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在溪头油菜花(短篇)


□ 张锐强

  油菜花,一年生草本植物,双子叶植物纲,十字花科。花两性,辐射对称,呈十字排列。对于林学硕士高海涛而言,这些内容类乎本能,早已烂熟于心。就像电子琴的琴键,只要一敲击,必定能发声;如果摁住不放,声音还能持续,后面可以带出很长很长的文字排列。

  但是,这些科学概念又有什么意义。

  他心目中的油菜花,不是文字,不是实物,甚至也不是图像。而是记忆:浓烈得略微有些刺鼻的花香,灿若云霞的花海,嗡嗡嘤嘤的蜜蜂,飞来飞去的蝴蝶,纵横交错的田埂。田边地头的泥土受不到油菜的庇护,水分蒸发得快,已经固结成坷垃,一脚下去立即粉碎,激起难以辨别的轻微灰尘。露水从杂草和油菜枝叶溅到脚上,凉丝丝的,微微发痒。

  很难忘记穿行于大片菜地的感觉。半人高的油菜花依次滑过身边,留下不规则的波浪。激得蜜蜂和蝴蝶从花朵间突然起飞,或许会撞击你的脸。远处的山冈上,树林茂密,牛群在林间安静地吃草。无论泥土还是草地,似乎都带着轻微的弹性,走在上面总有脚步轻盈的感觉,就像在花香的地毯上起舞。黏稠的风悄悄涌到脸上,类似伴舞的音乐,若有若无。

  从电脑跟前抬起头,高海涛伸伸懒腰,打了个漫长的哈欠。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呵出的气体,就像看见飞机划过蓝天时留下的白色尾气。那里面自然以二氧化碳为主,也就是所谓的温室气体。工作到现在,他总算明白了造成温室效应的根本原因。绝非常人想象,也别信专家言之凿凿的数据和报告。温室效应的根本原因,并非工业废气。而是有太多的机关干部,每天都这样无数次地打呵欠。国外没去过,他不敢断言,至少在中国,理当如此。

  闭眼揉揉睛明穴,然后仰脖倚靠在椅子上。眼前先是一片黑暗,然后亮光微启,就像黎明时分在床上睁开眼睛。慢慢地他眼前一片金黄,油菜花遮天蔽日,仿佛睫毛都成了花茎。耳边回荡着心跳的脉动,那是什么?春天的脚步,或者就是为抚育出漫天油菜花的太阳伴奏的军鼓?

  无论如何,春天已经到来。他不该枯坐办公室,独对熟悉但无味的电脑。应该出去拜访迎候春光。像儿童一样,为她捧起曳地的裙裾。此刻世间万物皆蠢蠢欲动,理应包括他这个白领中层。

  外出开会,是对妻子灵机一动的偶然欺骗,远非蓄谋已久的精心策划。

  说是欺骗,是因为那个会他本来不必去开。按照惯例,这等会议是年轻人的菜。他如果愿意动弹,自有上佳选择。那是个以红色而著名的省份,对他本无吸引力,而且会议地点没有机场,只能坐火车。因公而不飞,对他来说已经不可想象。他宁愿为单位承受航空风险。

  之所以要去,是因为从会议地点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便能找到油菜花的老家。多年的广告宣传攻势,已经将那里跟春天和油菜花,结成牢同的利益同盟。其实即便没有林学硕士的学科背景,他也知道油菜花到处都是,一种普普通通的经济作物而已。不过连片成海的终究不多。比如他的故乡,鸡公山后的信阳。进入春天这里几亩田,那边半分地,像补丁一般缀在山间,胜于自然而失之气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