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老汉卖瓮坛


□ 周正藩

  吴老汉来到陶瓷窑场,挑选两口釉色纯、色彩亮的大瓮坛,用麻绳络好,挑到乡下去卖。
  两口大瓮坛很沉,约百把斤,加上体积粗大,走路很不方便,左撞右绊,十分吃力。一上午无人问津,好不容易遇上一户想买的,却又只要一口,如果卖一口剩下的一口又无法拿,他只好硬着头皮不卖。你说怪不怪,一直没有一户要两口甚至一村要两口瓮坛的,肩上的担子压得他汗流浃背。
  中午时分,饥渴难受的吴老汉走在山间小道上,忽然脚下一滑,身子摔倒在地,外边的那口瓮坛咕嘟咕嘟地滚到陡峭的山脚下了。性情急躁的吴老汉爬起来,望着剩下的一口火冒三丈,留一口有什么用?他气急败坏地抄起檀木扁担,朝着瓮坛狠狠砸去,只听“乒”地一声响,瓮坛四分五裂!
  吴老汉还觉不解恨,跳起双脚骂一通娘。骂够了,他想起那口瓮坛上有一根新麻绳,是花半天功夫纽成的,不能丢,便绕到山脚下去找。远远望去,瓮坛滚在一个地沟里,好像没有破碎,走拢去仔细一瞧,居然完好无损,连细小的擦痕都没一个!吴老汉对着瓮坛破口大骂:“狗日的,存心跟我过不去,故意捉弄人是不是?你想留着,老子偏不要你!”他再次举起扁担将山下的瓮坛砸碎。
  两口瓮坛全砸了,血本无归。吴老汉越想越怄气,越想越心疼,用拳头擂自己的脑袋:你干吗那性急?嗯?先把下面的瓮坛看清楚,再砸上面的瓮坛难道就迟了?砸碎一口后,另一口不砸就不行?一口瓮坛不好拿,难道请人来抬还不成?……头脑灵活的吴老汉最后还是想出了挽回经济损失的办法:两口瓮坛的下半截还是好的,可以做两个猪食盆。他将破碎的陶片装进瓮坛底部,依然用麻绳络着,一斤不少地挑回家了。
  老伴知道经过后,鼻子都气歪了,骂他是倒霉蛋、败家精,什么难听就骂什么。村里人听说后都笑得肚子疼,把此事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有人甚至还编成一句歇后语:吴老汉卖瓮坛——一扁担一个。
  吴老汉是个有头有脸、非常爱面子的人,如何受得了这般嘲笑?一天早晨,老伴又老调重弹,吴老汉借机大发脾气:“你给我住嘴!头发长,见识短,懂个屁!今年儿子为我们家买了财产保险,家里有什么经济损失,公家会一分不少地照赔!一扁担一个怎么样?我乐意!你们四处访访,吴老汉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生意?我这不是还白赚了两个猪食盆吗!”
  吴老汉推出自行车,说是要到县保险公司去兑钱,并将手中的“财产保险单”递给别人看。其实大伙不看也知道,在外打工赚了钱的儿子是给他家买了保险。望着邻居们惊讶和羡慕的神情,吴老汉心满意足地上路了。
  中午时分,他一路摇着自行车铃回来了,高门大嗓地喊老伴:“知道什么叫保险吗?看,人家二话没说,照赔,三百块!这就叫保险!”
  吃过饭,吴老汉又一路张扬着到窑场交瓮坛钱。老板江老三正带着人出窑。见他来了,便打趣地说:“老哥,那两口瓮坛质量怎么样?结不结实?敲打的声音好听吗?”
  “嘿嘿,不错,跟那个……什么……编钟差不多。要不,再给两口我敲敲?”
  吴老汉递过三张大票子,这是原先讲好的价钱。江老板退回一张,说老哥这次亏本了,我不赚你的钱。吴老汉不接,说亲兄弟明算账,再说我还有保险公司的赔款哩。江老板手一摆:“别再推辞了,我们老哥俩谁跟谁呀!”
  正当他俩推来推去的时候,一个窑场工人惊惶地跑过来说:“老板,你快来看看!这窑怕是……有问题。”
  江老板那句“我们老哥俩谁跟谁呀”,着实让吴老汉受到感动。他将江老板退还的一百元票子装进口袋,转身钻进正在出货的陶窑里。
  窑里的货已出三分之一。吴老汉仔细一瞧,发现这些陶瓷品不是破裂就是变形,完全是废品。江家的陶瓷手艺是祖传的,很少失误,以往只在火口处有少量产品破裂,今天怎么这么多?吴老汉也帮忙出货,可越出心里越慌,一窑货几乎全部报废了。
  江老板两眼发直,脸色苍白,自言自语地说:“完了,一年的血汗全完了!这一窑最少值五万块!拿什么还银行贷款?我这一家人的日子怎么过呀?……”说着说着,竟然直坦坦地倒在地上了。
  吴老汉赶紧抱起他,喊人绑担架送到医院去,江老板是个有高血压的人……
  经医生一番抢救,病情稍有缓解。医生说,病人情绪非常激动,有中风的可能,要设法解除他的精神压力。家属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束手无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