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小说之门(创作谈)


□ 叶明新
我的小说之门(创作谈)
叶明新

  叶明新简介:男,祖籍江西九江,现居南昌谢家村。外表木讷,经常呈沉默状;内心热情,属于见到沙漠就想引水灌溉那种。生活中的角色定位,一直摇摆于自由职业者和自由撰稿人之间,没钱的时候出去打工,略有斩获就回家写字;2000年开始小说创作,2003年出版中短篇小说集《人人爱惜自己的身体》;文字价值取向随意自然,反对刻意强调和预设意义;有诗歌和电影随笔散见各类媒体;目前的最大愿望是创作一部被性苦闷者引为秘籍的情色长篇小说。
  
  到目前为止,我写的所有小说都可以废弃、删除、忘记,这绝对不是矫情的说法。我真切地感觉到,每天的日常生活,哪怕是最平凡的日子,其中貌似枯燥的细节都在秘密地闪光。那些光芒足以照亮一个作者将来用五百万字写成的宏篇巨著。
  西方人的上帝在尼采时代就死了。上帝死了,人类灵魂没了归宿,心慌得很,还不如让灵魂也死了省事。既然如此,揭示自己或小说角色的内心有何价值?空心人只有喧哗而已。我是这样想的,我肯定是无法用小说来升华自己了。记得在一次聊天室聚会中,我和几个朋友曾经聊到一种表层写作,大概意思是说不深入、不抒发,若即若离于事物的边缘,其实这种文字风范亦是我做人的一种态度——我们并不爱这世界,何必将自己和它紧紧地绑在一起?
  当然也不爱这个世界中存在着的那个我,尤其是被规定必须要有的精神,我以往的小说一直透露出此意。我希望我的小说清晰、单纯、对生活琐事不厌其烦,并在其中闪现出写作者最大的才能:我愿意让人们相信我看见的荒诞。但我是宽容的,这给了我更从容地写下去的可能。
  我的小说总是从日常琐事的任何时候开始,这或许是我的小说最值得说的一个特点,因为更多的人是从另外的地方开始的。很多人都明显有看重一个故事的意图,而我的小说里往往缺乏读者渴望的惊喜,故事性很弱,都是生活中不值一提的小事,比如以前的作品《萧三根嫖娼记》、《赴约》、《领钱》以及最近的作品《老酒泡人参》。我把那些小事,小事中的某个片断,比如吐痰,都搞得像个化验师一样正经。这无疑就是我的一种态度:事物如果足够具体,它就会从我们的精神统治中脱离出来。
  要让读者容忍这种故事性极其缺乏的叙述可真不容易,但是我是不是做到了,真是很难说清楚。因为我在大段落的描述里将生活琐事的无聊、无聊中的内心的抽搐摊开给大家看。我心目中的好小说是那种超越编故事的写作惯性进入叙述魅力的展现。从情节是小说必要元素的理论看,我想我的小说是一种元素缺乏或者说根本不是小说的小说。但是我自由。还不仅仅是自由,自由也是个靠不住的词。应该说我看见了什么就写了什么。遍布生活的细节每处都是灵敏度很高的按钮,为我们打开小说之门。
  我的作品会不会对人产生一丁点儿启示?如果有,启示应该在于:我们都不用为望而生畏的情节构思放弃写字。我们还可以放弃很多传统要素:比如教育人、启迪人的文化企图,比如集团理想的赞美词。我们很舒服,舒服得没心没肺首先为自己的快乐而写。而首先为自己的写作意图容易做到真诚,真诚是最起码的开始。但真诚表达却容易陷入自我的呓语,不是每一个作者都能在真诚的基础上完全清除自我的高烧胡话而建立起一种清晰独特的叙述。
  我希望我的叙述能够达到了一种澄净之境。我知道有的小说家达到了,我个人喜欢将这种作品一读再读,从任何一段开始读到任何一段。小说就是要让人从任何地方开始读都让人愉快。我认为这句话是很先锋的。我希望这句话可以用在我的短篇小说上,那将是我巨大的荣幸。我特别喜欢慢节奏,像我的中篇小说《放声大哭》中传达出来的那样。因为我对生活琐事按步就班的进行抱有特别的兴趣,我好像孩童般地看着不吱声,有时我会高兴地表示惊讶或感叹,那时就一定有所发现。可惜生活不争气,也许是我自己不争气,被我发现的都是无聊、荒谬的。因为我有这种顺从地跟着事件看的兴趣,读者可能会发现我的文字始终在慢跑。那种慢跑犹如钝器插进心里。
  我还喜欢朴素。这种朴素感首先来自我的小说的语言。我力图使我的语言简单顺畅,读起来让人舒服,好比在一片秋高气爽的风景里散步。我的语言里找不到眩目的夸张,看不见繁冗的堆砌,也没有那种故意玩弄词义的矫情。我喜欢缓缓道来,不紧不慢,我希望自己对小说语言运用能臻娴熟与稳健之境。我对语言的使用还企图做到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暗含张力。我不愿意刻意说明什么,或者一定要讲清楚某个主题,而是保持着一贯的充实与简朴的质感,娓娓前行,把故事慢慢向前推进,引领读者投入到我的故事当中,而没有其他非分之想。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小说需要一定的模糊性和一种游离状态,而非奔向一个主题,完成某种使命。这是我所理解的小说方向,在我的小说里,读者甚至感到我在刻意回避小说的倾向性,而是把一种原初的状态展示出来,将我笔下人物的生活和命运还原,而不是进行所谓的提炼和深加工。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小说作者在创作过程需要掌握的要领,或者说是一个牛叉的小说家所必须具备的写作心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