,能否独立核算,一句话都不提,简直是糊弄人。

  最为严重的是,国务院的意见和部门的行政规章相冲突。不少细则的效力远弱于部门的行政规章。国务院的文件和原来的法律法规相冲突的,旧的部门规章没动的,文件与文件之间打架的,在各条都能见到,最终谁听谁的,谁来落实,都不清楚。

  以电力行业为例。2012年国家能源局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扩大能源领域投资的实施意见》中,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电网建设。但是,民间资本能参与哪部分的电网建设,能否参与配售电,怎么分配权益,都没有明确。在实践中,新老“36条”根本突破不了《电力法》对民资的限制。《电力法》规定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只设立 个供电营业机构,向用户收取电费。民间资本即使参与电网建设也无法参与配售电。因此:必须抓紧修订《电力法》,向民间资本放开配电市场,允许民营企业参与终端配电网建设和经营售电业务。

分享:
 
更多关于“民间投资困境何解一一专访保育钧”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