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在溪头油菜花(短篇)


□ 张锐强

  油菜花,一年生草本植物,双子叶植物纲,十字花科。花两性,辐射对称,呈十字排列。对于林学硕士高海涛而言,这些内容类乎本能,早已烂熟于心。就像电子琴的琴键,只要一敲击,必定能发声;如果摁住不放,声音还能持续,后面可以带出很长很长的文字排列。

  但是,这些科学概念又有什么意义。

  他心目中的油菜花,不是文字,不是实物,甚至也不是图像。而是记忆:浓烈得略微有些刺鼻的花香,灿若云霞的花海,嗡嗡嘤嘤的蜜蜂,飞来飞去的蝴蝶,纵横交错的田埂。田边地头的泥土受不到油菜的庇护,水分蒸发得快,已经固结成坷垃,一脚下去立即粉碎,激起难以辨别的轻微灰尘。露水从杂草和油菜枝叶溅到脚上,凉丝丝的,微微发痒。

  很难忘记穿行于大片菜地的感觉。半人高的油菜花依次滑过身边,留下不规则的波浪。激得蜜蜂和蝴蝶从花朵间突然起飞,或许会撞击你的脸。远处的山冈上,树林茂密,牛群在林间安静地吃草。无论泥土还是草地,似乎都带着轻微的弹性,走在上面总有脚步轻盈的感觉,就像在花香的地毯上起舞。黏稠的风悄悄涌到脸上,类似伴舞的音乐,若有若无。

  从电脑跟前抬起头,高海涛伸伸懒腰,打了个漫长的哈欠。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呵出的气体,就像看见飞机划过蓝天时留下的白色尾气。那里面自然以二氧化碳为主,也就是所谓的温室气体。工作到现在,他总算明白了造成温室效应的根本原因。绝非常人想象,也别信专家言之凿凿的数据和报告。温室效应的根本原因,并非工业废气。而是有太多的机关干部,每天都这样无数次地打呵欠。国外没去过,他不敢断言,至少在中国,理当如此。

  闭眼揉揉睛明穴,然后仰脖倚靠在椅子上。眼前先是一片黑暗,然后亮光微启,就像黎明时分在床上睁开眼睛。慢慢地他眼前一片金黄,油菜花遮天蔽日,仿佛睫毛都成了花茎。耳边回荡着心跳的脉动,那是什么?春天的脚步,或者就是为抚育出漫天油菜花的太阳伴奏的军鼓?

  无论如何,春天已经到来。他不该枯坐办公室,独对熟悉但无味的电脑。应该出去拜访迎候春光。像儿童一样,为她捧起曳地的裙裾。此刻世间万物皆蠢蠢欲动,理应包括他这个白领中层。

  外出开会,是对妻子灵机一动的偶然欺骗,远非蓄谋已久的精心策划。

  说是欺骗,是因为那个会他本来不必去开。按照惯例,这等会议是年轻人的菜。他如果愿意动弹,自有上佳选择。那是个以红色而著名的省份,对他本无吸引力,而且会议地点没有机场,只能坐火车。因公而不飞,对他来说已经不可想象。他宁愿为单位承受航空风险。

  之所以要去,是因为从会议地点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便能找到油菜花的老家。多年的广告宣传攻势,已经将那里跟春天和油菜花,结成牢同的利益同盟。其实即便没有林学硕士的学科背景,他也知道油菜花到处都是,一种普普通通的经济作物而已。不过连片成海的终究不多。比如他的故乡,鸡公山后的信阳。进入春天这里几亩田,那边半分地,像补丁一般缀在山间,胜于自然而失之气势:

  很多时候人们旅游并非为了自己,而是别人;并非因为目的地多么引人人胜,只是因为同事熟人皆已涉足。

  即便在软卧车厢,旅途也难免沉闷,促使大家没话找话:对面是个带孩子的少妇?高海涛帮她将行李递上行李架。安顿下来,少妇随口问他去哪儿,他直接报出油菜花利益链条上那个小有名气的地点,语气暗含自得:

  看油菜花?

  对。高海涛频频点头:

  自己一个人?怎么不跟旅行社?

  跟旅行社没意思,老被人拉着跑,就跟赶牛似的。真要旅行,还就得自己去。想怎么走怎么走,想去哪里去哪里,想待几天待几天。高海涛的口气绝类高段驴友,其实不过纸上谈兵。祖国的大好河山虽然基本游遍,但都是被动接受,而非主动施行。一切自有组织。

  真羡慕你,能这样自由!

  你如果愿意,其实也能做到。

  怎么可能,我要带孩子呀。

  嗯,那倒也是。

  闲聊完毕,高海涛用始终掌握着的手机给一个女人发短信。

  久未联系,近来可好?下周我将前往探望。欢迎么?

  真的?来开会?

  不,专程看你。

  看油菜花吧?

  看看你,怎么就不相信人家的一片诚心?没有仨何事,几年未见,就是专程看你。

  手机没有再度按照刚才的频率报警:沉默一会儿后才闪亮:我有什么好看的。我又不是油荚花。

  你当然不是油菜花。你是我心目中的牡丹。

  好端端的涮我干吗?

  骗你我是小狗。我向党和人民保证。高海涛微微眯缝眼睛,斟酌着这段文字。这些黑色的字迹不断幻化组合,慢慢形成几颗熟悉的痣:他心里哆嗦一下,由轻到重地摁下发送键,就像触摸多年前的痣。

分享:
 
更多关于“春在溪头油菜花(短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