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阳熹微


□ 冯建福

  一九七八年三月,度过了漫长冬季的北大荒尚未完全解冻,已变得清冽的风整日吹拂着无垠的田野。

  那天上午,在场部机关二楼小会议室里,总场整党办正在召开会议,小个子收发员老赵忽然探头进来,有些神秘地向我招手。待我走出门去,他边说着“来了,来了”,边将一个中间印有长方形红框的牛皮纸信封递到我手中。我接过瞟了一眼,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大约三个月前,我刚参加了正式恢复后的全国首次高考。说来我都不相信自己起初曾想放弃这次机会:作为“文革”前的六六届高中毕业生,那时我和我的同学升学考试在即,而且我的前景看好,可叹一夜之间那场“史无前例”的风暴袭来,使一切化为乌有,只剩下还未完全泯灭于我心中的“梦想”。可惜一年年过去,天不遂人愿:推荐上学领导不放,实行文化考试,又遭遇“白卷先生”张铁生“反潮流”,被“四人帮”借题发挥轻易堵死了考招之路。等盼到真的恢复高考了,我已结婚生子过了“而立之年”。想到岁月蹉跎学习的好时光不再,还要抛家舍业去苦读寒窗,不免有些沮丧和心灰意懒。

  我兄妹五人,响应号召,下乡到同一农场的就有三个。妹妹听说我没参加初考,特意拿了复习材料来劝我。她知我“心高”,顾虑会因年龄的原因受限于重点大学,就说,“哥,退一步想,考个一般大学,只要回家也行啊!”这句话让我想到行将步入老年的双亲,是啊,他们含辛茹苦将我们养大,为了什么?年轻时无所谓,老来总还需要儿女在身边照料啊!妻子是南方来的知青,怕我牵挂她和孩子,也从旁附合妹妹,权衡利弊地帮腔劝我去考,看到她们这样支持,我才真的动心了。

  也亏得教育部门网开一面,发文鼓励未经初考的可以直接参加终考,消除了最后的障碍;可算算时间,离考试也就二十多天了。那时我是农场组织科长,兼整党办副主任,像我这样在机关担任各种职务的“老三届”还有六七位,都符合条件也报了名。不想文教科长因“未经请示”就给我们发准考证,受到了农场领导的批评,我们又都有些惴惴的了。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请假的。我只能利用工余——午休和晚会后睡觉前的时间复习。那段日子,每天到家抱捆柴禾热上饭,简单吃过就看书,包括一天三次(上班、午休、开晚会)往返路上,我都在死记硬背。每天五六个小时,可用的时间不多,但已是极限了。好在刚恢复高考试题不难,加之平时基础尚可,短暂的复习也算有效,考后心里就有了底。

  一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有只翠绿的小鸟飞进家门,绕屋一周,翩然落到我的掌心。妻说是一个好兆头。

  不错,我手里这封信,正是来自省内某高校的录取通知书,见到它就像与老友重逢,让我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我坚持把会开完,心里却想着要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和家人,好让他们早点分享这份来之不易的喜悦!

  午时的阳光照在街上,冰雪路面泛起炫目的金辉,我平复的心又翻腾起来。从场部机关到家不足一里路,平素看惯熟视无睹的景物,此刻一一映入眼帘,似乎都在提醒我加以关注。机关门前十字路口用水泥围起的圆形土台,让我想起小女儿在那儿等我的一幕:那是两三年前团党委召开的一次会议,从下午开始,大概不想晚上接着开,就延长了时间。想不起为什么,我忘记了去幼儿园接孩子。天已经擦黑儿了,我走出机关大门,忽听到从转盘道那儿传来女儿“爸爸、爸爸”的叫声,我猛然醒悟,忙跑过去将她抱起,并连连向陪在一旁的阿姨道歉,为自己的疏忽感到内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