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陌上柳


□ 王建琳

1

祁星镇的党委书记、镇长张光楚,一清早就在唐白河岸边的大堤上徘徊,不时地抬头张望,像在等什么人到来。远处,河岸上的芦苇像斜拉的布幕挡住了他的视线;近处,唐白河碧玉般的身躯,在灿烂的霞光映照下,瞬间变成了红铜色。他看看表,开会的时间到了,就急忙返回镇委会,向值班的小刘交代道:他的家属今天从张家巷子搬家过来,要他负责招呼一下。
小刘立马直了身子:“镇长还需不需人手,如果需要的话我从镇上喊一帮人来。”
张镇长坚决地说:“不用,老家来的有人手。”张镇长说完就夹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大步流星朝镇上的永安广场走去。县里召开的四级干部会议上午就要结束,今天的大会有他一个发言,代表全县最大的城关镇在会上向县委表态,争取三年建成工农业并举的现代化大镇。当然,他很希望搬家来的媳妇能听到他的这个发言。从公元1950年的春天张光楚走进婚姻,到1978年春天张光楚还在婚姻里驻着。星星还是那个星星,媳妇也还是那个媳妇。从他的媳妇同意登上祁星镇历史舞台,“随军”到镇上来跟他一道干革命,28年啦,他算赢了媳妇一局。
算起来,他在襄河县东、西、南、北转战二十八年,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总算转到了家门口,时逢“新时期”打春换季的好年头,当了个副县级兼职的镇委书记、镇长。县委特为他的媳妇批了个商品粮户口。镇党委针对他媳妇的一技之长,特批她到手工业联社技术科参加革命工作。老张同志已向夫人传了令,要她限期搬家赶紧到位上班。
现年48岁,在唐河与白河交颈的嗓子眼上,在杨柳挂满了河口的张家巷子里生活了半辈子的镇长夫人,在屋里用小狼毫毛笔工整地填写了招工表格,办完了各种政审手续,正在家门口打点行装,忙着搬家。她精干麻利地指挥着一干人马,朝着一辆东风140大卡车上装物件。镇长夫人牡丹身材丰满,光洁白皙的皮肤像少见阳光多见白云般的细嫩,看面相比她的实际年龄小得多。镇长夫人齐耳的短发从额头上拢起,用一弯弧形的有机玻璃做成的梳子背发卡箍住,露出一张典型的瓜子脸,一对精明的杏子眼。她穿着低领的紫红色华达呢对襟棉夹袄,藏青色卡其布大筒裤,裤子一直盖到脚踝骨。那一对曾叫她受尽磨难的小脚,已被汉口产的四方圆豆荚似的软面小皮鞋藏了拙。
镇长夫人在三间青砖黑瓦屋子门前,吆三喝四地叫着侄男侄女们的名字,嘱咐他们小心轻放,那些家当就像她的生命一样精贵。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主张办事利落的精干人。当然,也算得上在农村出人头地的好强人。儿子在部队当了军官,姑娘被贫下中农推荐上了省城里的一所艺术学校,并参加了工作。她想到自己从村东头嫁到村西头,三千里路云和月,二十八年声名尘与土,现如今也算熬出了头,她很有一点舒心快意的感觉。这一回,她算从大地深处解放出来了。
几个小伙子从屋子里抬出了一张做工考究的二步精工雕花镶金架子床。她看着这张床,抿住嘴想笑,这张床里头,有她和张镇长新婚之夜的秘史;小伙子们又抬出了圆门镂花虎脚两开柜,她站在晨光里,还是抿着嘴笑,那里头有他们的柜中缘;她弯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四角锥柱平面几何八仙桌,笑就忍不住了。因为她在这上头,拍过老张的惊堂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