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塘香荷


□ 陶丽群(壮族)

  作者简介:陶丽群,壮族,生于1979年,广西百色人,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广西文学》《北京文学》等刊物,有散文转载于《散文选刊》《青年文摘》《读者》等,小说《起舞的蝴蝶》改编成同名电影。曾获广西青年文学奖、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员。

  一

  如今日子好过了,省下对柴米油盐操心的时光,时间就空出来一大截,丰衣足食之后的下湾村人就有空闲琢磨精神上更高的追求了。村里那些家底厚的人家,已经开始在县城里买房子安家,进城做买卖。打算经过两三代打拼,让后人成为真正的城里人,把根子从土地上剥离出去。他们把祖屋卖掉,把田地租给别人,每年定期收租子。到年尾,碰到进城置家业的村里人回来收租,李一锄就感叹:和解放前的地主差不多了,这日子过的。

  话里更多的是对生活富足的满足感,这没有什么不好,挺好的。

  月朗星稀的夜晚,李一锄喜欢把椅子搬到屋后的那丛竹子下,凉风,闻荷香。他对生活没有过多的念想,没有进城生活的打算。人老了,不想挪窝了。村里人在好日子里爱往前想,但李一锄却喜欢往回想。晾着月光,回想大半辈子走过的林林总总。眼前的一塘荷静幽幽,身后的一栋房静悄悄。房是两层楼的房子,里边儿子按照城里套房的格局来设计,厨房卫生间全在里头,关起大门人在里边吃喝拉撒能全部解决。这房子平时就李一锄一个人住,儿子在县城工作,离家不过五里地,他早就想把老父接进城里住了,但李一锄不愿意。李一锄什么时候想孙子了,顺着村水泥路悠悠出去,跳上公交车,一支烟的工夫就到了。但李一锄去得并不多,他还是喜欢呆在下湾村,白天黑天。比如现在,一把长竹躺椅,人在上面摊开手脚,月光清淡,风吹过来,竹叶沙沙响,荷叶沙沙响,荷香流淌。李一锄的屋后原是一片稻田,种稻,后来,他把稻田挖深了,成为池塘,栽上莲藕。七八月份,荷花妖娆,荷香直接流淌进他的两层楼房,有邻居来串门,踏进大门槛荷香就扑面迎客了。

  此时,朗朗月色下,闻着荷香,李一锄又开始回想往事,沉浸在他上半辈子的光阴里了。首先想到的是眼前这荷塘的来历。原来这荷塘还是稻田的时候,稻田并不是李一锄的,李一锄屋后的菜地只到他时常歇凉的这丛竹子边,再往前的稻田,是属于下湾村的赤脚医生廖秉德家的。廖秉德会看些头疼脑热拉肚子的病,生得三个儿子,有几个膀圆腰粗的兄弟,在村子里很霸蛮,没人敢得罪。据说此人常趁给妇女望闻问切之时,手脚不干净,做些龌龊之事,一些贪便宜不守妇道的女人也半推半就,免去问医捉药的钱。这么个东西,倒也会做些令村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村里一些儿女不全的老人看病拿药,廖秉德从不索要问医拿药的钱。人心啊,是琢磨不透的。 三十多年前,李一锄在下湾村没什么人脉,他是从山区出来上门的,尽管平时对下湾村人差不多点头哈腰,下湾村人还是没拿他当村人看。李一锄家挨公路边有一块八分大的稻田,田肥,近水渠,种子播下去,收成从来不欠缺,是家里的主产良田。刚实施土地包产到户政策时,李一锄抓阄抓到了这块宝地,两公婆兴奋得差点没连夜到田头烧高香。但宝地没种上三年,就被廖秉德强行换走了。那天李一锄和老婆刚从那块田里搭丝瓜架子回来,廖秉德就进门了,说要用挨他屋后的五分稻田换走那块地,再补给他三分旱地。廖秉德抽着三毛五分钱一包的青竹烟,把李一锄的堂屋喷得烟雾缭绕的,说,他不欺负外乡人,既然上门到下湾村,李一锄也是这个村的人了。五分稻田加上三分旱地,八分,换他的八分沿路田刚好够数,谁都不吃亏。廖秉德口气不容置疑,那样子不是来商量换地,而是告诉他就得这么换地。李一锄不敢吭声,老婆却急红了眼,一口狠气回绝:不行。廖秉德什么也没说,把烟抽完,说了一句:那块地,你们种不好的。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