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见你的心声


□ 中学

  李子鹤李局长到岛国考察,回来后发现自己能听见别人的心声。

  李子鹤的耳朵正常,什么中波短波超声波,别人听不见的,他也听不见。从岛国回来就不一样了,先是发高烧,高烧四十一度,在医院挂了七天吊瓶。出院后,耳朵突然有了特异功能——能听见别人的心里话。

  出院第一天,李子鹤早早来到办公室。勤杂工小刘正在打扫卫生。小刘是临时工,沉默寡言,很少说话。见李子鹤李局长进门,小刘对他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继续低头擦桌子。李子鹤看了小刘一眼,就听小刘说,再住几天院多好,怎么七天就出院了?

  你说什么?李子鹤不相信小刘能说出这样的话。

  小刘抬起头,脸腾地红了,小声说,我没说什么呀局长。

  李子鹤瞪大眼睛看着小刘。

  小刘紧闭着嘴,不好意思地看着李子鹤李局长。李子鹤听见小刘说,我没说出声呀,他怎么听见了?

  是呀,李子鹤说,你没张嘴嘛,但你说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李子鹤又说,小刘呀,有什么意见呢,你可以提嘛,怎么可以咒我住院呢?是不是?

  小刘说,对不起局长,我去投抹布。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李子鹤瞥一眼小刘的背影,听见小刘说,妈呀,吓死我了,真见鬼!

  李子鹤也觉得蹊跷,小刘没张嘴嘛,怎么能说话呢?他摇了摇头,像做梦一样。

  出国回来后,一个星期没上班,一堆文件等着他签阅。李子鹤刚拿过一份文件,王长贵王处长就进来了。虽是下级,但李子鹤和王长贵是一起摸爬滚打的铁哥们儿,两家的关系也走得很近,可以说是不分彼此。

  王长贵进屋就说,中午喝点儿?给你压压惊。说着,一屁股坐在李子鹤李局长对面的黑色真皮沙发上。

  就是重感冒,没那么严重。

  重感冒能发烧到四十多度?王长贵说完,笑着看李子鹤。

  李子鹤微笑着看了一眼王长贵,就听王长贵说,动不动就出国开洋荤,没准儿得上艾滋病了呢!

  李子鹤李局长把脸沉下来,说,长贵你小子不地道呀!什么开洋荤艾滋病?说谁呢你!

  王长贵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我,我……我没说呀? 李子鹤压住火气,说,王长贵,我可拿你当自己的兄弟呀,你怎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有什么意见呢,你可以提嘛,怎么可以咒我得艾滋病呢?是不是?

  李子鹤又说,我这忙着呢。没事儿的话,你可以走了。

  李子鹤说完,挥了挥手,瞥一眼王长贵,就听一脸窘相的王长贵说,他奶奶的,什么时候成我肚里的蛔虫了?

  你!李子鹤一拍桌子,你给我滚!

  赶走王长贵,李子鹤觉得心里堵得慌。身为下级,还是多年的铁哥儿们,怎么能咒我呢!他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不想。当了多年的局长,这一点他是想得开的。

  李子鹤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上,重重地坐回到沙发椅上。

  忙完工作,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回到家,夫人早就准备好了饭菜。

  坐在饭桌前,他看也不看夫人一眼,就气呼呼地说,这个长贵,太不像话了!

  夫人早就习惯李子鹤的冷脸了。从打当上副局长开始,他就这德行,很少拿正眼看她。听李子鹤骂王长贵,她心里激灵一下,但没说话。

  见夫人不搭腔,李子鹤抬头瞥夫人一眼,就听夫人说,长贵得罪他了,还是他知道什么了?

  李子鹤说,我,我什么都知道!说完,瞪大眼睛盯着夫人。夫人的头低了下去,李子鹤就听夫人说,糟了,这么小心还是让他知道了,这个死长贵,还说怕我露馅儿呢……

  李子鹤一拍桌子,大声说,你跟长贵这些年眉来眼去的,拿我当瞎子呀!

  夫人抬起一双泪眼,说,你今儿个出国,明天考察,想过我吗?再说了,你趁我回娘家,把那个小狐狸精领到家里我说什么啦!说完,哭着跑进卧室,把李子鹤关到门外。

  李子鹤在饭桌前坐成一尊泥菩萨。

  一天来发生的事让他惊悚不已:他看着谁,就能听见谁的心声——这太可怕了。能听到别人的心声,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啊!想当年,他连做梦都希望自己能看透别人的心思,尤其是想看透顶头上司的心思,他曾经多么想能拥有一眼就看透别人心思的特异功能啊!可是,想归想,他办不到。今天,李子鹤忽然有了这种特异功能,可他能高兴起来吗?他不敢想象,有了这种特异功能后,他还怎么生活!

  李子鹤身心俱疲,双眼紧闭,两行清泪争抢着向下滑落。

  责任编辑 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听见你的心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