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是自负还是自信


□ 许渊冲

自信,否则没人信你。
——居里夫人
《文汇报》2004年8月8日发表了一篇韩石山先生写的《许渊冲的自负》,对我做了评介。回想五十年前,我从欧洲回国,在北京两所外国语学院教英文和法文的时候,组织上给我的评语是“狂妄自大”。现在说我自负,可以说是批评已经降温了。但我到底是自大,自负,还是自信呢?这得从头说起。五十年代在“反右”运动中我提了三条意见:一说毛泽东思想是应该发展的;二说斯大林肃反杀害好人太多,过大于功;三说“共产主义”翻译错了,原文没有“产”字,这是日本人翻译的,就像把“中国”译成“支那”一样,带有贬义;《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说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幽灵”不如改为“魔影”,“徘徊”应该改成“经常出现”,因为欧洲各国不会害怕徘徊不前的幽灵。当时的领导认为我提的意见是学术问题,只说我是“狂妄自大”,没有把我打成右派。但是现在看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提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要发展,要与时俱进;斯大林在前苏联已经受到批判;关于共产主义的翻译问题,我九月初在中央编译出版社召开的梁宗岱纪念会上(《文汇读书周报》记者在座)再度提出,并没有听到反对的意见。所以我觉得我不是狂妄自大,而是实事求是,而是自信。
现在韩先生又说我自负。他的根据是:我的“几本译书”“不能说是外文界的诺贝尔”。“几本译书”要看译的是什么书?如果是译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经典《诗经》、《楚辞》、《唐诗》、《宋词》、《西厢记》等传世名著,而且是译成英法两种韵文,能不能算外文界的诺贝尔呢?《中华英才》2001年第13期题为《许渊冲不做惟一做第一》的文章中说:“美国学者说他译的《楚辞》是英美文学的高峰,英国出版界人士说他译的《西厢记》可以与莎士比亚的杰作比美。”记得报上说过:顾毓琇1972年荣获兰姆金质奖章,等于电工界的诺贝尔奖;王浩1983年荣获“数学定理机械证明里程碑奖”,等于数学界的诺贝尔奖。那么,使中国文学转化为“英美文学高峰”,能不能算外文界的诺贝尔奖呢?在我看来,诺贝尔奖也不过是里程碑或高峰而已。
其次,韩先生说我的自负“有时到了刻薄的程度”,因为我把译界已有定评的赵萝蕤译的《荒原》说成是译词而没有译意。这就要看事实了。我在《诗书人生》中举了例,《荒原》第一句说四月是残忍的,赵译却不能使读者看出四月为什么残忍,这不是译词没译意吗?指出有“定评”的译文有问题,能够算是“自负到了刻薄的程度”吗?韩文谈到赵瑞蕻译的《红与黑》时说:“赵译作‘我喜欢树阴’,许译作‘大树底下好乘凉’;市长夫人死了,赵译作‘去世’,许译作‘魂归离恨天’……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两种风格的不同。”这是两种风格的不同吗?原文要表现市长的高傲,所以说市长这棵“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喜欢树阴”有什么高傲可言呢?所以赵译也是译词而没有译意。原文说市长夫人含恨而死,正是“魂归离恨天”的意思,而“去世”却是正常死亡,并没有传达原文的感情。如果说有没有传情达意只是风格的不同,那就是分不清对错是非和主观的好恶。对不起,我倒真要刻薄一句,说这简直是不知“风格”为何物了!韩先生还说:“看了许先生的翻译只会纳闷:法国也有这样的俗语吗?”外国没有的俗语就不能译成中国的俗语吗?那么,外国没有姓莎姓罗姓朱的,莎士比亚(莎翁),罗米欧和朱丽叶(罗朱悲剧)是不是都该改姓换名呢?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首相访华,报上的译名是“阿特里”,首相知道后不高兴;当时的翻译朱启平立刻改译为“艾德礼”,首相才满意了。’韩先生是不是又该纳闷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