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丢人


□ 吴华兵

  人到中年,生活的压力骤然大了起来。

  武啸感到生活压力大是在母亲被查出癌症的那一年。武啸觉得钱到了医院就是纸,而且是废纸。钱很快用完了,母亲也很快地走了。母亲去世后,父亲—个人在乡下生活没有人照料。武啸几次要父亲来自己这里,但父亲都没有同意。

  后来,父亲还是来了。武啸说:“爸,来给我们带孩子吧。你孙子上小学了,学校离家太远了,我们两个都上班,买菜做饭接送小孩实在忙不过来了。”父亲在电话里沉默了—会儿说:“那你在附近给我租间房吧,能睡觉就行。我去了不能和你们住在一起,你们房子太小了住不下,不方便,而且我早起惯了,早上还咳嗽,影响你们睡觉。”

  撂下电话,武啸和妻子就去找房子了。房子太难找了,舍不得出钱就更难找了。最后定下了一间小平房,一年的房租要去了武啸两个月的工资。付过房租回家,妻子把存折递给武啸看。武啸不用看也知道上面没有钱了。

  父亲来过之后,开始只负责接送孩子。他说:“我买菜讲不好价,做菜也拿不准盐头,再说了这灶我也用不好。”可过没有几天,父亲就开始买菜做饭了。因为等武啸他们下班回来再买菜做饭,时间太迟了,看到孙子挨饿他受不了了。父亲买菜其实没有多花钱,只是买的菜有时不新鲜。父亲做饭也不错,只是经常有点咸有点辣。父亲是认识几个字的,学起东西来还是比较快的。

  武啸经常跟妻子说:“爸来了之后,我们下班回家轻松多了。”妻子经常跟武啸说:“没钱了。”

  武啸经常教育儿子说:“儿子,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呀!爸爸我十几年前重点大学毕业,到现在就一千多块钱—个月。你将来不考个一流大学,或者出国留学,吃饭都会成问题的。”

  “出国留学?儿子有本事考,你付得起钱吗?”妻子经常这样教育武啸。

  每次武啸只能用苦笑来回答。

  父亲听到这些总是很诧异。当年武啸考上大学,是件多么荣耀的事呀!全村的人都来给他贺喜呢,还说他享福了,以后不要忘了穷朋友。现在怎么就穷了自己呢。

  武啸有天给儿子辅导作业的时候,发现书包里有个空的可乐瓶。就问儿子:“你买可乐喝了?喝可乐不好……”

  “我没买,这是同学的。”儿子说,

  “那瓶子怎么在你这儿?”

  “他喝完我问他要的。”

  “你要空瓶子干什么?”武啸诧异地问。

  “卖钱呀,—个八分钱呢。”儿子高兴地说。

  “谁说的?”

  “爹爹说的,爹爹捡了好多了,他房子里有好多。”

  武啸不再问儿子了。他跑到厨房问正在炒菜的父亲:“你捡瓶子卖钱了?”

  “是呀。怎么了?”父亲头都没有回地说。

  “唉,爸,你怎么能去捡瓶子呢!要让我的同事朋友看见了,我多没有面子。而且今天你孙子向他同学要空瓶子了,多丢人呀!”武啸抬高了声音说。

  父亲转回头来,看看武啸,又回过头去,说:“我觉得捡瓶子不偷不抢的没什么丢人的。”

  “捡破烂儿,捡垃圾,还不丢人呀?”武啸咆哮起来了。

  父亲定住不动了,炒菜的手也停了下来,过了好—会才说:“我知道了,以后不捡了。拿碗吃饭吧。”

  这顿饭武啸只吃了小半碗。父亲也只吃了—点点。

  武啸知道父亲还在捡瓶子,只是不当着他和妻子的面,也不当着儿子的面了。武啸有次去父亲租的房子里给生病的父亲送饭看到床底下塞的都是瓶子。武啸也没有再说父亲什么。父亲抽烟,自己没有给父亲买过—包烟,父亲也没有问自己要过一回钱买烟。

  在儿子上六年级的时候,那天武啸正在单位加班,妻子打电话叫他赶紧回来,说父亲出事了。

  父亲出了车祸,死了。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个空瓶子。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武啸去清理父亲的住处,看着那些贴着各种标签的空瓶子,武啸放声大哭,这都是父亲—个—个捡来的,他没有看到父亲喝过—瓶饮料。武啸在门后面找到—个大袋子,一个,两个,三个……武啸流着泪很认真地数着。装完所有的瓶子,武啸背起袋子去了废品收购站。路上遇到几个同事,他说:“我去卖瓶子的。”

  卖完瓶子回来整理父亲床的时候,武啸在枕头里发现了个存折。户名是父亲。上面只有存入,没有支出,每笔存入的都是几十元不等,没有一笔超过一百的。余额是:3675.28元。武啸明白这是父亲卖瓶子余的钱。

  武啸把存折给妻子看的时候,妻子看着看着就泣不成声了。儿子看到这个存折的时候说:“我知道这个存折,爹爹跟我说过,他要攒钱供我留学。”儿子的这一句话又让武啸的眼泪流了下来。

  过了好几个月后,妻子说:“你去把爸的那个存折里的钱取出来吧,时间长了,爸的身份证不能用了,取就麻烦了,取出来就用儿子的名字转存下吧,留给他以后用,我们不用。”

  到了银行取钱要输入密码的时候,武啸愣住了。武啸不知道密码。那个工作人员态度很好,微笑着说:“你试试他的生日吧,很多人的密码都是生日。”

  武啸的手指停在按键上面按不下去,武啸不知道父亲的生日。那个态度很好的工作人员盯着武啸大声说:“你不会不知道他的生日吧?你真是他的儿子吗?……”柜台里面很多人朝武啸看,柜台外面也很多人朝武啸看。

  丢人,太丢人了。武啸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像被用鞋底猛抽过。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羞隗万分的武啸心想:随便按几个号码吧,别人又不知道我按的是什么。武啸的手指迅速地按下了几个号码,这几个号码他太熟悉了,这是自己的生日号码,自己的很多东西都是用这个做密码的。

  “哦,对不起,你知道呀。”那个态度很好的工作人员说。

  密码对了,存折的密码是自己的生日。武啸的眼泪汹涌而出,但他没有去擦。

  责任编辑 刘云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丢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