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春(外二篇)


□ 厉彦林

厉彦林

  “春打六九头”。又是一年芳草绿,春风十里杏花香。立春第二天,济南下了一场小雪,可谓第一场春雪。春天确实挡也挡不住,走到户外,长长地、深深地吸一口气,异常清爽惬意。在我们不经意之间,春天已仙女般飘然而至,春天的大门已经打开,只要屏气凝神地聆听,自然就能听到春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小心,思绪在春天的声音中滑倒,与春娃扭成了一团……

  春天是万物生发的季节,每时都有新生命在萌动,每刻都有新希望在诞生。春天的脚步是轻盈的、匆忙的,又是舒缓、美妙的。济南这座城市春脖子特别短,不几天光景,人们就脱下棉衣换上衬衫了。城里的春天,无非是道路两旁的树木由枯到荣、草坪由黄变绿。城市的季节变换主要集中在视觉上,春天的声音已被烦杂的噪音掩埋,令人难以忘怀的还是乡间的春天。闭上眼睛,脑海里悄然展开这样的画卷:天高,云淡,田野空旷,和风拂面,野草如织,野花似锦。春雨绵绵,春雨声声,一场春雨一场暖。细腻柔婉的春雨过后,几朵白云点缀着蔚蓝的天空,密密匝匝的花草探出尖尖的脑袋,青春的希望陡然钻破残雪覆盖的土层。记得我童年的时候,农家日子紧巴,一下雨河边就齐刷刷地冒出苦菜、灰菜、马齿苋、荠荠菜、野韭菜、野葱等可以充饥的野菜。河岸柳林含烟,所有的花、草都在风中翩然洒脱地舞蹈,一幅北国早春画卷被春风徐徐展开,透出久违的清韵、旷达与飘逸,还有不尽的淡雅与从容。

  暖洋洋的西南风一吹,动物也从酣睡中苏醒了。催春的布谷鸟从田野掠过,我分明看到它的翅膀上写着的艰辛与沧桑。小燕子拖着剪刀似的尾巴,衔着春光,呢喃着返回家乡,有的衔泥筑巢,有的嬉戏云间,舞姿翩跹。河湖上的冰开始消融,在水底下憋了一冬的鱼儿欢快地跃出水面。勤快的鸟儿吵醒花草憋闷一冬的梦。山前屋后,报春花、玉兰花、桃花、杏花、梨花摇曳一树的金黄、粉红、雪白,引来蝶飞蜂舞。蜜蜂嗡嗡地忙碌着,蝴蝶俊美的翅羽扇动缕缕清香。知名和不知名的昆虫儿,弹奏此起彼伏、高低宏细、灵性各异的美妙乐章,成为春天开篇的绝唱。鹅妈妈带着一群披着淡黄色绒毛外衣的小鹅在学游泳,稚嫩的叫声划碎盈荡的水面。

  树木新抽的枝条,像一双双挥动着的手臂,在拥抱新娘般的春天。此时,人们可以静静地坐着或者躺着,尽情沐浴暖洋洋的春光,享受春风的飘逸和轻柔,咀嚼阳光的味道。河岸上的男童,劈下几根光滑的嫩柳条,小心翼翼地拧开绿树皮,抽出里面那白花花的枝干,剩下外面绿油油的皮,制作成柳笛、柳哨、柳号,然后再做一顶柳帽。一群穿着红裙子的孩子正在远处的草地上雀跃,“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的童稚歌声悠悠飘来。不远处,头上别着野花的大姑娘、小媳妇在畦垄间追逐、嬉闹,采野花,挖野菜,银铃般的笑声萦绕空旷的田野。农民开始耕田播种,累了就坐在田头喝碗水、抽根烟,片刻之后,张开喉咙,长吸一口气,吆喝起野味十足的赶牛调,粗犷的山歌如烈性老白干,把田野灌醉了。那清脆的笛声、笑声,哗哗的河水声,粗犷的吆喝声,汇集成和谐优美的乡间协奏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