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衰落与蜕变


□ 龙湘平

内容摘要:土家织锦是研究土家族文化的活化石,它在历史上曾有过辉煌的一页,发展至本世纪初,出现衰落与蜕变的趋势。本文通过对土家织锦工艺品现状的考察,呼吁社会要处理好现代文明和传统工艺文化之间统一和谐的关系。
关键词:土家织锦传统工艺衰落和谐

衰落与蜕变图片1
历史上,土家织锦有着不同的称谓。春秋战国时称“表布”,秦灭巴时为“宾布”,汉代又有“斑”名,三国有“武侯锦”称,宋史有“溪布”、“溪布”载,到了明清,地方志则称之为“土锦”。现今,土家人还是习惯地称之为“西兰卡普”或“打花铺盖”。上下几千年,虽然难以查寻足够的证据来论证以上称呼均指土家织锦,但可以肯定,它们之间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土家织锦可以说是研究土家族文化的活化石,它有着辉煌的历史,是土家族艺术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土家织锦虽然历经了几千年的繁荣与辉煌,但承传至今,却只能在龙山县的酉水上游洗车河流域寻觅到它的踪迹。目前,民众自发生产与制作土家锦的原生基地仅剩下龙山苗儿滩镇的叶家寨村和捞车河村了。
走进叶家寨,笔者采访的第一位土家织锦艺人便是叶春英。当她得知笔者此行的目的时,并未表现出希望与高兴之情,而是用带有一丝凄凉的口气说道:“你们还研究织锦干什么哟,现在寨上已经没有几个人织花了,年轻人出去打工了,留下了几个老婆婆在家守屋。”
在后来的调查中我们得知,前几年,织锦在叶家寨搞得热火朝天,苗儿滩办有织锦厂,外面的小摊贩也经常来收成品外卖,许多慕名而来的研究者买回去收藏。那时,村寨里的妇女整日忙得几乎没有时间顾置家务,整个村寨夜深人静时还是一片忙碌机声。可惜这种光景只维持了三五年。听完她的介绍,笔者回过头来察看她家的织锦机,机上覆盖了一层半透明的尼龙胶纸,机头的经线也已卸了下来,年后再牵机织花。看到这种景象,笔者不禁有一种“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的凄凉之感。
离叶春英家100米开外的靠山坡处,住着一位75岁的织锦老艺人叶兰英,我们还未进家门,便听到了织机梭罗打线的声音,让笔者失落的情绪顿时有所回升。得知外面有客人来访,叶婆婆的儿媳向珍花马上起身迎了出来,刚才机织声就是从她房间中传出来的。据向珍花介绍:与叶春英相比,她清闲多了,上有母亲在世,家有丈夫帮忙,农闲在家无事闷得慌,虽然织锦现状不好,织出的东西没人买,但自己喜欢织花,无事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又坐到了织锦机上。织锦卖不出去没关系,可以留自己用,两个女儿要出嫁,到时给她们准备十床、八床土花铺盖被,在村里就是最气派不过了。虽说女儿不一定喜欢,她们现在要五彩被、缎子被、湘绣被面,但上了点年纪的人还是讲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花被。
向珍花是一位典型的土家族农村妇女,从她的话语中流露出朴实、纯真、憨厚、善良的美好品质。其实,向珍花年龄也只是四十出头。农村妇女结婚早,她大女儿已有二十岁了,现在外面打工,女儿非但不学土家织锦的编织技术,还时常显示出对其不屑一顾的表情,即使接受了母亲的嫁妆,她也可能只会将其深藏于贮柜之中,作为母女之情的一份留念。
叶兰英老人从她的大衣柜中翻出一大卷自己近几年织的打花铺盖,图案有猴手花、四十八钩、岩前花、椅子花、小白梅、粑粑架子花等。她告诉笔者,解放前,她读不起书,14岁就开始学织花。那时织花是不卖的,都是为自己准备嫁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不许土家族妇女织花,曾经中断了一些年没有织,后来省里和州里一些人来叶家寨找叶玉翠大姐,说是要开发织锦,要玉翠大姐带些徒弟,叶兰英的儿媳就是那时跟玉翠大姐学会织锦的。当时的年轻人不兴打工,学点织花手艺还能赚到钱,于是叶兰英便将手艺传给了女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