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的秘密


□ 张广玲

  我在院子里—个人玩跳方格子,方格子是我从城里的家带来的彩色粉笔画的,在青色的水泥地上显得格外清晰。我的心情很不好,连同这秋日照进这所院子暖暖的阳光一起愤懑着。

  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送我到乡下来,还要我在这里呆上一个假期,甚至很有可能让我就读这所镇子上的小学,尤其不能让我接受的是,爸爸让我叫玉莲表姑的,就是我住的这所院子的主人,竟然不知道有动漫,更不懂我说的网游,还有她家的那个傻乎乎的小丫头,只会惦记鸡婆又生了几只蛋,被留在圈里的羊羔吃了羊妈妈的奶没有。唉!我真不知道,这个没有动漫、没有网游、没有肯德基巧克力、没有儿童游乐场可以玩的假期该怎么过?

  玉莲表姑在镇子上开着一家裁缝店,做得—手好活儿,讨厌的缝纫机的“嗒嗒”声每天都响到后半夜,转天就会变成大姑娘小媳妇身上的时尚衣裙,她家的傻丫头,我就管她叫傻丫头,尽管她只比我小一岁,每天玩着玉莲表姑裁衣剩下的那些五颜六色的碎布头,乐此不疲。傻丫头今年九岁了,上二年级,梳着两根朝天辫,她跟我玉莲表姑长得一点儿也不像,玉莲表姑大眼睛双眼皮,而傻丫头却是单眼皮,张着两片厚嘴唇,没有玉莲表姑好看,但也说不上丑。

  我的哭叫和眼泪唤不回爸的丝毫同情和怜悯,他把我扔给了玉莲表姑,这个只有两个女人的家,头也不回就走了。

  玉莲表姑一直没嫁人,傻丫头是她抱养的,听我爸说,她以前处过—个对象,是她的高中同学,恋人学习好,考上了京城的一所大学,玉莲表姑却落榜了,为了供恋人上大学,玉莲表姑没去复读,而去学了裁缝手艺,一边踩着缝纫机拼命赚钱一边同绝着镇子上小伙子们的追求。两人相恋八年,念了大学的恋人没逃过老人的断言,终究狠心抛弃了玉莲表姑,与城里的姑娘结婚了。玉莲表姑—病不起,还得了轻度精神分裂,让二爷二奶就是我爸他二大爷,二大娘好个伤心,年纪大了的二爷二奶看不住失性了的玉莲表姑,只好送去精神病院治疗,当在精神病院待了三年的玉莲表姑回到镇子上,已经是三十三岁的大姑娘了,镇子媒婆也介绍了多个对象,可是都没成,玉莲表姑心气高,不太好的相不中,那些知道玉莲表姑病史的好人家又怕她再犯病,表姑的婚事就这样耽搁下来,二爷二奶睁着不能闭的眼相继驾鹤西去,把这所一面青的瓦房和小院落留给了玉莲表姑。玉莲表姑三十五岁那年,突然出了镇子,裁缝铺关门了好多天,来做活儿的婶子大娘谁都不知道玉莲表姑去了哪里,没想到,有一天,玉莲表姑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突然回来了,裁缝铺里缝纫机的嗒嗒声又开始响起,据跟玉莲表姑关系相近的婶子说,孩子是玉莲表姑从城里孤儿院抱养的,从此,玉莲表姑作为镇子上的住户被乡亲接纳。

  玉莲表姑喂了一群鸡婆,是有着火红冠子的体格健壮的罗斯鸡,不但下的蛋个儿大,而且蛋颜色也是红红的,一篓篓放在屋角,被来做衣服的乡亲赞叹着。

  玉莲表姑调着样儿给我做,以满足我挑剔的胃,堵上我尖刻的嘴巴,什么鸡蛋羹、甩袖汤、煎鸡蛋、卧鸡蛋,吃得我总觉得胃里有股子鸡屎味儿,我还是惦记城里家烤箱里烤的焦黄喷香的大面包、还有牛奶和火腿。当小学校长的爸说把我放在乡下接受什么吃苦教育、挫折教育,我坚决抗议,恨不得现在就能得悟空真传,吹发摇身变成美国人,控诉我爸侵犯人权限制小孩自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