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差


□ 杨 猎


刚刚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张士昌便被一阵震耳的电话铃声弄醒。他提起话筒:“喂——”
“喂——”
“你找谁?”
听筒真空了一会,随后是“嘟嘟”的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无聊,没事何不找姑娘开心,买一根冰棍或送一束鲜花,并不要花多大成本。这是无聊或心情烦闷的男人最好的放松调节办法。平时,他就常去隔壁打字间坐坐,跟那个牙齿有点不齐的小白侃些情人节或四大天王之类的话题,就是极有趣味的事。
该死的电话,将他的睡意全赶跑了。今天算遇上了倒霉鬼,早晨5点多起床,刷牙洗脸吃饭,怕影响妻睡眠,蹑手蹑脚忙乎了一阵。又舍不得打的,跑步赶到火车站。可他万万想不到,在车站进口处,邱主任说因为工作需要,这次就换小姚去,下次有机会一定带他去。他无奈,只得窝囊地回来。
张士昌翻身起床,一时颇感茫然,按习惯起床后该刷牙洗脸吃早餐。但这些程序早几小时已完成了,没兴致再重复一遍。他仰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烟雾在房间里飘荡。陡然间,他闻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小护士嫩肤霜的香味,这是妻颇喜欢的一种香味。抽烟后反而让他嗅出这种味道,可能是有了区别吧。妻在,他是不能在房间抽烟的。妻呢?她什么时候离开的?张士昌似乎才忆起这房里应该还有妻子。真好笑,一定是该上班的时候走的。
电话铃在这时已突兀地响起来,他懒洋洋地提起话筒:“喂,找谁?”
电话那头稍顿了下,随后就搁了机,“嘟……嘟……”的声音像个无赖似地朝他的耳朵鸣叫,他气愤地把话筒“嘣”地搁上。稍后,他才警觉起来,总不至于两次都拨错号吧。准是哪个王八蛋在捉弄他。对了,一定是单位里那帮家伙,他们上班后听说张士昌从车站灰溜溜地提着旅行包回家,就打电话来探个虚实,作为今天的头号笑料来充实枯燥的一天。这种事小李子最来劲,他与姗姐一搭一档,可以上演一出“车站狼狈记”的小品来,决不比赵本山宋丹丹他们逊色。张士昌想到这小品里的主人翁就是自己时,已熄下去的一股怒火又干柴似地在心中燃烧起来。
“邱主任这个狗娘养的。”他恶狠狠地朝着电话机骂了句。
张士昌从旅行包里拿出两盒康师傅碗面,撕开一碗泡上水。这是他准备在车上与邱主任作为点心备着的。现在让那个技术科新来的小姚去料理邱主任吧。
吃完面,张士昌就去单位,既然出差不成,中午前一定得赶到单位,否则就是半天旷工,再通情达理也算事假,会影响月度奖、年终奖,不值。
进单位门,首先碰上小白,小白那排高低凸凹的牙齿马上露出来,惊讶地问:“阿昌,你怎么……没去厦门?”
不知怎么,在小白面前,张士昌特别难堪,平时的侃侃而谈妙语连珠,此刻仿佛都成了哄骗小姑娘的油嘴滑舌。你看,张士昌只有在小白这种小姑娘面前像个能人样,进了男人堆里,呸,马上狗一样乖乖地夹起尾巴了。
“让贤,让贤。”张士昌打着哈哈搪塞,脸上竟有些尴尬。他加快几步到自己的办公室。
有预谋似地,办公室除了姗姐,小李子也坐在他的座位上聊天。一见张士昌,两人停止说话,用惊奇的眼神盯住他。
张士昌心里恼火地想,你们还装什么装,演戏似的,无非让我再次觉得自己可怜罢了。邱主任不在,你们都野去吧,堵在办公室,还想看我哭鼻子不成。
“张老兄,怎么,没赶上趟?”小李子的口气听起来总是油腔滑调的。
张士昌黑着脸走向自己的座位。
小李子一边让位,一边说:“早知你放弃,让我再跑一趟多好。去厦门出差最带劲。”
“阿昌,是不是与老婆吵架耽搁了时间?邱主任往后更不会带你走了。这一路上可没人给他拎包与他聊天了。”姗姐倒挺正经的。
张士昌心里格噔了下,听上去他们还不知情。他有些懵了,脱口道:“你们刚才不是来电话探过虚实了?”
“阿昌,你说的什么胡话。现在是上午10点半。看来你们真吵昏头了。”姗姐不屑道。
“你们真没往我家挂电话?”他把探询的目光又移向小李子。
“阿昌,我们哪会这么无聊,知你去厦门,再给你家挂电话,想吃你老婆豆腐啊。”小李子一副委屈的模样。
这就怪了,早晨两个电话又是谁打的呢?难道是找妻的?找妻就大大方方说吧,妻的亲戚朋友他都熟,不太可能。或者是妻单位的头,没准妻开溜了,头就挂个电话来家里侦探。这种事邱主任常干。
张士昌琢磨着该提醒一下妻,也顺便告诉她这次厦门之行没去成。
电话打过去,好长时间没人接,又往传达室打,被告知今天厂休。张士昌敲敲脑门,才想起今天是周五,妻所在的食品厂安排在周五与周日休息。自己真是昏头了。
如此道来,妻不在上班,她一早去哪里呢?与早晨两个莫明其妙的电话一联系,张士昌蓦地紧张起来,是不是有人(当然是男子)趁我出差,来电约妻……他的头一下子大起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