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在高原


□ 郭保林





几年来,我在大西北漫游,陕西、甘肃、新疆、青海、内蒙、西藏,还有我正在漫游的宁夏,河西走廊的漫漫风沙,戈壁旷漠的炎炎烈日,大草原如诗如画的绿茵,还有天山、昆仑山、祁连山、喜马拉雅山的刚烈和严峻,肃穆和雄浑,都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草原的宏阔壮美,大漠的悲壮苍凉,提升了我对大西北的审美意识,这大空间、大地貌、大风景、大境界,蕴着一种大美。天地河汉有大美而不言。
但是,我走进这天旷地阔的大西北,总感到缺点什么,缺什么呢?是江南的烟雨霏霏,杨柳依依?是中原的绿漪翻卷,桃红李白?抑或是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高楼危耸,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当然有这些。但有一个问号始终盘桓在我的脑际,为什么这些省份没有戏剧?难道强大的中原文化几千年没将其光芒辐射到这远天远地、远山远水?尽管陕西有呼天抢地,像西北风一样吼叫的秦腔,但秦腔在中国戏剧史的地位恐怕是很低的。而被称为“文化大运河”的古丝绸之路两千年来并末将中原的戏剧文化输运到西部,是古丝绸之路的失职,还是戏剧的种子在这片枯焦粗糙的土地上难以生根发芽?抑或是西北少数民族对中原戏剧文化有一种本能的抵牾?
一个地域孕育一种文化,一方水土养育一种艺术。青海、甘肃、宁夏只生产一种名叫“花儿”的歌,这是西部高原的歌,是土生土长的歌。犹如广西的“对歌”,蒙古大草原的蛮汉调,陕北的“走西口”,湖南的“过山谣”,东北的“二人转”,好像这片皱褶叠叠、亢燥干旱的西部高原上只适合“花儿”生长,而且千百年盛开不败,这是一个巨大的谜。世世代代生活在六盘山下,西海固地区的回民就创造了表现自己生活、爱情和精神追求的民间歌舞“花儿”,在青海称作“花儿与少年”。
尼采说,没有音乐,一个民族就没有生命。
音乐歌舞是一个民族情感的宣泄,是生命力和精神的张扬,是灵魂的倾诉。
“花儿”是宁夏人民尤其是西海固地区回民的口头文学遗产,在日常生活、劳动生产过程中,或在民间各种节日里,人们不断地歌唱,不断地加工、创造、流传,以此表达他们的欢乐和痛苦、追求和憧憬、相爱与别离,以及风俗、传说、心理素质和审美感情……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
不唱由不得自家,
刀刀儿拿来头割下,
不死就是这个唱法!
你看,这“花儿”简直是他们生命的组成部分。
任何文学艺术都是大地的产儿,是地域文化的分泌。它的一端与宇宙、自然本体美相连,另一端与人类的生命运动、精神创造的本体美相关。它是外在世界的本体象征,深入到生命内核和客体本质来完整表现它的内在精神。正是这种艺术“才善于抓住黑夜和白日,大地和天空的整个诗意,再现它们的气氛,表现它们无限的节奏脉搏” (德彪西语),也正如巴尔扎克所言: “只有音乐有力量使我们返回我们的本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