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记杂谈


□ 吴岳添

  日记是人们常用的体裁。法国文化部在一九八八年进行过一次问卷调查:“您是否在写内心日记,记下您的印象或感想?”在接受调查的十五岁以上的法国人中,有百分之七作了肯定的回答。据此推算,法国约有三百万人写日记,这个数字并非夸张,因为写日记通常被视为小姑娘才有的天真举动,不值得故意炫耀。这一事实表明这种自传式的体裁并未过时,用第一人称“我”来写作乃是当今时代的一种需要,所以法国的“自传体文学作品及其遗产协会”也于一九九一年应运而生,以促进自传体文学作品的发掘、整理、研究和出版。法国《读书》杂志一九九二年九月号(第204期)以《内心日记》为题对此作了报道,并介绍了当月出版的几部日记和分析了这一体裁的特色。
  说日记是一种文学体裁,当然是由于不少作家撰写和出版了他们的日记,例如法国龚古尔兄弟的《日记》就有二十二卷之多。但是日记作为文学体裁范围很广,除了那种从不间断、每天都标明日期的日记之外,它也可以分门别类,例如科克托写过电影日记《美人和野兽》、巡回演出日记《马阿雷什》和戒毒日记《鸦片》,保尔·莫朗写过记录他一年外交生涯的《一个大使馆随员的日记》等等。除此之外,还应该包括各种回忆录和自传体小说,例如罗曼·罗兰的《内心旅程》、萨特的《词语》、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丘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田山花袋的《东京三十年》、马克·吐温的《自传》等都是著名的回忆录,重要的自传体小说则有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杜拉斯的《情人》、让·热内的《小偷日记》等等。如果我们把陀思妥也夫斯基的《死屋手记》和卡夫卡的小说等带有自传色彩的作品也包括在内的话,属于这种体裁的作品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实际上,即使是终生坚持写日记的作家,有时也会搁笔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因为写日记和写诗歌或小说不同,无须顾虑读者、文笔、审美等种种因素的限制,而是纯属随心所欲的个人行为,因此日记固然可以为作家积累资料,甚至被改写成作品,但写日记本身却决不应该成为一种需要绞尽脑汁的创作或不得不干的苦差使,也就是说作家可以爱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过话虽如此,具体情况却又十分复杂。例如刚刚出版的阿尔杜塞的《被俘日记》就是一个例子。阿尔杜塞在二次大战中被押到德国石勒苏益格一荷尔斯泰因的战俘集中营关了五年,他由于当上了护士长,有时还为德国人当翻译,因而有了写日记的条件,但写日记不是他的本意,只是因为“必须写些东西,不是因为它们有什么文学价值,而是为了在若干年后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呆过。”刚出版的还有犹太女作家安娜·诺瓦克的日记,她从十四岁起先后被关在奥斯维辛等七个集中营里,只能躲在铁丝网后面,用捡到的铅笔头和破烂的广告纸和包装纸写日记,以激励自己在屈辱之中生活下去。这些手稿被装在一双荷兰木鞋里,直到六十年代初她搬家时才发现。由于种种原因,纸张破旧、字迹难认的日记并不罕见,它们虽然使出版商大伤脑筋,却是研究作家及其所处环境的珍贵资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