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情未必真豪杰


□ 龙 云

  第一个将女人比喻为“花”的那个伟大的先行者我们早已无法考其名姓了,可我们记住了“花”。“花”与女人的共同习性让我们始终想褪掉这个已经老掉了几茬牙齿的比喻可我们依然无法绕开这个至今活在我们心中的“鲜活”词语。
  我们爱花。我们赏花我们惜花我们叹花我们哀花,尤其作为异性,我们注定与花有缘。高歌先生将“花”放大,以一个亲历者的眼光,“追忆诉说感悟解读”而成花语,值得我们关注。
  因为有了花,我们这个世界以及一切生物界才变得如此美丽起来,因为她是“媒”,她能使色彩激情燃烧而喷发,她能使青春瞬时飞扬而灿烂。由花而及爱情,同理亦然。我们谁能说自己脱离了爱,我们有的只是将这种爱更深地藏于心底一角让时间慢慢发酵后还原成更加巨大的能量然后慢慢地挥发。高歌先生的爱,涵义很深囊括也很广,有亲情之爱朋友之爱生活之爱,但集子里更多的还是花之爱。爱花是人的本能,惟爱之人,才是鲜活的人热诚的人生动的人,才能撞出生命的火花,才能激起生活的热量。我们不敢想象,一个无爱的人在世界上还怎样生活。传统世界中,特别是在我们这个曾被巨大理性反复淬火过的古老文明国度里,正人君子的一本正经总是高踞着道德的主阵地,“爱”这个本该光芒四射的词语也只能收敛锋芒在地火中奔突。人类进步到今日,理性的坚冰已经哗啦啦碎裂,遮蔽在“爱”之上的一切面具正在层层剥脱。高歌先生是顺应时势,以诗性的语言,以“花之意”、“花之韵”、“花之魂”、“护花神”为题旨,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不加括号地直接参与进去,为我们解读花语。
  我们谁也没有见这花的灵魂,可我们都有所感觉,只是无法叙述罢了,这个权利诗人是独享的,听,高歌先生是这样叙述的:“花之灵/心之魂/每当我看到绽放的花朵/闻到蕊中的清香/心中荡漾着一种激情”。诗人是最敏感的一族,诗人的触角可以伸到常人伸不到的灵魂深处,包括花之类的生物。有意味的是,高歌先生叙述的既是花又是人,“如果把花比作人/那么花之灵犹如人之魂”。说到底,人与人的相爱相约都在心灵深处,心之爱才是真正的爱,灵魂之爱才是大爱。真正的大爱是无言的,是浸润在灵魂深处的。
  花之所以被人恋,是花的香花的形,高歌先生将这种形转换为感觉,用“手感”传达出来,“手感很好/抚慰那夜的辛劳/英姿勃发/犹如铜雀春深锁二乔”。诗是心灵的感觉,诗人的第六感觉都很灵敏,他们很少使用理性的语言,他们全身的感官系统都在高位灵慧状态下运行,他们常避实而就虚,将实的活动用虚幻的感觉诗性地传导给读者。
  爱花就应怜花更应护花。万物运行总有规律恒在,愈是珍贵的东西愈是娇媚愈是应以珍护。花的鲜丽艳目非常需要宽和的生存环境,“好花栽在牛屎上”常是我们喟叹的话题。在这个男性霸权社会里,使命感责任感逼迫我们去作护花使者。高歌先生说得更直捷,“男儿本是护花神,怜香惜玉别样情”。花是美的载负,花开为己美也为他美,更为环境之美自然之美世界之美,这个世界倘若脱离了美将使生态轰然失衡,将使世界变成黑漆一片,人类生存的和谐支柱就无以架构。我们理应像高歌先生那样“暑去寒来冬将至,问君添衣有几重。千思万想何所寄,心语绕指可传神。”护花既要有行动上的耘绩饲培,又要有精神上的绕指呵护。有了美的存在前提,才有欣赏美的主体享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