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甘岭》上立丰碑


□ 朱安平

  “惊天地而泣鬼神”
  
  电影《上甘岭》是长春电影制片厂956年底摄制完成的,它的酝酿则始自剧本执笔者林杉三年前的一次朝鲜之行。其时已担任中央电影局艺委会秘书长工作两年的林杉,因忙于庞杂的工作,与各种各样的安眠药结了缘,成为一个严重的失眠症患者;1953年,他经批准离职疗养,不意获得了去朝鲜慰问志愿军的机会。在这年10月,林杉以电影工作者代表的身份,随以贺龙为首的第三届祖国赴朝慰问团到了朝鲜。
  在两个来月的慰问活动中,直接触动林杉创作《上甘岭》的念头,是他参观到一个纪念志愿军出国作战三周年的展览馆,展出了我方缴获的各式武器。实物以及沙盘、模型,统计图表等。当参观的人们拥挤到一座标明“上甘峙战役规模与作战情况”的庞大模型前面,它的旁边站着的一位双颊鲜红大约有十八九岁年纪的青年战士,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用十分动人而朴素的语言,向参观者介绍战友们如何在困难万端的条件下,坚持了坑道斗争,终于使这个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取得了最后胜利……林杉直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在血管里沸腾起来,深感这些最可爱的人为了朝鲜,为了祖国,为了世界和平,忍受了一般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克服了一般人所不能克服的困难,顿时在心头涌动起在银幕上表现他们的强烈欲望与;中动。
  林杉从朝鲜回到北京已是1954年初,恰遇长影导演沙蒙,他们因此前合作创作故事片《丰收》而相识。见面后,林杉便把初步了解的上甘岭战役的前前后后叙述了一番。沙蒙静静地听完以后,异常激动地说了一句,“惊天地而泣鬼神呀!”接着又决断地说:“走,我们到朝鲜去!”
  两人马上轻装出发,日夜兼程到达鸭绿江边的丹东市,而此时驻该市的志愿军某部正换穿军服准备过江。时令虽已届初春,但气候尚未转暖,棉衣还不能脱身。在换穿棉军脏时,沙蒙因个子又高又大,曾被认为是饰演毛主席的理想人选,志愿军同志想尽办法为他找了一套特大号的棉军服,但他穿上还是绷得紧紧的,裤管,袖管既短且窄,显出。“捉襟见肘”的滑稽相,逗得站在一旁围观的战士们掩嘴而笑。
  第二天,林杉与沙蒙便以志愿军战士的身份,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国境,开始了将近200天的“战地生活”。从志愿军司令部到上甘岭战役参战部队,都为他们的采访提供了极大便利,专门派出曾随军作战的曹欣,肖矛陪同,他们后来一起参与了电影剧本的创作。在初步了解情况以后,他们拟订出“上甘岭战役材料搜集项目”,其中包括战役的规模,发展情况,指挥艺术,英雄连队与战士,后勤工作与后勤人员,敌方指挥等,几乎把这个规模宏大的战役各个方面都包罗无遗了,以至部队首长听说后都笑了起来,觉得他们“雄心可不小”。
  量令林杉等人深受触动的是,他们曾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参观了上甘岭地区的山头阵地,登上了标高1100公尺的五圣山,从制高点观察所观察了分界线对面敌人的活动情况。特别是到达了被敌人称之为“三角山”与“狙击岭”的两个山头阵地,依次参观了当时我军赖以坚持斗争的每一条坑道。它们的总面积不到四平方公里,战役期间敌人竟在此扔下过上万具尸体,而敌我双方的炮火又将这些尸体一遍一遍地炸成碎末。他们在阵地上随便抓起一把土来,还能看见土粒里面夹杂着一丝丝尸体的碎骨……在当年黄继光烈士牺牲的地点,他们默默伫立良久,仔细观察了他扑向敌人火力时必须经过的难以行走的陡直山坡,想到了这位青年英雄当时在几次身负重伤以后是如何一步步向前突进的,最后又如何将自己年轻的胸膛挡住了火力点,都情不自禁地落下了热泪。
  
  七字真言:“接、撤,留,转、出、熬,反”
  
  离开朝鲜战场回到北京,林杉、沙蒙决定根据自己从生活中获得的感受,首先孕育或酝酿出一个“故事核心”。在度过了十几个不眠之夜后,一个“一人(连长),一事(坚守阵地)”的“故事核心”顺利形成,创作思路就以此为依据逐步向前推进。影片的主角被确定为英雄连长张忠发,陪衬人物则根据剧情需要尽量照顾能够包括或代表部队的各个方面,分别安排了孟得贵(指导员)。陈德厚(排长),王兰(卫生员),杨德才(通讯员),毛四海(普通战士)等,另外还有一个必须出场的高级指挥员师长。构成全片主要矛盾是敌我双方斗争,贯串动作被定位于“我们一定要坚守阵地”,分成七个动作来完成,1,接收阵地;2,被迫撤进坑道;3、坚决要求继续留下作战;4、主动出击促使我军战略转变;5、为了保护坑道而举行小部队出击,6,为了最后胜利必须熬下去;7、大反击。这个情节安排,被作者概括为“接、撤、留、转、出、熬、反”。因敌我双方主要矛盾在戏里只能表现于炮火。肉搏与机枪扫射等外部动作上,特别是在撤进坑道以后推进与展开益发困难,因之决定展开人与人的性格上的矛盾,以此来反映和加强戏的主要矛盾,同时藉以反映我军的“官兵一致”。“个人服从集体”、“同志间所表现的最高的友谊”等优良传统。四位作者还将“一首庄严的革命英雄史诗”作为未来影片的样式。其风格是庄严、乐观的,同时又具有抒情的成分。他们说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定出一个努力目标,可以督促自己尽量注意艺术描写上的朴质与真实,老老实实地把朝鲜战场上英雄们所经历的战斗生活,和他们在战斗中所产生的痛苦,喜悦、苦闷、激愤,悲伤等种种心情,能如实地告诉观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