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三只眼


□ 张生全

  张生全
  一九六九年生。在《钟山》《天涯》《美文》《海燕》等刊发表小说、散文近百万字。作品入选《新散文十五家》《中国散文年选》《布老虎散文》等二十种选本及散文排行榜,被《读者》《散文月报》《文化博览》等选刊及《阅读与鉴赏》《中学生阅读》等学生读物转载或鉴赏。已出版散文集《屋檐口下望天》(百花文艺出版社)。
  
  我们的名字叫电子眼,又被人们称为第三只眼。从电子工程学校毕业后,我们这一批兄弟被安排到这个小区里,担负守护的重任。我们分布在小区的各个角落,所处的位置大都比较隐蔽,唯有两个岗位比较显眼,一是围墙,一是大门口。围墙上一般是每两根柱子间就站一对,称得上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如此这般绕围墙转一圈,像是两排密密实实的双排扣。大门口的上方则有一个巨大的透明圆球,像装在那里的一座碉堡。我的位置就在碉堡里。我还有一个活动脖子,随着脖子的转动,隐形的目光可以探照灯一样扫视小区门口进出的人群。
  因为有了我们,这个小区显得很有档次。这里被市民称为“皇城”,如果能在里面拥有一套住房,大致就可以进入这座城市的上流社会。恰好,张三就在这个小区里买了一套几十平米的商品房。当他搞完装修后,特地从乡下把他老爹接来参观。走到那高大阔朗,由几根雄伟立柱组成的展檐式大门口时,张三特地指着高高悬挂的我对他老爹炫耀说,喏,看到那个大圆球没爹?那叫电子眼,又叫第三只眼,就是二郎神额头上的那种眼睛。可以把进出的人摄下来,谁也逃不掉。小偷要想进来作乱,他是痴心妄想,插翅难飞!正说着,我突然转过头来,吓得他爹蹬蹬蹬后退几步,脸色都黄了。张三没发现,他已经阔步迈进去了。看到他老爹还局促在门外,就大声武气喊,快进来,快点爹,里面还有音乐喷泉、健身广场、文化雕塑、休闲景观,相当气派的配置呢,你这一辈子从没看到过的!他爹苦着脸,我不敢走啊,二郎神的眼睛呢,我怕被照下来!张三撇撇嘴,你又不是小偷,你怕啥!
  因了我们的监护,这个小区几乎就路不拾遗了。有一次,一小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间从围墙上翻进来,刚摸到一户人家的窗下,即刻被保安四面擒住。那小偷很郁闷,大叹运气太差,怎的就和巡游的保安撞上了!其实他不知道,那些保安并不是巡游的,在他翻墙的一瞬间就被侦查到了。保安也懒得解释,只冷冷说了句,你娃不晓得吧,这是高档小区!还有一次,有个偷车贼潜进来,依靠高超的技术敲开一辆车门,并把车顺利开到门口。但他就是过不了那门。他刚一靠近,警笛马上拉响。他一靠近,警笛就响。保安立刻冲出来,把他逮个正着。原来我们早已把车主和他的车制成人体密码了,小偷密码不对,自然是过不去的。这两件事后,我们名声大噪,小区的居民满脸神采飞扬,幸福地议论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能感觉到,小区里的人进进出出都会带着喜悦的心情望我一眼,就像瞧他家那忠义的狗。不过,我们和他们养的狗是有严格区别的。我们不需要主人施舍食物,不会向主人摇尾巴,不会伸出舌头来舔主人的脚背。遇到敌情时,也从不汪汪狂吠,唾沫星子乱飞,借此来表现忠诚和聪慧。我们是有尊严的,我们和小区居民之间不是一种主仆关系,甚至也不是一种雇佣关系,我们除了使用少量的电外,并没有从他们那里拿过一分钱。我们是敬业的,我们一天二十四小时站得笔直,大睁双眼,一丝不苟地观察、记录、反馈信息,从来没有打过盹。我们还是低调的,我们不会随便开口说话。我们常常隐藏在叶丛中,做一个影子。当我们把重要信息反馈到调度室后,也决不跳出来嚷嚷,我的!那情报是我先采集到的!
  不过,我们对小区居民的喜爱还是很高兴的,我们忍不住就会多瞧他几眼,算一种特别的眷顾吧。张三就是这样一个我们愿意多瞧几眼的人。尤其是我,我挂在高高的门檐上,有一个活动的脖子,这于多瞧几眼也是有利的。张三进门后,一般总是要到小区里那些音乐喷泉啦健身广场啦绕一圈,再转回来,从那个楼盘绕过去,回到他位于二楼的家。
  却是这一多看,就发现了张三的一个习惯。当他从那个楼盘走过去的时候,他无一例外要转五次头。那个楼盘底楼有五户人家,也就是说,在每家外面,他都要转一次。这五户,依次是一对退休老人、一个带孩子的乡下老太婆、一个单身女人、一大家子、一户清水房。退休老人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一起床,就站在阳台上做操。他们的阳台装了很密实的防护栏,里面又装了玻璃。他们在玻璃后面举手投足,像商店橱窗里上了灰的模特儿。那个乡下老太婆带的孩子大约是她的孙子。很少看见她儿子儿媳回来。老太婆经常站在窗前往外张望。窗外是一个垃圾箱,只要有谁往垃圾箱里扔东西,她立即冲出来翻捡。她孙子跟在后面,抱了垃圾就往家里跑。那孩子太小,跑着跑着摔一跤,垃圾撒得满地都是。但孩子坚强,不哭,捡起来又跑。他奶奶从垃圾桶里抬起头,大声斥责他。再过去是一个单身女人。单身女人穿得很露,身上常常是一大半的皮肤在外面。但她的屋子却是整日紧闭的,厚厚的窗帘一刻也没卷起来过。楼盘在这里转了个弯。过去是一大家子,四代同堂,总共有七口人,一个老头,有哮喘病,满脸老人斑,常带一顶白帽子,勾腰驼背走路。一对中年夫妇,中年夫妇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还在读书,读高中。大儿子已经结婚,并有一个小孙女,小儿子没有结,但爱带一个女孩子回来住。算上这个女孩,这一家就有八口人。也就是一个三室两厅的户型,不知道晚上是怎么住的。这一家倒是门窗随时都大敞着,电视的音量很大,像广场上的喇叭。再过去是一户清水房。这个小区大约还有三分之一这样的清水房,是有人囤起来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